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愕然于初次见面就被姐姐摸透了性格里的傲娇,随后面颊被柔软双唇触碰的感觉浮上心头,少年眼眸含羞,面色绯红, 扭捏地捏着手指。

顾湛一口气哽在喉咙里, 吐不出来, 咽不下去, 难受得想一巴掌呼在樊子琪后脑勺。

谁让你小子回忆我媳妇儿亲你的感觉了,还脸红,信不信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得去找阎王回忆回忆你人生最后时刻的脸红!

哼。

顾湛坚决不把告状的机会留给樊子琪,“媳妇儿,以后别随便乱亲小猫小狗的,没做检查,还不知道身上有多少会传染的细菌呢。”

算是见识了顾影帝的另一面。

被当成小猫小狗的樊子琪:“……”

如果被当成小猫小狗被姐姐亲一口,他其实也不是很介意呢,反正住在哪都是住,只要姐姐不嫌弃他就好了。

少年羞涩地笑笑,“姐,你在哪?”

顾湛瞪眼:叫什么姐?老实点,别乱攀关系!

樊子琪装作没看到:“姐,我来找你,他们说你刚走。你给我发个位置吧,我去找你,很快的。”

顾湛:怒气值 99%

苏千凉:“不好意思,我没你这么大的弟弟。”

一句话成功令樊子琪阵亡。

少年捂着被伤透的心,一遍遍告诉自己“姐姐不知道我的存在是正常的”,如此重复N遍,委屈地低下了头:“姐姐不知道我吗?”

顾湛:“她该知道你吗?”

苏千凉:“我该知道你吗?”

夫妻俩同款好奇,不带任何意味的单纯疑问。

樊子琪憋屈地点头,性格中的傲娇让他很想高傲地冷哼一声,无法与姐姐相认的难过使他害怕再造成误会。

想要近距离看看亲姐姐却被误会是黑粉的黑历史,血淋淋地提醒他在耿直的亲姐姐面前不能傲娇的事实,少年憋闷地开口:“我姓樊,叫樊子琪,父亲是樊徐,母亲是苏贞芳。”

说樊子琪和樊徐,四人还在懵,提及苏贞芳,秒懂。

原来他就是苏贞芳抛弃苏千凉再婚后,和第二任丈夫生下的孩子啊。

樊子琪是父母婚内出轨诞生的孩子,代表两段婚姻的不忠诚,来历引人诟病,但这件事错在对婚姻不忠管不住自己的父母,不在无辜的他。

苏千凉不会因此迁怒到樊子琪的身上,如果孩子可以选择出身,恐怕没有人愿意自己是这样的来历。

“找我有事吗?”

她的反应挺平静的,没有震惊,没有厌恶,似乎面临的不是同母异父的亲弟弟——那个导致她的家庭支离破碎的罪魁祸首。

樊子琪自己都不敢相信,“姐,你不骂我两句吗?”

苏千凉:“骂你做什么?”

“出气,泄愤啊。”樊子琪一脸的理所当然,“不是我,妈不会和叔叔离婚,你不会变成没有爸妈的孩子,你不应该骂我两句,打我两顿吗?”

“叮”,电梯到了。


rs71q.dzhhyy.com  33k.dzhhyy.com  vgl7.dzhhyy.com  823.dzhhyy.com  9p9d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fscq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