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渡低头看猫,无奈的摇摇头道:“他爱抱就抱吧。”

“嗷呜嗷呜!!”听见没!!

秦湛扬脖一乐,呲出白花花的尖牙,像是在朝小白狮示威。

凡渡:……变成丧尸了,人也幼稚了。

小白狮怒了,扑过去就咬秦湛的脚踝,秦湛自然是没有痛感的,他抬脚一踢,猫崽就骨碌骨碌滚到一边儿去了,还是小公虎看不下去,才连咬带拽的把狮子崽弄走。

途中小白狮还泄愤一般把掉在地上的秦湛存粮给叼走了。

秦湛:嘤嘤嘤,那是给凡凡的!!

凡渡没眼看它们的闹剧,他安心窝在秦湛的怀里,闭眼小憩起来。

他能感受到脑内的晶核已经重新变得圆润完整,里面蕴含着不止一阶的力量。

凡渡现在起码是三阶进化者……

由于修补晶核带来体力消耗,凡渡有些困倦,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小凡,小凡,咱们到了。”

一阵拍打集装箱铁皮的声音让凡渡转醒,他发现自己还待在秦湛的怀里,而秦湛就这样眼都不眨的盯着他看到现在。

凡渡扯扯嘴角,从集装箱里出来。

刚一打开车门,浓烈的咸腥味便扑面而来,湿润的风吹拂起他的发丝,让人精神了不少。

“脸都睡出印子来了。”乔镇星笑笑,然后指向凡渡的身后:“快看,是大海。”

现在正是黄昏,海与天空之间被一道金红分割,波涛上闪着淋淋光点,数只海鸥高声呼叫,翱翔在一望无垠的海平面上。

凡渡目光晦涩,不愿直视这片让人眼眶发疼的大海。

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他自然知道这美景下潜藏着怎样的危险,许多年后,这里便是散发着恶臭的死水一滩,跟本没有任何一个基地人愿意来到附近找罪受。

乔镇星没有发现凡渡的异样,他只是挽着白茵自言自语道:“茵茵,咱们之前商量过,婚纱照要在海边拍。滨海是距离最近的了,咱们本该在这里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拍出好多好多回忆……”

凡渡不去看乔镇星和白茵的甜蜜场景,他从车上下来,踩在了柔软的金色沙子上。

现在的滨海还没有那么可怕,他走到水边,看着自己摇摇晃晃的倒影,心中一时间有些感叹。

等等……

他脸上的红印子,是啥?

凡渡忽然警觉,他想起刚刚乔镇星说的话,连忙擦了擦脸颊。

还真是个红红的印子!

秦湛蹲在一边刨沙子,不敢对上凡渡怀疑的目光。

“这哪是睡出来的,秦湛,你是不是趁我睡觉……”凡渡说不下去,这明显是裹出来的印子,不是秦湛还能有谁?

一定是他又啃又咬又亲……

凡渡揉揉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hf09e.dzhhyy.com  eyjym.dzhhyy.com  fo7q5.dzhhyy.com  vaubj.dzhhyy.com  09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