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很快就到了风芒面前十丈左右立于虚空之中,他并没有马上就动手,而是冲着风芒一抱拳,接着微微一笑道:“见过这位道友,道友是厉剑宗的人吧?我真的十分的好奇,道友为什么要参和到我们血杀宗与阴鬼宗的消耗战之中来呢?”

风芒看着赵海,好一会儿才沉声道:“我很佩服你的胆量,你不过是一个用法境一层的实力,竟然敢追我?如果我真的是厉剑宗的人,你也应该知道,我厉剑宗的功法,不比你血杀宗差,你追我不是在找死吗?”

赵海微微一笑道:“厉剑宗的功法,确实是比我血杀宗的要强,但是我学的功法,与一般的血杀宗功法也不太一样,之前为了救人,为了让人不会怀疑我的身份,所以我才用了血杀宗最有名的刀法,现在却不用了,我就是想看看,你厉剑宗,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

风芒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好,痛快,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个武痴,好,那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叫风芒,是厉剑宗的真传弟子,今天我也用厉剑宗的功法,好好的与斗上一斗,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赵海微微一笑,冲着风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他手一动,结出了不动明王印,也叫不动根本印,随后大声道:“临!”随着这一声传出,赵海身上的气势也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好像是与这碧血林所在的大山结合在了一起,他就是这大山,这大山就是他,他不动如山!好像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影响到他,可以让他动摇。

而风芒一看到赵海的动作,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随后他沉声道:“好,你果然不凡。”说完他手里的长剑一举,剑尖指向赵海,这是一招十分得单的仙人指路,但是随着他的动作,强大无比的剑意,从他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他的剑意与普通的剑意完全的不同,他的剑意之中,带着森森的鬼气,但是那鬼气之中,却没有任何的声音,让人感觉十分的古怪。

赵海看着风芒,微微一笑道:“你的实力也不错,好,看我这一招,血流成河!”随着赵海的声音,赵海手里的法印一变,虽然还是九字真言手印,但是这手印却变了一个样子,现在他的手印结起来如刀一样,随着他双手的挥动,在他的双手之间,突的出现了一道红芒,这红芒就像是一把宝刀一样,直往风芒斩了过去,而且这红芒的斩出,天空中出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血河,这血河直往风芒冲了过去了,就好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

赵海现在用的还是九字真言手印,不过之是九字真言手印的一个变种,名为刀印,九字真言包罗万象,可以结成刀印,剑印,甚至其它兵器印也可以结成,但是想要把九字真言手印用到这种成度,有一个前题条件,那就是你要对这件兵器十分的了解,你首先要会用这种兵器,甚至说,还要精于这种兵器,只有这样,你才能把这兵器融入到手印之中,让手印变成刀印或是剑印这样的兵器印。

而赵海对于各种兵器都十分的清楚,所以他印这样的手印,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现在他的双手就是刀,甚至比一般的法器还要强,所以赵海根本就不担心什么,双手舞动,直往风芒斩了过去。

风芒一看到这种情况,两眼微微一缩,随后他低喝道:“来的好,看着这一招,阴风阵阵!”随着他的声音,他手里的长剑突的一动,长剑竟然好像消失了一息,而天空中却出现了阵阵的阴风,这阴风是黑色的,直往血河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阴风与血河对撞上了,就在这时,就听到赵海大声道:“血流漂杵!”随着他的声时,突的在血河之中,出现了一道更加红,更加凝实的红光,直往阴风撞了过去,阴风这一下就被撞得散开了。

“好,也看我这一招,恶鬼探爪!”随着风芒的这个声音,一个漆黑的鬼爪,突的从阴风之中伸出,这一爪正好抓在了那道红光之上,更双的声音传来,鬼爪与红光同时消失,但是气劲却是四射而出,四周所有的植物,全都被气劲所折断。

“好一招恶鬼探爪,在看我这一招,血雨腥风!”赵海的声音一落,一团血云突的飘了起来,随后无数的刀光就像是雨滴一样,直往血云里落了下来,直往风芒卷了过去,这刀光真的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而且这刀光把赵海的身影给包在了其中,让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人在什么地方。

第一百九十八章 败逃

“,真的是太平常了。

一个时辰之后,风芒在一处小山上落了下来,随后他看了四周一眼,沉声道:“在下风芒,领命前来。”刚刚风芒收到了信里,就是他们宗门的长老,让他到这里来,说在这里会有人接应他,所以风芒才会跑到这里来。他的话音刚一落,几个修士就从小山的树后闪了出来,之前他们一直用敛息术躲在那里,风芒竟然没有发现他们。

那几个人中领头的那个风芒竟然认识,正是他们岛上的一位师兄,跟他的关系还不错,所以一看到那人,风芒马上就冲着他一抱拳道:“任师兄。”这位任师兄叫任远,是岛上的岛主真传弟子,实力也十分的强悍,而且为人十分仗义,风芒跟他的关系不错,一看到这位任师兄,他也就完全的放心了。

任远一看到风芒,马上就走上前来,看着风芒道:“风师弟,我听说你受伤了?怎么样?是谁伤了你?”任远还真的没有想到,风芒竟然这么快就受伤了,要知道他们可是刚刚才到碧血林这里,而风芒的实力虽然不如他,但是也十分的强悍,竟然这么快就受伤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同时也让他十分的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伤了风芒。

第一百九十九章 陷阱

风芒苦笑了一下道:“说出来丢人,我第一次偷袭的时候,选的是一个血杀宗的人,那人的实力还不到精法境,但是因为没有用本门的剑法,所以我的偷袭没有成功,本来我跟他缠斗下去的话,他也必死无疑,但是就在我跟他缠斗的时候,突然又来了一个血杀宗的人,那人虽然也是一个用法境的修士,但是刀法十分的高明,我一看以一敌二,讨不到好去,还容易暴露自己,就先离开了,但是却不想,后来跑来的那个血杀宗的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竟然找到了我,而且还知道了我的身份,我本想把他给杀了,不让他把我的身份给泄露出去,可是没有想到,他的实力竟然出奇的强,而且他还弃刀不用,用的竟然是真言手印,好像是血佛哈净的成名绝学,我与他斗了几招,本也是平手,但是他突然之间用了一个怪招,那一招看起来有点像是阴鬼宗的万鬼神爪,但是却又不像阴鬼宗的功法,反到像是血杀宗的功法,我一时不察,竟然被他重伤,现在我虽然用丹药把伤势给压制住了,但是在想动手,却是不行了,所以只能请长老让我回宗门疗伤了。”

任远一听风芒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一脸惊容的道:“师弟,你说的可是真的?伤你的人,竟然是血杀宗的一个用法境的弟子?”任远有些吃惊的看着风芒,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伤风芒的竟然会是血杀宗用法境的弟子。

风芒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是,是血杀宗的一个用法境的引子,但是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可以用正常的情况来看,他实力绝对不止用法境,他的实力十分的强悍,血杀宗的血战八式,在他的手里,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他的刀法可以说是我遇到过的修士里最好的一个,虽然修为不如我,但是就算是我全力跟他对战,也没有胜他的把握,对了,此人姓赵,但是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却不知道。”

任远点了点头,随后抓起了风芒的左腕,一股法力进入到了风芒的体内,好一会儿他才放开了手,看着风芒道:“确实是,你内腑受伤很重,要是不回去静养几个月的话,就会留下暗伤,好了,你回去吧,如果我遇到这个血杀宗的修士的话,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风芒一听任远这么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是,那就多谢任师兄了,任师兄,你要是遇到那个血杀宗的修士,一定要小心,此人手段很多,而且跟我交手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出全力,所以你一定要小心那。”

任远一听风芒这么说,点了点头道:“好,你就放心好了,我会小心的,你先回去吧,你的伤不能在拖了。”任远十分的清楚,风芒的伤真的不能在拖了,他还要从这里飞回到结义岛那里,这就需要十天的时间,然后在从结义岛那里回到厉剑宗,这也需要一些时间,他要是在拖下去的话,怕是就会留下暗伤了。

风芒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冲着任远一抱拳,接着这才转身飞走了,任远看着风芒飞走,他这才拿出了一个通信法阵,又拿出了玉简,往玉简里输入了一些内容之后,这才把玉简放到了通信法阵上,随后通信法阵上白光一闪,玉简就消失不见了。不一会儿,又一块玉简出现在了通信法阵上,任远拿起来一看,点了点头,转头对其它人道:“走吧,我们回去吧,师叔已经同意风师弟离开了。”其它几人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跟着任远一起离开了。

而这时赵海却一脸平静的睁开了眼睛,喃喃道:“有意思,看来这厉剑宗准备的还很充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其它宗门的人。”说完赵海看了四周一眼,接着身形一动,直往远处飞去,他感觉碧血林这里的事情,好像已经脱离了血杀宗和阴鬼宗的控制了。

不过赵海并没有担心什么,相反的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反到是好事儿,现在那些炼法境的修士他对付不了,但是精法境的修士,他却不怕,就算是精法境八、九层的修士,他也不担心什么,跟对方交手,他就算是不能杀死对方,击败对方也是有可以的。

而且赵海现在还真的很想跟其它各宗门的弟子交交手,看一看他们的功法都是什么样的,跟各宗门的弟子交手,不但可以推算出他人的功法,还可以通过跟不同的人交手,发现自己的金莲九变经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这才是他最重要的目地。

赵海现在之所以往这个方向走,就是因为从那个方向,传来了血杀宗的追踪气息,也就是说,在那里有一个阴鬼宗的人,虽然说现在在碧血林这里,有很多其它宗门的人,但是阴鬼宗的人,还是他最大的目标,所以他最先要对付的,还是阴鬼宗的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bcnxr.dzhhyy.com

9h1un.dzhhyy.com  cjcdb.dzhhyy.com  94exe.dzhhyy.com  r1ab8.dzhhyy.com  trx.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