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麟的声音愤愤地随风传来:“松开些!我要喘不过气了!”

“我还要死了呢……肋骨好疼……”

“好啦……一会儿到了颖王府,我给你敷药……”

“不用,你给我好好揉揉……哎呀,你又打……这下真断了……”

静心寺中,两个身着黑色衣服的死士跪在姜澈面前,姜澈冷声道:“晚上的事至关重要,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两人点点头,领命下去。

小平子扣门走进来,低声道:“颖王那边已经送了消息。”

姜澈点点头,屋内光线晦暗,看不清他的面色,只听得淡淡的声音道:“宫中打点好了么?”

小平子说着过来推着姜澈的轮椅,走向前面大殿。大殿的烛火被风吹的晃来晃去,黄昏模糊的光线下,两人路过观音像后面,却突然不见了。

须臾,轮椅声音再次传来,从另一边出来一个“小平子”和“姜澈”,一切如常地来到观音像面前。

姜澈在小平子的搀扶下,费劲地跪在蒲团上,开始闭目诵经。

深夜,更鼓敲响二更。东宫之中已经没了白天群臣祭拜的热闹。灵堂里,白色帷幔随夜风飞舞,两个小太监靠在棺椁两侧柱子上打着盹,再没别人。

几个黑影悄悄地沿着阴影潜入灵堂,向那口透着暗红色光芒的棺椁靠近。

几人轻手轻脚,跳上棺椁,一个人轻轻地推了下棺椁的盖子,却没有料到,竟有种奇怪的轻轻摩擦声,就像什么东西擦在铁器上似的,在寂静的灵堂里格外响亮。

两个打瞌睡的小太监猛地惊醒,其中一个立刻指转身指着棺椁上面大惊道:“有人!”

几个黑影也被这突然变故吓到了,身形一迟疑,棺椁里面突然腾起了火苗。

火苗照在几人脸上,下面刚才惊叫的小太监满脸惊讶地指着那几个黑影道:“颖王殿下……是颖王殿下!”

火苗一下子窜了出来,棺椁旁边的几个黑衣人猝不及防,一个人立刻被点着,其余几人的衣服也有被点燃的。

那个烧着的人惊声惨叫着,立刻变成一个火团,他的挣扎点燃了更多的帷幔,整个灵堂控制不住地熊熊燃烧起来。

门外的太监和侍卫一窝蜂地冲进来,缇骑们拎着水桶灭火,其余人也手忙脚乱地乱成一团。

在杂乱的火光中,几个黑影消失了。

第33章 睡了…整晚(倒V开始)

姜麟和叶青悄悄地走出祥福宫, 刚打开宫门, 就听见一阵喧闹。叶青惊讶地看着东宫的方向:“殿下, 东宫那里, 似乎走水了。”

姜麟也看到那边的火光, 目瞪口呆地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话没说完,突然一只手从身后捂住姜麟的嘴巴,将他拉回门内。叶青大惊,长刀出鞘刺向那人。

叮一声,刀身在那人脖颈两寸的地方戛然而止。叶青一愣,见对方两根手指夹住自己的刀身,仿佛铁钳一般,竟刺不动半分了。

“是我!聂云川!”那人压低声音道。叶青这才看清对方面孔, 急忙收了长刀。

聂云川放开手,姜麟刚要询问, 聂云川却低声道:“什么都别问,照我说的做。”说罢示意金贵关好宫门, 拉着姜麟飞奔进寝宫。

“叶青,赶紧到隔壁换下夜行衣, 假装睡觉就好。”聂云川说罢拉着姜麟进了卧室, 反手关上门。

“出什么事了?东宫怎么……”姜麟讶异地转身问聂云川, 却只见他竟然迅速地脱光了身上衣服。姜麟的目光再次不自觉地停留在那初次就见过,印象极深的某根上。

“啊……”姜麟赶紧转过身, 面色通红地道:“你……你又干嘛?”


2gqt.dzhhyy.com  89ff.dzhhyy.com  psxo.dzhhyy.com  acv37.dzhhyy.com  xbvn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edon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