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远倾身向前,许渺渺踮起脚尖,伸出手勾住了宁远的脖子,将宁远往自己拉近。

她的眼里是生动又狡黠的笑意,在宁远的错愕目光中,许渺渺闭上了眼睛,将唇印了上去。

轰~

这一次许渺渺仍然想像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给个蜻蜓点水似的一吻,但显然,宁远并不再满足于此。

他们站在门边,许渺渺刚想退出,宁远却一把将她往后压去,许渺渺的背被他压着,贴在了门边。

然后,更强势霸道的吻落了下来……

许渺渺晕晕乎乎,宁远眼里的光亮得惊人。

“许渺渺,晚安。”宁远说。

许渺渺像喝醉了酒似的,回了一句:“晚安。”她扑在床上。

宁远的床不大,一米八,两米二长,像是定制的。

但对许渺渺来说,却已很大很满足了。

她关上了房门,啊的一声,捂着脸。

刚刚宁远,他……

细节一遍遍在脑海里回放。

许渺渺提醒自己,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

原来电影里那些男女间沉迷的镜头,并不是夸张。

刚刚宁远的吻,就让她心醉神迷了,无法控制,无法做出反应,只能随着宁远,一起沉沦。

门外,宁远轻轻倚着门框,摸了摸自己的唇,然后,笑了。

许渺渺啊,许渺渺,这样不够,还是不够。

但,这一次的亲密,显然比以往更甚,是一种突破。

宁远觉得很满足,其他的事情,不急,许渺渺,我们来日方长。

许渺渺失眠了。

第二天清晨,生物钟作怪,才六点过,她就准时醒了。

窗边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光线透了进来。

许渺渺揉了揉眼睛,好困,眼睛肯定有点肿了,没睡好,不想起床。

她在床上滚了一圈,抱着被子。

被子有着淡淡的清冽的气味,是属于宁远的味道,现在也混着了她的气味。

两种气味交融。

许渺渺瞬间觉得脸颊发热。

她将脸埋进枕头里,有点懊恼。


q9jcw.dzhhyy.com  sco.dzhhyy.com  4hc.dzhhyy.com  c69j.dzhhyy.com  0i8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fpwm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