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他猜中了这开头,却没有猜中这结局,那些上界长老确实是进攻利剑营了,但是却没能把利剑营怎么样,反到是接连失败,折了几十万人在那里,而且还听说利剑营越来越强,最后一次进攻利剑营,还是从他们坚壁城这里调的兵,一下就去了五十万人,却一个都没能回来。

就在刘钧在感叹利剑营的人确实强的时候,没想到利剑营的人,竟然直接就攻过来了,这让他们都是大吃了一惊,而利剑营的实力,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强得离普,竟然一下就被他们把坚壁城给攻下了。

刘钧所依靠的那位长老,也在那一战中死去了,而他可不是什么死忠之人,所以他也就直接投降赵海了,自然也没事儿,随后赵海他们的说法和做法,到是让他有些不解了,他一直不相信,赵海他们能成功,什么把仙灵域给拿下,然后就可以飞升了,他根本就不相信,在他看来,还是要靠那些上界的人,才能飞升,不过他却不敢说出来,特别是在白眼他们说,他们这些人,已经中了禁制,随时都可以被别人控制身体的时候,他就更加的不敢反抗了,不过他也并没有真心的要跟着赵海他们,他一边想办法解去自己身上的禁制,一边在想着,是不是有机会,可以重新的投靠仙灵域,请仙灵域的长老,解去他身上的禁制。

就在他还没有想出办法解去自己身上的禁制时,仙灵域的大军就把坚壁城给围住了,看着仙灵域大军围城,刘钧不但没有害怕,反到是十分的高兴,他觉得机会来了,也正是因为他暗中串联,坚壁城这里的那些人,才敢在赵海命令进攻的时候,出工不出力,因为在刘钧看来,赵海不敢一下就把他们这么多人全都给杀了,那样的话他就杀戮过甚,以后这杀劫一来,赵海怕是就完了,所以他断定赵海不敢把他们全杀了,有了这样的想法,他才有持无恐,才相互串联,对赵海的命令来一个阳奉阴违。

果然,赵海对他们这样的做法,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是折腾他们,天天让他们进攻,至于说结果,赵海却是不管的,这也让刘钧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他自然就更不会担心什么了,一直在计划着,该如何的逃回到仙灵域那边去。

他没有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那几道剑气他也看到了,地面的震动他也感觉到了,他马上就意识到,仙灵域出手了,他真的很高兴,仙灵域终于出手了,他就知道,仙灵域的人,是不可能放任赵海他们占了防线这里而不管的,他们一定会反击,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一阵的激动了。

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城墙,发现城墙上已经没有人了,他的心一下就活了过来,在一看到四周一片乱的样子,刘钧马上就明白了,赵海跑了,一想到这里,他马上就大声喊道:“盟主跑了,大家投降啊。”随着他的喊声,那些跟他早就有所串联的人,也开始大喊,随后他们带头向着仙灵域的大军方向跑了过去,人都是有盲从性的,其它人也马上就跟了上去。

而他们到了仙灵域的大军前面,仙灵域的大军并没有为难他们,只是把他们集中的关在一个地方,四周派人看着,一看到这种情况,刘钧的心也终于安稳了下来,在他看来,仙灵域的人没有进攻他们,那就是接受了他们的投降了,他们也就算是安稳了。

随后他们都看着坚壁城的方向,他们的眼中都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在他们看来,赵海他们这一次算是完了,就算是能逃到防线外面去,怕是也要面临着仙灵域的进攻,到时候他们就完蛋了。

看着仙灵域的大军向坚壁城冲去,刘钧就感到十分的高兴,在他看来,赵海他们这些天可是给他们受了不少的气,现在仙灵域的人,终于给他们出了这口气了,这让他如何能不高兴,他巴不得赵海他们倒霉呢,而且在他看来,赵海他们几十万人,也不会那么容易就从坚壁城里逃出去的,能逃出去一半,都算他们动作快的。

但是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就见到,四十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坚壁城的城墙上,他不由得一愣,随后马上就想到了,那是他们之前看到的飞马,赵海用来进攻坚壁城的那些飞马。

对于这些飞马,刘钧的印象还是十分深的,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这些飞马的战斗力十分的强悍,而更让他感到吃惊的是,赵海竟然能在黑白战场这种地方,就地取材,炼制出飞马这样的大型法器,这真的是让他感到万分的吃惊,同时他对于赵海的能力,也感到十分的佩服,他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儿。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飞马直接就从坚壁城的城墙上跳了下来,迎着仙灵域的大军就冲了过来,仙灵域的大军也看到了那些飞马,他们也马上就向那些飞马城去,嘴里发出阵阵的喊杀之声。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那些飞马的头顶的尖角上,猛的冒出了一道电光,随后那电光直接成了一道电向仙灵域的大军射来,那些离飞马比较近的仙灵域大军中人,直接就被电得焦黑一片,根本就看不清长相了。

随后那飞马接着向前冲,随着他前冲的动作,那电向前移动,所以碰到电,全都被直接给电死了,这让仙灵域大军,也发现了一阵的骚乱了。他们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攻击,所以显得无比的吃惊。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那些飞马在一次张开了翅膀,随后他们翅膀上的羽毛,全都飞了出来,那些羽毛根本就是一把把的飞剑,那些飞剑直向仙灵域大军射来,所过之处,仙灵域大军里的人,一片一片的倒下去,根本就没有人能挡得住那些飞马的一击。

在加上那飞马前冲的速度,冲击的力量,仙灵域的大军,竟然挡不住这些飞马,连让这些飞马的速度慢下来一点儿都不可能。这飞马的战斗力,也让刘钧吃了一惊,他知道这些飞马的战斗力不弱,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些飞马的战斗力竟然会这么强,如让他如何能不吃惊,他呆呆的看着向仙灵域大军发起冲锋的飞马,第一次心里升起了一丝的悔意。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的从仙灵域的大军之中,飞出几道剑气,这几道剑气十分的快,直接就斩在了几匹飞马上,那几匹飞马的马头,直接就被这几道剑气给斩了下来,而这几道剑气,刘钧是认识的,之前正是这几道剑气,破了赵海布置下的大阵,看样子发出这几道剑气的人,在仙灵域里的地位,绝对不低,刘钧也知道,在仙灵域这里,有一些坐镇的上界大能长老,在他看来发出这剑气的人,绝对是上界的大能长老,绝对不会错的。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那几匹飞马虽然被斩掉了马头,但是他们的身体,却没有停,依然在向前冲,只不过是不能在发出电但是那翅膀上的飞剑攻击,那超快的速度,强大的冲击力,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受到影响,那无头的战马,依然在向前冲,依然把仙灵域大军给弄得是一片的混乱。

第八十九章 后悔

刷刷刷刷,又是几道剑气,这一次那些飞马的四条腿全都被斩断了,那些飞马全都倒在了地上,但是他们的翅膀上的飞剑,却还是没有停,依然在不停的攻击着四周,依然有大片仙灵域的修士死亡。

又是几道剑气,飞马的翅膀也这一次也被斩断了,那飞马终于不动了,人们也松了口气,但是就在这时,就见地上那些飞马的零件,突然从里向外冒出阵阵的白光,随后轰的一声炸开了,这爆炸的声音十分的巨大,甚至地面上已经出现了几朵蘑菇云。

随后蘑菇云散去了,人们这才发现,仙灵域五完竟然直接转头就走了,而刘钧他们却全都被那人的这句话给惊呆了。

随后刘钧他们就感觉到,有无数的白光,直接就罩在了他们的身上,接着他们前排那里的人,就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刘钧转头一看,却发现那些上界的长老,正举着战令,战令发出一道道的白光,罩在了他们这些人的身上,而仙灵域大军里的那些修士,却是挥舞着武器,向他们前面的人进行无情的屠杀。

一看到这种情况,刘钧的脑海里不由得一片空白,他想起了赵海在攻入到了坚壁城那里的时候说的话,他说上界的人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人,就把他们当成奴隶,当成炮灰,就算是他们飞升到了上界,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上界的人是不会给他们公平修练的机会的,他们的生命,完全的掌握在那些上界人的手里,那些上界人让他们生,他们就生,让他们死,他们就死,他们就是为了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这才会组成利剑盟,这才会进攻他们坚壁城的,他们就是要把上界的人,从黑白战场这里赶走,把黑白战场这里,真正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他当然对赵海说的话还不以为然,但是在这一刻,他却突的明白了赵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他们这些人在上界人的眼中,真的什么都不是,也许他们这一百万人的生命,在那些上界人看来,还不如一个上界长老的命值钱,所以他们才会下令直接杀了他们,根本就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们。

刘钧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做,他以为对方会给他们机会呢,他以为对方会看在他们人多势众,又是迫不得以的份上,原谅他们的,可是对方没有,对方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原谅他们的意思,上来就对他们下达了绝杀的命令,他十分的清楚,对方的命令并不是冲着他一个人说的,而是冲着所有人说的,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从坚壁城里投降过来的一百多万人,全都在死,一个都不可能活下去,因为在对方的眼中,他们这些人,就如猪狗一样,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可惜,他知道的好像是晚了一点儿!

第九十章 逃出

一声声的惨叫声,传到了刘钧的耳朵里,刘钧一下就被惊醒了过来,他猛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能动了,这一发现让他猛的就想了起来,他确实是能动,因为赵海之前给他们发出一块身份牌,那块身份牌是可以让他们不受战令的影响的,一想到这里,刘钧原本已经死了的心,一下就活了过来。

他轻微的动了一下,发现自己确实的能力,在试了一下自己的法力,发现自己的法阵也可以运用,这一发现让他马上就明白,他是真的没有受到战令的影响,仙灵域的那些人,想要用战令把他们制住,然后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杀死,是不可能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ag.dzhhyy.com  iwv.dzhhyy.com  wfh83.dzhhyy.com  uud1.dzhhyy.com  lfbh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