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曦问:“最近可有适合祈福的日子?”

“后日就是。”

“那就让他们后日来。”班曦润了笔,头也不抬道,“去华清宫,跟沈知意说,让他后天别使性子,这几日身子养的不错,朕知道他能来。”

傅吹愁的药确实温和些,虽然仍然不适,也还是觉得苦涩难咽,但较之前喝了就吐,情况已经好太多了。

也不知傅吹愁在药中加了多少安神安眠的药草,沈知意喝完药,总是昏昏欲睡。

梦多,醒来却都忘了,头闷闷的,醒来后经常忘记时间,更有一日,沈知意睡醒后,叫了几声银钱,还以为自己身在稷山山寺,恍惚在去年落雪时节。

昭阳京的初雪就在这日落下。

沈知意怔怔望着簌簌而下的白雪,愣愣道:“这是何处?”

直到看见班曦翻飞的华锦衣角,他才回过神。

他早已入宫。

班曦走来,手从华氅中伸出来,海蓝宝串挂在她的手腕上,短短一截流苏在和风细雪中飘荡。

“朕亲自来接你,不赏脸?”班曦逗他。

“因我放肆。”沈知意笑了笑,握住了班曦的手。

班曦打了个哆嗦,道:“凉。”

他手冰的她不适。

“陛下要带臣侍去哪?”沈知意问。

“去个好地方。”班曦眯眼说道。

苍巫来了,她要带他去梵华楼让苍巫见见。

离宫时,沈知意低头,瞧见了宫墙角落的一串猫咪脚印,笑了笑。

华清宫的宫人们正在扫雪,待沈知意再回头时,那些脚印已被扫去。

“看什么?”班曦问。

“看人扫雪……”沈知意道,“为何……要扫雪?”

“何处不扫雪?你若不扫雪,朕也就不会亲自来了。”班曦道。

沈知意明知何意,却还要笑着问她:“为何?”

“朕不愿鞋袜沾雪,你若不扫出条令朕满意的路来,朕便再也不到你的住处来。”

“既如此,我以后每日扫雪待陛下便是了。”

梵华楼中,苍巫早已备好。

沈知意刚一踏进门,身后的门就被关上。

他转身,却不见班曦,只是周围的火烛一盏盏亮起,而面带青面獠牙夸张兽面的苍族们抖动着手中的摇铃,拍着单面人皮艳鼓,跳起了通天祭祀舞。

班曦被苍巫请上了楼阁,在观景台落座。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lczjs.dzhhyy.com

19po.dzhhyy.com  5lt6x.dzhhyy.com  ai1i.dzhhyy.com  p5xw.dzhhyy.com  qxbl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