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赵小南吃完第二家的食盒,翻看剩下的食盒时,发现都预备了两副碗筷。

赵小南为了不辜负大家的心意,挨个去吃,直到吃到第八家时,实在是吃不动了。

“嗝!”

赵小南打了个嗝,左手撑地,右手扶着滚园的肚子躺了下来。

天已经黑透,星星隐没在黑暗之中,月亮悄然升起。

赵小南扭头向小木屋看去时,就听净衍的声音从小木屋内传出。

“吃饱了吗?”

赵小南连忙回了句,“饱了。”

“哪个好吃?”

赵小南想了想,回:“红枣糯米饭,蘑菇鸡丁,糖醋鱼好吃,还有一家做的甲鱼汤也不错。”

“拿给本座尝尝。”净衍在小木屋内吩咐道。

赵小南又强撑着坐起,先从众多食盒里,翻找了红枣糯米饭和蘑菇鸡丁,两手端着来到小木屋门前。

“我进来了。”赵小南隔着门喊了一声。

赵小南听净衍同意,这才用手肘推开门,侧身迈过门槛走了进去。

赵小南原本以为小木屋里是净衍的闺房,哪知道居然是个工作间。

小木屋内大约只有两间房大小,西面墙上挂着刀、斧、锤、钩一类的工具,在房子中间还有一个三脚铜炉。当赵小南看到东面墙上挂着的工具时呆了一下。

东面墙上挂着的工具,全是一些长剑、短剑、宽剑的模具,专业点的名字来说,叫“剑范”。

赵小南再看屋子中那个三脚大肚铜炉,顿时想到了在蜃楼城,他的便宜师父尹天风家见到的那个锻剑的剑炉。

而这间木屋的主人,此刻手里正拿着一柄白骨短剑左右观瞧。

在净衍的脚边,还有一些白色碎屑。

赵小南看着净衍手握的白骨短剑,觉得气息有些熟悉,再次闻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

这是真龙骨身上携带的气息。

“本座打磨的怎么样?”净衍抬眼向赵小南问了一句。

赵小南听净衍询问,这才又仔细看了净衍手中的白骨短剑一样。

观察完后,赵小南赞了一句。

“打磨的不错。不过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又在屋里偷偷打磨短剑了?”

净衍笑着回:“本座下午时在睡觉,只是趁你吃饭的时候,才打磨的这柄短剑。”

净衍用他吃饭这段时间,打磨短剑赵小南不吃惊。赵小南吃惊的是,这屋子连个床都没有,净衍是在哪儿睡的?

“你在哪里睡的?”赵小南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净衍回了一句,“就在这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eg.dzhhyy.com  sb1.dzhhyy.com  tc84.dzhhyy.com  9usv.dzhhyy.com  k21j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