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儿,你跟王妈妈一起过去。”

欢颜在来之前,已经跟琼儿提前过,琼儿知道自己待会儿重点要盘点的就是首饰,尤其是镯子之类的。

顾诗淇闻言,心中猛地一紧,不由看向自己的娘亲,陈氏这个时候也是心慌意乱,她万万没想到顾欢颜这么快就要查点方悠然的嫁妆。

原本她想着,这新娘子嫁进来之后,肯定要跟夫君两个甜甜蜜蜜黏在一起一阵儿。等她想起要盘点自己嫁妆的时候,估计大半月都过去了,到那个时候就算她发现自己的嫁妆里少了一对翡翠镯子,也怀疑不到自己的头上来。

再说了,方家给她准备了这么多嫁妆,左右也不过是丢了一对翡翠镯子而已,在这么多的嫁妆里,这一对翡翠镯子也算不了什么。方悠然又是一个刚嫁进来的新妇,想来也不会为了这一对翡翠镯子,质问自己婆家人,很有可能就那么算了。

陈氏考虑得是不错,若是欢颜没有发现此事,说不定就这么被她给糊弄过去了。方悠然的确是不会在乎这么一对翡翠镯子,就算发现了,也不会生什么事的。

偏生她运气不好,被欢颜给看出来了。

方悠然的嫁妆很多,琼儿和那王妈妈盘点了大半天,才终于将所有的东西都查过一遍。

“回小姐的话,少夫人的嫁妆里……少了一对翡翠镯子。”

欢颜的眼睛看向陈氏的左手,不是一只,而是一对?她应该是怕被人发现,所以将另外一只也给一起拿走了吧?

欢颜沉下脸来,昨日自己分明已经给过她机会了,若是她心里还有些明白,就该在昨晚悄悄把那镯子给放回去,自己给了她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她竟然还不肯将镯子给还回去。那就别怪自己当众戳穿了。

“你们可差点清楚了?确实少了一对翡翠镯子?”

“奴婢和王妈妈不敢马虎,来回对了两遍,就是少了一对翡翠镯子。”

这时候王妈妈也是上前来,“回世子妃的话,确实如此。”

“那其他东西呢?还有少的吗?”

“没有了,就只少了一对翡翠镯子。”

欢颜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就是看向了顾诗淇的母亲陈氏,“姨娘,你还不把镯子拿出来,还给悠然吗?”

陈氏一下子被欢颜点了名,浑身僵了一瞬,方才强压着内心里慌乱,抬眸看向欢颜,“世子妃,无凭无据的,你可不要随便冤枉人。”

“我冤枉你?若不是我想着,你约莫不是故意的,就不会特意给了你一个晚上,将镯子放回去的机会了。是你自己非要将事情闹到如此尴尬的地步的。我原本是想悄悄地揭过这件事,大家面子上都好看,可姨娘却偏偏不给我这个机会啊。”

顾立明见欢颜言之凿凿,也是皱眉看向陈氏,“果真是你拿了悠然嫁妆里的镯子?”

“不是我,是顾欢颜她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那好,我来问问姨娘,你手上的伤究竟是怎么磕的,才会磕成这个样子?琼儿,你去打盆水来,给姨娘擦擦手。”

琼儿立刻转身出去,很快端了盆水来,浸湿了帕子之后,上前就要给陈氏擦手。陈氏自然不肯,欢颜则沉下脸来,厉声道:“若真不是你做的,你怕什么?!”

陈氏被欢颜这般厉声给吓到了,不由得愣了神,而就趁着她愣神的这片刻,琼儿利落地将她左手上涂的脂粉给擦掉,露出那明显红肿的一圈儿来。

“陈姨娘,如今你还狡辩吗?你手上的这伤怎么可能是磕到床边磕出来的,这分明是取镯子取不下来的时候弄伤的。”

说话的同时,欢颜还特意将自己手上的戴着的镯子缓缓往外挪动,却并不完全取下,手指微张,正好卡在跟陈氏伤痕相同的位置。

“父亲,我已经询问过府里的下人了,方家把悠然的嫁妆送来的那天,我离开之后,您和陈姨娘一起去看了那些嫁妆是吧?您是否先行离开,留了陈姨娘一个人在那里?”

顾立明此时也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离开之后,她偷拿了方家送来的嫁妆,便是恶狠狠地瞪向陈氏。

“我还打听到,那天陈姨娘看过方家送来的嫁妆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还说自己的身子不舒服,不跟父亲你们一起吃晚饭了。我想,那个时候她的左手上正戴着翡翠镯子,却怎么都取不下来,为了怕你们看见,所以才故意称病,没有出来一起吃晚饭。”

听欢颜这么说完,在场的其他人都是看向陈氏。


yhhxf.dzhhyy.com  n5n.dzhhyy.com  yvx.dzhhyy.com  fen.dzhhyy.com  ub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xhvy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