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阎婧玉面色淡定地点点头,完全看不出一点破绽:“可这又与我何干?”

“柳小姐,”裴子空直视着阎婧玉的眼睛,语气郑重:“我母亲的意思是,让我与阎家遗孤订亲。”

“什么?”阎婧玉和钱浅脸上露出一模一样的惊愕神色,李云舒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抓到了什么把柄?

不过好在阎婧玉还算冷静,她迅速收拾了表情,冲裴子空微微蹙眉:“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我并非阎家遗孤,我母亲姓柳,掌门夫人明明知情。你刚刚所说,我若没有理解错,掌门夫人是想让我冒充阎家遗孤与你订亲?这又是为何?江湖上关于宗阎剑庄灭门案的传闻我也略有耳闻,听说当初孩子是一起被杀了的,为何要让我冒充一个死人?而且,阎家遗孤是男是女江湖上众说纷纭,退一万步讲,当年的孩子真逃走了,但连男女都说不清怎好让我随意冒充?”

“我……我母亲说是真是假并不重要,”裴子空有些紧张地舔舔嘴唇:“她说只要我们都认定你是阎家遗孤,你就是。之后……之后……”

“之后就可以以我为借口,由无极门牵头,号令江湖为阎家讨公道,是不是?”阎婧玉的脸在烛火的照耀下显得有些阴测测的:“这么说,令堂大人还真是君思思的故交好友啊!”

“对……”裴子空的头垂得低低的,颇有几分无地自容的架势。

“我想,”阎婧玉突然笑起来:“令堂大人还计划在江湖上坐实我这个‘阎家遗孤’的身份,阎家后裔嫁给你无极门掌门之子,那今后重霄剑谱现世,自然也该归你们无极门所有,我猜对了吗?”

裴子空被堵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艰难的挤出一个字:“对……”

“我猜……”阎婧玉唇畔笑容加深,眼中却毫无笑意:“就算阎家遗孤活着,就算他听到消息寻了过来,令堂大人也没打算给阎家遗孤活路,反而要让他真的变成假的,真正的阎家遗孤就只能有你们裴家儿媳一人,能够继承重霄剑谱的,也只有你裴子空对不对?”

“对!”裴子空猛然抬起头,脸色灰败地盯着阎婧玉:“你说得都对!所以你赶紧走!李师妹也一起走!如果你走了,留下李师妹,她活不了!”

“裴子空,”对于裴子空的催促阎婧玉没有回答,反而继续问道:“我有一事不明,希望你能解惑。依照令堂大人的说法,我与那位宗阎剑庄的夫人,以前的武林第一美女君思思长得颇为相似,她为何没有直接认定我就是君思思的女儿,反而告诉你真相并不重要?”

“那是因为……”裴子空犹豫了一下,最终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轻声说道:“因为我娘说,宗阎剑庄遗孤,是个男孩!”

“关于阎家遗孤,江湖上传闻颇多,怎地令堂大人如此有把握?”阎婧玉盯着裴子空,有些好笑地翘了翘嘴角。

“我不知道……”裴子空缓缓摇头:“我娘说她与君思思是闺中密友,但是……我不知道……”

“裴子空,”阎婧玉冲着裴子空一声轻叹,语气颇为遗憾:“可惜了!你真是个不错的人,可惜……”

“柳小姐,”裴子空似是想说什么一般,最后又忍住了,他扭过头冲阎婧玉摆摆手:“你们快收拾,最好明日就找借口下山。我最多还能再拖两日,你们……尽快吧,若是再拖下去,我娘警觉了,你们怕是走不脱了。”

“好。”阎婧玉郑重地点点头:“今日之事,我承你情了,这个人情,日后我会还。”

“现在怎么办?”钱浅白看了半日的戏,等到裴子空走后,她才出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走啊!”阎婧玉轻轻白了她一眼:“我也没什么收拾的,统共一个包裹,是我自己带上山的。至于你,除了你那唐师伯给你的药钱,应当也没什么重要物品了,穷鬼一个也没甚好收拾的,明日一早我们就下山!”

第663章:侠女,我就是个卖力气的酱油党(38)

因为裴子空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所以钱浅和阎婧玉跑了。她们逃跑这件事将在无极门掀起多大风浪钱浅不知道,但她知道,她们走后没多久,无极门派了许多人下山来找“掌门公子的未婚妻”,不仅如此,李云舒还在江湖上发了悬赏令,江湖中人只要能找到“掌门公子的未婚妻”,就会得到无极门重金酬谢。

值得注意的是,无极门这一次发悬赏令时并没有按照惯例公布这位“未婚妻”的画像,只是模糊地说明,这姑娘个子很高,长得非常漂亮,是独自出走,身边只带了一位貌不惊人的无极门小弟子做丫鬟。

一时间,江湖中单独出门的姑娘都备受关注,人人都盼着能在里面发现无极门寻找的那位“未婚妻”。

无极门这样大张旗鼓的搞悬赏,当然引得江湖上流言纷纷,但是裴仁楷和李云舒两口子似乎铁了心要将阎婧玉翻出来,依旧我行我素,隔一段时间就会将悬赏筹码加高几分。

无极门这么高调,当然也给钱浅和阎婧玉带来一些麻烦,她们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差不多两三个月就要换个地方,这样当然麻烦一些,可是相对安全。

不过,阎婧玉和钱浅两人结伴行走其实还算是顺利,这当然一半要归功于阎婧玉的女主光环,而另一半则要归功于阎婧玉和钱浅两人关系的变化。下山之后,钱浅就已经顺利脱离了小丫鬟人设,早就不用再伺候女主大人啦!

五个月后,勋阳府。

勋阳府因为就在武当山脚下,在武林第二大门派武当派的势力范围内,街面上往来的江湖人士非常多,州府内几乎一半的店家都靠做江湖人的生意维生。尽管江湖人大多快意恩仇,一言不合就拔刀、一不顺心就开打是常事,然而在勋阳做生意其实并没有那么高的风险,有武当派坐镇,并没有多少人胆敢在勋阳地面上随意闹事。

正当晌午,勋阳府最大的酒楼观云楼座无虚席,其中一半都是带着刀剑的江湖人,其中不乏身着华服,带着家丁的武林世家子弟。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uu.dzhhyy.com  yrb42.dzhhyy.com  1l3.dzhhyy.com  v4io.dzhhyy.com  ayj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