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东西是他跑了半个城,从一家米其林星级餐厅打包来的。可和桌上普普通通的三菜一汤比起来,这食盒怎么看怎么砢碜。

餐桌很大,颜言和傅侑珩一人占了一头。

段瑞伺候着把盒子打开,里面是骨瓷碟装着精致的菜肴,被小心地放在木质隔层食盒里,看上去卖相不错。

也是中式的三菜一汤,配两碗米饭。

可即使如此,段瑞还是不断瞥颜言那边,想吃的心情呼之欲出。

把饭菜给傅侑珩布置好了,段瑞也拿了一碗饭。

傅侑珩开始吃饭,段瑞也开始看着颜言那边的三菜一汤,开始吃饭。

“段瑞,一起吃呀。”颜言注意到他视线,笑眯眯朝他说,眼神却落在傅侑珩身上。

只见他双目微垂,修长手指擒着筷子伸出,夹出一团如白玉一样的米饭慢慢放入口中咀嚼几下,接着又伸出筷子夹一片菜。

一口饭一口菜,十分有规律。

这男人不理自己,颜言也干脆不去撩他,埋头吃饭。

这么好吃的饭菜,她多少年没吃过了,一定要多吃一点,才不会为了看男人抛弃食物呢,哼。

此时段瑞觉得特别痛苦,痛苦到食不知味。

他真的好想尝一尝颜言那边的菜啊……一口,一口就好!

就在他麻木吃了半碗饭之后,傅侑珩终于放下了筷子。

“吃完了,记得把这些收掉再走。”他说完,用湿巾小心擦了擦唇边和手指,慢慢推着轮椅回房。

房门关上的瞬间,恶魔的低语就响了起来。

“段瑞,吃不吃呀?”

段瑞怆然起身,在颜言旁边坐下,愧疚中带着兴奋,伸出了筷子。

看着他,颜言笑得十分和蔼可亲。

夜里时候,颜言打扫出了一间房,睡了进去。

傅侑珩对她的行为没有任何表达,仿佛颜言就是一个透明人一般,根本不存在。

颜言也没当回事儿,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时,还在想客厅的灯还没装,明天要琢磨一下怎么装灯。

今天吃饭时候她还偷偷问了段瑞,傅侑珩整日在房间干什么,段瑞倒是口风紧,一个字都没说。

这么老在房间里也不是事儿……颜言迷蒙中想着,得出去走走身体才好……

“叮叮叮……”

十一点过了一刻,一阵手机铃声把颜言吵醒,她烦躁地接起了手机,喂了一声。

“言言,不是说好今晚约了任总吗……”

那头声音怯怯的,夹在一片噪杂的乐声里,颜言差点没听见她说的什么。

这声音耳熟,是宁书雪。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k1vk.dzhhyy.com  005t.dzhhyy.com  ci2x.dzhhyy.com  33lq1.dzhhyy.com  a3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