“王界之所以强大,核心是特殊‘传承’的存在,可以一直保有着最高层面的力量,从而难以撼动。”夏倾月继续说道:“而想要获得月神之力的认可,从而得到传承,或者需要极高的天赋,或者需要足够的契合度。”

这一点,云澈早已知晓。星神界的星神,月神界的月神皆是如此。

“我义父继承的,便是最强月神‘紫阙’的月神之力。但是,义父的所有子孙之中,却无一有资格得到任何一种月神之力的承认,更无人可继承他的紫阙神力。而我的‘玲珑体’,却可以成为任何力量的完美载体。”

“义父说,我是他的唯一选择,也是天赐给他的完美选择。”

云澈皱了皱眉,不解道:“你义父难道厌倦了当月神帝?也或许,他后来的子孙中会出现契合者也说不定,为什么会这么急着决定这件事?”

“……”夏倾月幽幽一声喘息,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说道:“因为义父他的时间……也已所剩无几。”

云澈一愣,惊愕道:“你说什么?”

夏倾月眸光朦胧若雾。她知道自己这一走代表着什么,她彻底毁掉了义父所有的尊严,毁掉了他的期望,也毁掉了他和母亲最后的心愿……

她知道,自己这一生,都将活在对义父的愧疚之中。

但,如果不这么做,又将愧对“死而复生”的云澈。

到了今天,她终于真正明白,母亲当年做出选择时多么的痛苦不堪。选谁都是错,选谁都是罪。

但她又是幸运的,因为最该怪她,恨她的人,却真正给了她“无垢”的真情。

若月无垢是男子,面对两个女人,他的抉择不会痛苦,甚至可能会成为一段佳话。但因为她是女子,无论她做什么,选择什么,在世人眼中,却永远只有“污”与“罪”……即使一切皆非她的错,即使月神帝从未恨她。

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倾月,你义父他现在多少岁?”云澈显然并没有察觉到夏倾月一直都混乱不堪的心境,一边思虑着一边问道。

“一万七千岁。”夏倾月回答。

“那不应该啊。”云澈皱下眉头:“我听师尊说过,到了月神帝这等层面,寿元一般都会长达五万岁,甚至可能更高。月神帝根本连一半都没到,怎么会‘所剩无几’?”

夏倾月音若飘絮:“天机预言。”

“呃……”云澈瞪了瞪眼,然后猛一撇嘴:“我当什么呢,原来是那帮老骗子,那帮老骗子的话你们也信?”

云澈认定天机界都是一群“老骗子”当然不是没有缘由。他在天降九劫下安然无恙,是因为他的邪神神力。而天机三老则宣称因为他是“天道之子”,虽然是替他解了围,但也被云澈就此结结实实的扣上了“老骗子”的帽子。

但偏偏东神域的各大星界都很是相信天机界的“天机”和“预言”,包括四大王界。玄神大会,天机三老还是和王界同席。

“义父他每隔千年,便会亲身前往天机界一次,每次得到的‘天机’,皆会应验,从无例外。”

云澈:“……”(真有那么准?)

“五年前,是他最后一次去天机界,得到的天机,是他十年之内,生机必绝。”

这是五年前的“天机”,也就是说,到了如今,月神帝最多还有五年的时间……如果应验的话。

“这不可能!”云澈断然摇头:“月神帝的寿元远远未到,今天我才刚见过他,精气神简直好到不能再好。如果说是被人所杀……这世上,有谁能杀的了一个神帝?”

若说有人能败月神帝,云澈当然相信。龙皇可以做到,千叶梵天也可以做到。

但若说有人能杀了月神帝,别说云澈,估计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信。

能为神帝,神道修为已是神主致境。虽然云澈不明白这个境界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但也知道到了这个层面,想死都比登天还难。

哪怕东神域其他三神帝联手要杀月神帝,除非月神帝作死死磕,否则若他不愿,三神帝联手也几乎不可能杀得了他。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pkhlw.dzhhyy.com

8cg9.dzhhyy.com  gq6wb.dzhhyy.com  crr.dzhhyy.com  dhwmp.dzhhyy.com  ani45.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