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夫人劝道:“这世道,咱们这些妇道人家能做得了什么主,咱们女人啊,就得认命!何况,怎么他就是你的依靠呢?你是我跟元帅的女儿,再怎么着,也不会不管你啊!”这言下之意就是,万一朱元璋死了,那么,回头安排再嫁一次就是了,只要郭子兴还是元帅,那么,他的养女肯定是不愁嫁的。这等乱世也不讲究什么名节,天下纷乱,寡妇人家,再嫁的不知道有多少!下面那些人就算是为了讨好郭子兴,也是不介意娶她的。

舒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终咬了咬牙,只得又求道:“那求娘怜悯,一日夫妻百日恩,让女儿去见一见国瑞吧!”说着,直接下了狠心,对着张夫人跪了下来,心里却是哀叹道,自个上辈子除了父母过世的时候跪过,什么时候跪过别人呢?只是到了这个人命不如狗的世道,也只能忍一忍了。

张夫人瞧着一向坚强的养女这副模样,终于松了口,叫人拿了对牌过来,指点了一下朱元璋被关的地方,让养女去前院那边见一见女婿。

第3章 马皇后

从舒云得到消息到现在,朱元璋已经被关了一天多了,他是昨天过来汇报军务的时候被郭子兴抓住了把柄关起来的,如今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只怕是水米未进。

舒云上辈子上学的时候,因为父母过世,自个一开始也不会做饭,在外面吃总觉得味道不对,有一阵子吃饭就非常不规律,结果熬出了胃病,后来一直不太好,一直到自个工作稳定了之后,才算是慢慢调理得差不多了,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前些年到处闹灾荒,像是朱元璋这样出身的,估计没一个胃好的,这饿了这么长时间,只怕胃早就开始造反了。

舒云想来想去,还是得给朱元璋弄点吃的,因此,出了角门,她犹豫了一下,便躲着人往前院的大厨房走了过去。倒不是什么男女大防,这种乱世,讲究不了这个!只是,她担心被人看见。好在,似乎马秀秀的身体比她原本耳聪目明得多,也有可能是历史的惯性,起码舒云这一路上顺利躲开了巡视的人,到了厨房的时候,正好看见几个似乎是厨子的人用簸箕端着几大簸箕的粗面烙饼出去了。

舒云没听到里面有人声,便闪身进了厨房,里面果然一个人都没有,里面的灶台火应该是刚刚熄掉,舒云掀开沉重的锅盖,发现里面只有一大锅热水,另一个灶眼上的铁锅里更是什么都没有,舒云找了找才看到一个砖土垒的像是火炉一样的东西,这会儿还热气腾腾的,她凑过去揭开上头的盖子,发现炉子内壁还留着大约二三十个足有人头大的烙饼,就是之前厨子端出去的那种。

舒云心中暗骂,这些厨子难道只会做烙饼吗?不过,舒云很快从马秀秀的记忆里头弄明白了,这儿是前院的大厨房,就是供应家里的家丁亲卫吃饭的,能有烙饼这种干饭吃已经不错了,起码是干的,也比馒头实在。外头那些打仗的普通兵士,平常只有稀的,只有大战之前或者是大胜之后才能混到点干的,运气好,还能在肉汤里头捞到点筋骨啃一啃。没办法,蒙古人占领中原多年,横征暴敛,杀人无算,可以说是千里无鸡鸣,白骨露於野,大量的田地被荒废,就算生产出了粮食,也被官府强征走了!何况,前几年的时候又遇上了灾荒,要不是因为这个,也没这么多义军冒出来。濠州如今能有足够的粮食,还是因为郭子兴他们这些人攻占了濠州附近,打下了官仓,又杀了一批囤积居奇的奸商,接着尽可能恢复了一部分生产,才有了如今的光景。

在马秀秀记忆里头,她还在郭府作养女的时候,也得三五天才能见到一次荤腥,但是能吃饱,已经算是非常殷实了!这年头,真正过得比较好的,就是那些蒙古贵族,还有投靠了那些蒙古人的官吏。郭子兴当年早早就加入了白莲教,白莲教教义在那里,他又心有大志,怎么能太过奢侈呢?当然了,如果遇到郭子兴在正院吃饭,肯定会多加几个好菜的,谁让他是一家之主呢!

所以,哪怕郭子兴占据了濠州,但是濠州除了郭子兴,还有几个元帅分权,大家实力差得也不多,一个个都拼命往自己怀里扒拉东西,郭子兴虽说算是比较强势的一个,但是郭府的粮食物资储备还没到能够让家里的那些家丁亲卫都吃香喝辣的地步,像是这种烙饼,在这个缺少油水的时代,其实也就是能让人吃个半饱而已。

火炉里的炭还在燃烧,一靠近都有一股子热浪扑过来,舒云四处看了看,别说是什么油纸了,连个干荷叶都没看见,也没什么可以包裹的东西,她又不能跟那些厨子一样,明目张胆地弄个什么篮子盘子之类的。舒云找了半天,只得找了两根筷子,小心翼翼地夹了两块烙饼出来,多了也不行,这玩意实在是比较大,藏哪儿都容易被发现。现在舒云开始怀念上辈子的衣服了,别的不说,衣服上头口袋多啊,就算是个围裙,面前还有个兜呢!

忽然外面似乎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舒云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将烙饼往衣襟里头一塞,顿时就觉得胸口一烫,当下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没跳起来。别说是上辈子了,就算是这辈子,马秀秀也没受过这个苦,最多是学习女红的时候被针扎过手指头。

这时候已经是四月了,舒云身上里外也就是三四件衣服,就是那种交领衣裙,料子也不算厚实,但是如果放在外裙里头外面看着就非常明显了,舒云只得放在了里衣和中衣中间,问题是,里衣也就是肚兜,是细布衬着细纱的,就薄薄两层。

这下子跟贴肉放几乎就没什么区别了。舒云正犹豫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声音更近了一点。舒云做贼心虚,几乎跟兔子一样,飞快地从厨房里钻了出去,回想了一下方向,就小跑着去找朱元璋了。没办法,怀里的那烙饼简直快要把她给烫死了。

好在那里离得并不远,门口一个家丁懒洋洋地守着,看到舒云过来,赶紧站直了,上前行了一礼:“小的见过姑奶奶!”

舒云紧张地出示了张夫人的对牌,说道:“这位小哥,夫人允我过来探望丈夫!”咬了咬牙,舒云褪下了腕上的绞丝银镯,递了过去:“还请小哥行个方便!”

那个家丁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银镯收了下来,不要白不要,再说了,就算是朱元璋死了,舒云还是家里的大小姐,回头再嫁的也不会太差,自然不能得罪狠了,当下说道:“既然是夫人的命令,那姑奶奶就进去吧,姑奶奶尽管与姑爷说话,小的在外头等着就是了!”

说着,他摸出钥匙,打开了门,舒云又谢了一声,这才赶紧走了进去。

朱元璋正靠在墙角养神,与舒云所想的不同,他看起来并没什么异样。他前面二十几年苦惯了,估计生下来就没吃过几顿饱饭,饿上一天什么的,这种事情早就习惯了好吧!还不如修生养息,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出去呢!

他之前就听到外面的声音,这会儿看到舒云进来,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来。而舒云看到朱元璋脸上的笑意,莫名地,心里头就流露出一点酸楚来,她定了定神,回忆了一下以前的称呼,轻呼了一声:“国瑞!”

外面,那个护卫已经将门关上了,朱元璋从没想过强行破门,他又不是什么百人敌千人敌的武将,真要是跑了,郭子兴更有理由将他干掉。因此他只是说道:“秀秀,你怎么来了?”

舒云这会儿已经觉得自个快被烫死了,她疾步走过去,蹲了下来,从怀里将那两块烙饼掏了出来,递给了朱元璋:“国瑞,这饼你先藏起来慢慢吃,我回头就想办法救你出来,你千万要坚持住!”

朱元璋接过烙饼,就觉得有些烫手,顿时就是一愣,毫不在意地将烙饼丢在地上,就去解舒云的衣服。

第4章 马皇后

舒云还没反应过来,主要是这个时代的衣服,不像是上辈子,有拉链,有纽扣暗扣,靠的无非就是系带,汗巾之类的,因此,朱元璋很快就拉开了交领,顺手一扯,肚兜的系带也被解开了,一下子就露出了被烫得通红,还起了好些个明显水泡的胸口。

舒云羞赧地胡乱将衣服拢了起来,虽说里衣料子比较细,她还是感觉一阵刺痛,差点没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烫伤,估计肯定要留疤了!但是她这会儿来不及想这些了,她可没跟异性坦诚相见过,哪怕如今比起上辈子来说,还是个平胸,这也不是能随便给人看的。

朱元璋却是神情凝重,眼圈居然微微一红,他伸手握住了舒云的手,郑重地说道:“秀秀,我绝不负你!”

作为一个母胎单身狗,舒云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根本没长这根神经啊,因此,她只得抿了抿嘴,有些不自在地说道:“夫妻一体,说这些做什么!国瑞,你先将这收起来,回去之后我再想办法,若是不行,过两日,我再来看你!”

朱元璋知道自个妻子的能力,他点了点头,又问起了家里的情况。舒云挑了点说了,又表示,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将他救出来,其他的事情,还是要等等再说。


wuc1.dzhhyy.com  tan.dzhhyy.com  ruvg.dzhhyy.com  e2aw.dzhhyy.com  yt1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yvha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