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语音通话的铃声惊醒童云清脱缰的思绪,抬头就见苏千凉又去了阳台,她暗搓搓地跟了上去。

“乖乖,看到我发给你的照片了吗?你的书里有蟑螂标本。”

“……”这锅苏上尉坚决不替原主背,“不是我夹死的!”

沈清的笑声很愉悦,“行,是我夹死的。这本脏了,我明天再去买一本新的给你吧,旧的就留在我这好了。”

“你刚回国还是倒时差吧,一本许久没看的书,等我想看了再买本新的也可以。”

“没事。”那头传来清脆的书页翻页的声音,“明天陪外婆检查身体,回来的路上路过书店和外婆一起进去逛逛,你知道的,外婆喜欢书也喜欢书店。”

这些本应该是苏上尉替原主做的,被沈清做了就有种欠他的感觉。

“谢谢,等我回来请你吃饭。外婆的体检结果还请发我一份,不论是好是坏,别有隐瞒,别听外婆的。”

“是是是,我都听你的。”沈清的语气很无奈,“很晚了,你早点睡吧,晚安。”

挂了电话,阳台安静下来后寂静得可怕,苏千凉很有给顾湛打电话的冲动。

兴许是今晚接触原主的家人朋友多了,不得不扮演原主,竟让她有了倾诉的**。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陪在她身边的顾湛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不行。

苏上尉深吸一口气,再吐出的时候,心情恢复平静。

房间里,童云清侧躺在床上,面色复杂至极,捏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儿子。

偷听不好,她听了一句实在忍受不了那种罪恶感跑了回来,但仅有的那句“不是我夹死的”是啥意思哦?

什么死了,还是夹死的方式?儿媳妇和X道有关系吗?

脑洞开错地方的童云清一个晚上没睡好觉,一会儿梦到苏千凉扛着火箭筒和人深海码头火拼,一会儿梦到苏千凉狰狞地要用大腿夹死她,噩梦连连。

第二天预定的计划是婆媳俩继续血拼,童云清的状态不佳,拼了一条街就哈欠连天,不得不叫司机来接。

司机没来,来的是顾修杰和顾湛。

童云清赶走副驾驶座的顾湛,自己坐了上去,上去就放倒座椅,逼得后座的顾湛和苏千凉挤在小小的位置上。

顾湛表面无奈,内心十足欢喜,紧紧地贴着一天又五个小时十六分钟不见的媳妇。

“累不累?”

苏上尉不怕熬夜蹲点,不怕连夜行军,却对不停拍拍拍和买买买有了心理阴影。

“有点。”

“靠我睡一会儿,到了我喊你。”顾湛往椅背上靠,压着苏千凉靠在他身上,苏千凉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闭上了眼。

不知过去多久,“叮”的一声。

苏千凉还记挂着外婆体检报告的事,眯着眼摸出手机解锁,果然是沈清发来的。

沈清:【[图][图]】

沈清:【不要担心,外婆身体健康,就是血压有点高,是年纪大的人通常会有的病,平时多注意一点就好了。】


hs9m3.dzhhyy.com  o1r.dzhhyy.com  1rm.dzhhyy.com  gg4.dzhhyy.com  0m7.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xogs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