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

许志先心中惊骇如履薄冰,和张子文站在一起,面临越来越多的“护庄队”持续聚集,小腿都有些发抖。

这时期的乡绅豪强是这德行,许志先知道的,哪怕昆山也比江阴好不了多少。但许志先毕竟没经历过这样真实的对持场面,这种即将要开战的形式、至少以许志先的性格是不会在昆山引发的。哪怕昆山的陈家,也没这么头铁。

“张子文,你是铁了心要给你父亲脸上抹黑,要做大宋叛臣吗?”

大门前满头白发的周老爷子,以及江阴知县周智站在一起,铁青着脸看着张子文。

绰号智多星的周智也心中惊骇,意料不到张子文真要玩这么大。其实,他和许志先一样心虚!

这是因为当时张子文的态度太诡异,且老尹头和小宝儿的死亡现场也很怪异。

当时周智并不了解情况,说那些话只是为了在张子文面前不怂、顺便找点毛病。

但后续根据张子文的态度,越想越不对,老尹头在牧场打更,牧场有事后老尹头“被灭口”,而鬼使神差的张子文出现在现场。

冷静下来后以周智的经验判断,结合当时张子文的神态:这绝不可能是张子文为了栽赃周家而做的事,只能是周家自己身上的原因。

当时周智紧急问询周宏,但周宏不松口,什么也不说。就此被周智下令给“保护”在周家庄,实际上是秘密关押。

其后周知县还审问了两个平时和周宏走的最近弓手。

结果是:河东村案子很可能和周宏有关。

这不是直接证据,但以周智对周宏平素为人的了解,基本上可以坐实了。

获知这些消息的当时,周智是真的头皮发麻了。

虽然周宏闯了大祸且丧心病狂了,但现在不能不保他,不能在敌人兵临城下时胳膊往外。且老爷子的宗族观念太强,自来帮亲不帮理。更不可能放弃周宏这个亲侄儿。

于是当时周智来不及有任何想法,被迫参与擦屁沟,紧急连夜审批了周家新的兵器持有权,扩招护场队。

却是没来得及做更多准备,现在这个黎明时候,张子文和许志先来势汹汹,已经在周家门前叫阵。

老爷子放狠话后,联想到张子文的手段性格,现在周智非常如履薄冰。

却真的不能现在怂,只得试图转圜的模样道:“小张公子,你我两方原本不需要过度要这样的地步。虽然知你不是个讲理的人,但咱们毕竟是官,这毕竟是大宋的国土,该问还是要问。你有什么权利持刀来此问我们要周宏?他又为什么要配合你们所谓的调查?”

“因为我手里有刀。”

考虑到许志先像是要尿裤子,张子文便强撑着放了点不讲理的狠话。

实际上小张当然也心虚,因为真有可能被他们干死在这里而找不到军队求救。事实上驻防江阴的水军一但来,显然也只会帮他们。

“你这小贼,你以为老爷我是被人吓大,你来啊,开战啊!这是周家私属领地,你不走程序,没有常州或江阴县衙授权,若要强行进入我们坚决武力反击,为此而来的后果,将全部由你们承担!”

周老爷暴怒的样子塔前一步,直接和张子文面对面的顶在一起。

张子文说不过他,便有点想动手殴打这老头。

周智害怕父亲被殴,急忙上前拉开,其后代替父亲和张子文顶在了一起相互怒视着。

他真的多智,发现老许似乎比自己还怂,知有可能突破,便多愁善感的又道:“小张公子啊,怎么说你呢。”

张子文近在咫尺喷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我不生气也不会离开。那日,周宏敢瞅我一眼,我都没来得及问‘你愁啥’他就消失了,今日抓不到他我就不离开。否则你让我这宰相儿子、皇帝钦点的龙图往后怎么混?”

周家人全体懵逼,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bn5a4.dzhhyy.com  6ga36.dzhhyy.com  9l8.dzhhyy.com  uhf6.dzhhyy.com  wmv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buds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