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实说:“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今天我对别人的苦难视而不见,他日别人也会对我的痛苦无动于衷,我不是为了他们,我是为了自己,过去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未来的自己。”

“好个今天我对别人的苦难视而不见,他日别人也对我的痛苦无动于衷,你这句话说得太好了!”如果不是在开车,吴飞可能会激动得鼓掌。

他瞄了一眼出口的值班室,对林老实说:“你藏好了,我带你出去。”

这次他是心甘情愿带林老实出去,没有任何原因。

吴飞开着车,又有记者证,保安估计是也没想到林老实会混上记者的车,都没往车子里看一眼就开了闸,放吴飞的车子走了。

医院里,惊动护士后,林母哭哭啼啼地也跟着下了楼,一层一层,一间一间病房,每一间都没放过,挨个找人。

最后她跟护士和保安们在住院部楼下的入口大厅相遇,看到只有忙忙碌碌的护士和保安,林母急了,问道:“阿实呢?护士,我家阿实呢?你们没找到他吗?”

“没有,到处都找过了,没有人。值班室的保安也说了,没看到他出去。”护士长说道。

林母听说没找到人,身体一瘫,一屁股坐在进进出出的大厅里,双手用力捶地,哭得那个伤心:“我的阿实,他刚跳了楼,身上还有伤,脑子还有脑震荡,怎么就不见了呢?医生,护士,你们可一定要帮帮忙,帮我把孩子找回来啊,不然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她刚哭完,在派出所做完笔录,急急赶回来的林父听说了这个事,第一反应就是找医院的麻烦:“我儿子是在你们医院失踪的,你们领导呢?让你们领导出来,你们必须得把人给我找到。”

一瞧林父就很难缠,医院自认倒霉,想了想,护士长跟保卫科的科长商量了一下,然后对林父说:“你跟我们去看监控吧。”

现在也只有看看监控才能知道他去哪儿了。林老实失踪的时间很明确,就十点半前后几分钟,只要调出那段时间的监控就行了,所以速度很快。

监控中显示,林老实穿着蓝白交加的病员服突然冲了出来,飞快地跑进电梯里。当时走廊上只有一个中年妇女,那妇女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也没人拦他。

于是他就跑进了电梯,顺利按下了一楼,走出了住院部大厅。视频到这里就中断了,因为监控只安在了门口,外面小院子里没有监控。

保安又调出了大门的视频,从十点半到现在的监控里都没看到林老实的影子,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从大门出去。可他们住院部就一个正门,还有一个后门是消防紧急出口,大铁门一直锁着,林老实根本不可能出去。

看完视频,林父不干了:“我儿子根本就没出医院,就是在你们医院失踪的,你们得把人给我交出来。”

医院上哪儿拿人交给他?医院里的边边角角,凡是能藏人的地方,保卫科都带着人找了一遍,而且监控也盯着了,林老实跑出住院部后,并没有跑回住院部,也没跑出医院大门。

医院下方就一个小停车场和一个小小的花园,这片地方很空,根本没法藏人。要是他还在这里,早都找出来了。

医院的领导也不傻,到处都找遍了还找不到人,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林老实“蹭”别人的车子,被带出了医院。大门出口是有监控的,出去的就那么几辆车子,要找肯定能找出来,但得通过警方,还要折腾出许多事来。

他们只是医院,没有执法权,不可能根据车牌号就去车管所查这些车主的身份,这还不知道会折腾多久。到时候,林老实肯定早跑了,依林父的作风,少不得又要赖到他们头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对方是个成年人了,不想呆在医院里,他们也不能强迫对方必须住院啊!

于是院方一合计,很快就想出了办法,搬出了一套很官方的说辞,打发林父。

“你们还没办住院手续,林老实其实不算是咱们医院的病人,他有自由出入的权利。他不想在咱们医院治疗,我们也不能勉强他。这件事,你们做父母的回去跟他好好沟通吧。”护士长强势地表态。反正医闹他们又不是没见过。这次又没把病人治出个好歹来,是病人自己跑了的,关他们什么事,就是闹出去,也不是他们没理。

林父没料到医院比他们还会推卸责任,怒了,恼火地说:“你们医院怎么做事的?我儿子就是在你们医院不见的,你们得负责任。你们要是推脱不管了,那我就去卫生局告你们。你们必要得把我儿子找出来,不然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都是你们医院的责任。”

对林老实为何会入院,护士长心里清楚得很,因而很不耐烦,现在知道找儿子,担心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早干嘛去了?把亲儿子逼得跳楼,受了伤不敢住院,拔了针就跑,就是不愿意跟他们回家,好意思朝他们医院发火,脸呢?

“随便你,我们医院没有违规行为,一切都符合法律和医院的规章制度。”护士长不惧,还叫来保安,将林父林母拉出去,免得他们在门口大声嚷嚷,影响一楼病人休息。

林父不甘不愿地被拉了出去,临走时,还恨恨地表示:“你……你们医院就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我要去投诉你们,我要告去法院告你们……”

听到动静出来看热闹的的病人家属都看不下去了:“你儿子有手有脚,那么大的人了,他要走,医院能怎么办?总不能强制拦着他吧?这可是犯法的。你不反思反思你儿子为什么连病都不治了就要跑,就是不愿意回家,反而来怪医院,好没道理。”

另一人听了,嘻嘻哈哈讥笑林父:“他才不觉得是犯法呢,他们专干这种犯法的事,所以以为人人都跟他们一样呢!”

“就是,人家医院帮他们找了人,调了监控,明明是他儿子自己走了,人家能怎么办嘛?他非要赖医院,以为医院是那什么戒网瘾体校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bnxuh.dzhhyy.com

pwftj.dzhhyy.com  j1v.dzhhyy.com  ghyxo.dzhhyy.com  pkwko.dzhhyy.com  uw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