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在家里,有些不方便啊,夫人,你忘了咱们家里要准备安安的嫁妆的事儿了吗?虽然之前的事儿,厥儿算是放下了,但是谁知道他心里会不会有疙瘩呢?让他在家里看着,这不是给他心里添堵吗?”玄世璟无奈说道:“再者说,让厥儿住在书院,跟医儿住在一块儿,还有点儿别的好处。”

“什么好处?”晋阳问道。

“既然咱们都已经知道,刺杀厥儿的背后主使是越王殿下,那厥儿自己心里能不清楚吗?就算他猜不到,皇后娘娘呢?她能猜不到吗?皇后娘娘是陛下的枕边人,陛下心里清楚这件事,必定是要与皇后娘娘通气一番的,不然后宫之中也不好安稳下来不是,既然皇后娘娘知道,能不告诫自己的儿子吗?”玄世璟说道:“厥儿知道刺杀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大哥,那他对皇家皇子之间的兄弟之情,还会心存希望,心存善念吗?我只是不想让厥儿对兄弟之间的情分,彻底绝望罢了。

“陛下属意厥儿做太子,不然也不会在厥儿身上费这么大的周折了,将来厥儿真的做了太子,几十年之后,做了皇帝,要是厥儿心里对自家兄弟都没了情分,那陛下其它的皇子,会不会跟着倒霉?所以啊,这种事儿,这种苗头,不能有,要扼杀在摇篮里。”

不管怎么说,兄弟之间,自相残杀,总是不对的。

“至于厥儿住进医学院之中,暂时有一段时间,咱们可以不用管,只需要知道他的动向就够了。”玄世璟说道:“给他一些时间,也让他放松放松心情,总不能一直都绷着脑子里的那根弦,绷得太紧,容易断啊。”

晋阳仔细想了想玄世璟的话,的确是高瞻远瞩,有些道理,仔细琢磨的话,也琢磨不出什么别的来。

这样做,其实也挺好的。

“那这样的话,书院那边儿的安全,可就得更加上心一些了,要不,把家里的护卫也增派过去一些?”晋阳问道。

玄世璟笑了笑,说道:“无妨,书院的安全,还用得着咱们担心吗?”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态度明确

李医在书院,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就算李厥也住进了书院,那书院那边儿,身份最尊贵的也不是李厥。

别忘了,书院还有一尊大佛呢。

太上皇李二陛下不是还在书院吗?谁撒野敢撒到书院去?

而且,刺杀李厥的是越王李象,李象早就已经离开长安城到封地去了,他的手再长,也不会伸到庄子上来,即便是先前在长安城留下了什么人,估计也早就被陛下的百骑司给清理干净了。

已经出了那样一档子事儿,陛下又怎么会容忍再出现第二次,因此,李象在长安城的残余势力,最好是清理的干干净净,越干净越好,这样也能告诉李象陛下的意思,那位子,就别想了,安安稳稳的在封地做个王爷吧,没什么不好的,那位子不是你一个庶出的皇子能够肖想的。

除却李象想不开之外,谁还会想对李厥下手?形式已经如此明朗了,再去得罪李厥,得罪苏皇后,冒着被抄家灭族的危险去伤害李厥,这种人是要有多想不开?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晋阳说道:“皇兄也着实是给你找了个苦差事。”

玄世璟笑道:“虽然是件苦差事,但凡事都有两面性,也不是完全都是坏事儿啊,这不也是玄家的一个机会吗?若是将来厥儿真的成了太子,几十年后,做了皇帝,至少能念着今天的这份师徒情谊,未来就算澈儿不成器,至少也能过个富家翁的日子不是?”

还不是普通的富家翁的日子,有钱没权难免遭人惦记,玄家有钱,将来有他跟李厥的这层情谊,就算玄世璟不在了,玄家玄澈当家了,李厥能不念着这份情,对玄澈照顾一二?

现在玄世璟做的打算,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玄家的以后。

?晋阳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家大业大,看似风光无限,但是背地里的烦恼,也是寻常人所想不到的。

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有着什么样的担忧,百姓家有百姓家的担忧,富贵人家有富贵人家的担忧,人生烦恼识字始,谁都逃不掉,古人诚不欺我。

一连着好几天,每天李医都会带着李厥在书院里走走逛逛,带着他认识书院里的学生,不管是医学院的,还是文学院的,又或者是兵学院的。

而每逢见到熟人,李医就会温和的跟人家介绍,身边儿的李厥是他的弟弟,来庄子上的书院住段日子,过来陪着他的。

李医的身份,书院里的学生大多数也都知道,李医的弟弟,不也是皇子吗?

而且有的人也知道李厥的名字,知道李厥的身份。

毕竟是当今陛下的儿子,皇后娘娘嫡出的儿子,封了王爵的。

当李医向别人介绍李厥是他弟弟的时候,李厥也会面带微笑的跟对方认识,打招呼,后来一回生,二回熟,李厥也在书院里混熟了。

李厥比李医出来活动的时间更多,李医在外面转悠一会儿,就得被福康推回去休息,而李厥可以继续留在外头。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vaopk.dzhhyy.com

hlsip.dzhhyy.com  h6n.dzhhyy.com  8952u.dzhhyy.com  q1e09.dzhhyy.com  sl3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