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钱浅长得不起眼,事实上,作为帅帅火光兽家的小崽子,钱浅长得还是挺漂亮的,但她和江清明一样,看起来比其他的仙门弟子要更“接地气”一些,总是端着一张笑脸,言谈举止也更“入世”。钱浅对此表示骄傲,咱是穿越位面的任务员,当然要比玄靖他们这些从小在宗门长大没什么见识的修士更会接人待物啦!

“入世二人组”出马,获得了村里人的热情接待,那个看起来年纪很大的村长还热情的邀请钱浅他们去家里吃饭,被江清明婉言谢绝了。因为村里人看起来不是很富裕,村长尽心招待客人,恐怕会给人家增添负担。

江清明拿出一些碎银子,说想要投宿,还需要打些清水,希望村民给指个路。如此简单的请求还要给钱,村里人当然很乐意,立刻有人自告奋勇的要带他们去泉水边打水。

螭焱和慕秋水去打水,村长对于江清明的投宿要求却有些犯难。村里人不富裕,也没谁家住宽敞的大屋子,这七个人一起投宿还是有些麻烦的,只能这家住一个那家住一个,让村民们给客人腾地方。

江清明刚想说无需如此麻烦,围观的一个大婶突然开了口:“村长,吴老三一家子搬去了城里,他家那个小院子还空着,那屋子虽然旧了些,但也有三间房,足够宽敞,我们赶着收拾打扫一下,将家里的被褥、竹床搬过去,也省了客人们和我们挤在一处。”

“若有空屋当然最好,免了打扰旁人。”江清明立刻笑着点点头:“村长,我们去空屋借宿就好,大伙儿也无需忙碌,用不着帮我们张罗被褥床铺。”

“哪能这样怠慢客人。”村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江清明硬塞给他的碎银子,赶忙招呼其他村民:“都别闲着,家里最好的被褥都拿出来,吴老三的屋子赶着给打扫了,天气热,客人们先去大树下头纳个凉喝口茶,我让他们赶着收拾屋子。”

其实修士们对于温度变化并没有那么介意,在妖气弥漫的扶疏鸿影境也不会觉得冷,在日头晒了一天的山下小村也不会觉得热,但村长很热情,江清明也没有继续拒绝他的好意,大家一起跟着村长到了村里的大树下坐着乘凉喝茶。

村民们手脚很快,太阳完全落山之前,空屋已经收拾好了,村长引路,带着钱浅他们一起往吴老三的空屋走去。

空屋里还有不少人,大多数是帮忙收拾屋子的女人,荒芜的院子只被简单清扫了一下,但三间屋子被打扫的很干净。屋里都点上了油灯,两侧的屋子里分散摆着竹床,上面铺着的被褥虽然很旧,但看起来还算干净,可以看出,村民们已经是尽力而为了。

村长笑得一脸热情,率先走入了吴老三的空屋,但跟着他身后的主角团脚步却是一顿。玄靖双眼微眯,只是短短一秒,他回过头朝钱浅他们轻轻摇了摇头,紧接着跟在村长身后迈步走进了屋子。

“客人莫要嫌弃简陋。”村长朝钱浅他们笑得一脸热情:“吴老三搬走已经有些时日了,这屋子日常也没人来,无人收拾,眼下时间紧也只能凑合拾掇一下。”

第1610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10)

玄靖一进院子就四处打量,院子看起来就是个寻常农家院的样子,一角堆着些木质工具,看样子已经很久没用了。玄靖回过头,递给钱浅一个隐晦的眼神,钱浅立刻心领神会,笑着开了口:“村长大伯,这屋子看起来许久没人住了,还劳烦大伙儿一起帮忙收拾,真是打搅了。”

“姑娘千万莫要客气。”村长立刻摆手:“这屋子的确空了不少日子了,吴老三一家子搬走还是前年的事吧?赶着打扫出来,姑娘莫要嫌弃简慢才好。”

“我瞧着村里人也不算多,难不成都是搬走了?”钱浅眨眨眼,端着和气的笑脸继续不露声色的打听。

“哪里。”村长连连摆手:“我们这个村子,统共也就这么十几户人家,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家家户户都有些亲戚关系,倒是有姑娘嫁到村外去,或者是从外头嫁进来的媳妇,但却很少有人搬走,这么些年了,也就是吴老三一家搬了出去。”

“原来是这样啊!”江清明也笑着开了口:“那好好的,这个吴老三怎么就搬走了啊?”

“走了也是好事。”村长答道:“这村子这么偏远,能去外头生活,谁还愿意留在这里?但村里世代都是猎户和采药人,在这里好歹还能靠山吃山,出去了,也不见得更好。都是因为穷啊!”

“大家若想要出去,不是可以跟吴老三结伴搬走吗?”钱浅问道。

“你们这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哪里知道农户的烦难。”村长打量了几眼钱浅身上上好的衣料,叹了口气:“我们便是想走,却也没有吴老三的运气。老三说起来也是我的本家侄儿,家里原本也是猎户,他爹早些年被野兽伤了腿,不能上山了,家里孩子又多,一家里只靠着老三上山打猎养活。但老三他运气倒是不错,在山上挖到了宝贝,发财了。”

“宝贝?什么宝贝?”江清明桃花眼笑意盈盈,一副感兴趣的模样,他从旁边搬来一条竹凳递给村长:“大伯您坐,仔细给我们讲讲,似乎很有趣,左右无事,我们倒是爱听这样的逸闻趣事。”

“到底是什么宝贝我可说不好。”村长坐在凳子上,朝江清明摇摇头:“吴老三开始上山养家也没多久,人突然就阔绰了,说来也怪,这山豹、老虎之类的猛兽,村里人一年到头也遇不上一回,遇上了也得大伙儿一起设陷阱围猎,但老三总能独自猎到。虎皮豹皮当然值钱,他每次去镇上,都买不少好东西,有一回还买了许多细白面的点心分给大伙,村子里人人有份,这村子穷,我活了这么大岁数,那还是头一次吃细白面的点心呢。”

“村里人没有问过他打哪猎来的猛兽啊?”钱浅一副没心机的模样:“若是有发财的法子,大伙一起赚钱多好啊。”

“问是问了,但吴老三每次都只说自己运气好,”村长叹了口气:“靠山讨生活,的确是需要几分运气,若是运气不好,上山几日空手而归是常事,这都是命。大家伙都说吴老三讨了山神大人的喜欢,没准真有几分道理。吴老三开始发财之后,村里人见过他从镇上买些小玩意和稀罕吃食带着上山,大伙都觉得大约是常给山神大人上供的,后来村里人也有样学样,买些小东西孝敬山神大人,却也没得到什么额外的运气。那些玩意儿和细点都挺贵的,大家伙平时都舍不得买给孩子,自然也不能像吴老三一样长期买了上山拜神,没什么好处,自然也没人学了。”

“那靠山吃山挺好的呀,”钱浅又开始笑眯眯的装傻:“他干嘛要搬走,在这里讨了山神大人的喜欢,不是日子越过越好?”

“人总是要往高处走的嘛!”村长笑着回答:“原本吴老三靠着卖皮毛也攒了不少铜钱,可也没想着搬家,但有一日他从山上下来,没带猎物,却抱了个挺大的陶罐,谁也没瞧见罐子里装的是什么,只是知道之后没多久,吴老三就带着一家子搬走了,大家伙儿一开始还以为他是搬去了镇上,想着以后去镇上卖货的时候,还能走个亲戚看望他,谁知他这一搬就没了音信,好几个月之后,有个货郎来了村子,带了许多老三托他捎来的东西,我们才知道,老三一家原来搬去了三百里以外的皓城。吴老三也算是不忘本,进了城还知道给村里捎些东西捎个信。”

“后来呢?”一直不言不语的慕秋水也开口发问。

“哪里有什么后来。”村长忍不住笑着摇摇头:“他搬去城里也有两年多了,眼下大约在城里过得好好的,咱们村子离城里那么远,也不能去瞧瞧他,到底怎样,咱们也不能知道。”

“他就捎过一次信吗?”玄靖眼神闪了闪。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jno.dzhhyy.com  v22gq.dzhhyy.com  fn8na.dzhhyy.com  4crk3.dzhhyy.com  i5agx.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