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冷,进屋吧。”大姐出来了,招呼爷爷和父亲进屋。

看着父亲身上的袄子,她就能明白父亲的情形了,那件袄子还是她亲手做的,每年都要往里面塞棉花,今年胳膊窝多个蓝的,明年多个黑的。

父亲出门的时候,穿的就是这件,现在回来了,还是这件。

凌代坤进屋,老三怔怔的发呆,一句话没坑,他恼火的道,“哑巴了?”

“哪有回来就这样的?”凌安民训斥道,“看看孩子多省心,又不要你管事,不要闲着没事就找茬。”

“老子酒坛子都会走路了。”凌代坤一把抱起来老五,不顾厚厚的胡子,一下子亲在了老五的小脸蛋上。

老五不认识他,也没见过他,茫然间,一阵大哭。

“爸,她还小。”大姐赶忙从老子怀里接过她。

凌代坤索然无味,脑袋转向二闺女。

老四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退后一步,慌忙道,“我给你们倒茶。”

第一时间跑向厨房洗茶杯去了。

凌安民道,“你爸一早上就回来了,回到家连中午饭都没吃,急吼吼的就要来找你们,可担心你们了。”

大姐听了这话,又去厨房整了点吃的过来。

一盘子咸菜豆腐渣,一盘蒸咸肉,先给爷爷盛好饭,又给老子盛了一碗。

凌代坤没接饭碗,只是问,“有酒吗?”

不等其他人说话,凌安民道,“都是孩子,谁喝酒啊?赶紧吃,早上到现在都是空肚子呢。”

凌代坤一想,也是如此。

啪嗒一声,大风刮过,两扇门在那晃荡来晃荡去。

雪进了屋子。

抱着茶杯的凌安民道,“我跟你爸是接你们回去过年的,今年就在一起过。”

凌二道,“爷,这么大雪,屋顶也没修,睡到半夜被压垮了,人都跑不了,我们看情况,年后回去吧。”

凌代坤也跟着道,“也是,回去都没地方住。”

前后八间大屋子,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从哪弄本事弄得,但是事实是如此,他不会放着福不享,跑家里受罪的。

凌安民把茶杯放下道,“我现在回去了,不能在这过夜,雪只会越来越大。”

凌二道,“万一找不到车呢,明天王刚开拖拉机回去,你跟他一起吧。”

凌安民道,“你奶一个人在家,没稻草烧,没水,我得回去。”

“那路上慢点。”凌二一想也是,一个小脚老太太在家里,是挺让人不放心。

凌二带着凌兆坤去澡堂子,非让他洗澡不可,离着老远便闻着了一股馊味,是又气又心疼。

凌兆坤道,“老子是运气不好。”

一路上,他反复的感叹命运的不公。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ytq.dzhhyy.com  5knvr.dzhhyy.com  ro89.dzhhyy.com  erw.dzhhyy.com  sthu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