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童此举,早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几乎没有任何的停留,操控着那道最粗的紫色天雷,朝着鬼童闪身的落脚点狂劈了过去!

与此同时,我又一次手捏法诀,这时候,散落在地上的九枚铜钱仿佛接到了某种命令,立刻组成了一柄匕首,朝着雪童的鬼体飞射而去!

一道震耳欲聋的爆响声轰然炸开,震的木床上的张廷栋直捂双耳!

场中,只见那道大腿粗细的紫色天雷稳稳的命中了雪童的鬼体,强悍的雷电之力将雪童的鬼体轰的摇摇欲坠!

一招九天惊雷咒虽然没有直接将雪童轰的魂飞魄散,但我第二波的攻势,也已经开启了!

只见那柄盛世匕首犹如一道金色流光,划破虚空,笔直的刺入了雪童的胸口,然后没入,最后透体而出!

雪童被天雷轰炸,又被罡气强劲的盛世匕首洞穿了鬼体,接连的遭受重创,雪童的鬼体已经开始不稳的闪烁起来了!

第六百零八章 激战雪童(下)

我之前说过,这雪童一定是修练过某种秘法,导致它可以完全无视物理攻击,进而,它才能从容的避开,被我开启了阴阳眼的周总管的攻击。

而我之前的镇鬼符,还有九天惊雷咒,都属于符咒,蕴涵了无匹罡气的盛世匕首,则是属于法器一类,通俗的说,这些都算是法术攻击,而这“法术”二字,也可以理解成法器与道术。

再看内室中,雪童站在床前不远处,全身都在颤抖,鬼体也是一闪一闪,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塌似的,那双完全被雪白色占据的眼睛,散发着阴森的幽光,充满怨恨的盯着我。

说实话,哥们我也被很多鬼盯着看过,可没有任何一只鬼的眼神,能与雪童这般怨恨的目光相提并论,甚至于,我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雪童带给我的不适感觉强压了下去,旋即便大声喊道:“周总管!趁着雪童鬼体虚弱,马上把张老爷子带到房间的角落里去,不要让张老爷子离雪童太近!”

周总管闻言,当即纵身跃起,绕过了雪童,搀扶着张廷栋,飞快的跑到了距离雪童最远的房间角落里。

张廷栋暂时安全,我也可以集中全部注意力来对付雪童了。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这雪童硬抗了我目前所掌握的最强符咒,银级符咒九天惊雷咒,接着又被我手上最强的法器,盛世匕首来了一个透心凉!

如此强悍的双重打击,就算是当初完成了蜕变的子鬼,恐怕也得烟消云散,可这雪童只是鬼体被我打的虚幻了一些,并没有要烟消云散的趋势,看来,这雪童的强大,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想象,甚至于,我敢肯定,它比进化之后的子鬼,更生猛!

“难道要动用楚家鬼脉之力?”我皱着眉头,心中暗衬了起来。

说真的,我还真不想动用鬼脉之力,因为我一旦动用鬼脉之力,精神力便会被抽空,到时候,若是再遇上隐藏在暗处的阴阳师,那我岂不是任人宰割了?

可如果不动用鬼脉之力,我又凭什么和雪童斗?

我最强的符咒和最强的法器都没办法将雪童抹杀,就算我再用盛世匕首刺它几下,也只能削弱它的鬼力,根本不可能将它彻底抹杀!

鬼脉之力,是我最后的底牌,用了,我可以和雪童殊死一拼,可如果不用鬼脉之力,等雪童将被我打散的阴气再次凝聚到一起之后,估计不仅张廷栋要死,连周总管,甚至是我,都岌岌可危!

我在思索破敌之策,而另一边的雪童,则在疯狂的吸收四面八方的阴气,被我两次重创之后,已经闪烁不稳的鬼体,此时竟然逐渐变得实质了起来,看样子,雪童就快要恢复完毕了!

“桀桀……你对我,好像已经束手无策了……”雪童朝着我发出了得意的怪笑声,“如果你没有更厉害的法术,那就去死吧!”

雪童的白眼中,残虐的杀意疯狂的爆闪而出!

很显然,雪童现在已经将我,列为它的头号目标了,因为我刚才那两下,好像真把它给打疼了!

“想要我性命的人太多了,你算老几?”我冷笑一声。

虽然我脸上无比的平静,但内心中却是震撼不已,想不到,我竟然会在石市的张家老宅,遇到雪童这种传说中的妖怪,真不知道这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我必杀你!”雪童真的被我激怒了,当即狂嚎一声,周身的鬼气突然翻腾而起,澎湃浩荡!

强劲无匹的鬼气,肆意在内室中翻滚不休,桌椅木床尽数被震的寸断碎裂,甚至连大理石的地面,都开始不断的龟裂开来!


dy7j0.dzhhyy.com  7pavb.dzhhyy.com  e18.dzhhyy.com  u5c.dzhhyy.com  yfqf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tqfs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