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秋澜轻描淡写地道:“还能是什么情况?玩过头了呗。到底婴灵无辜,超度了也是功德。”

江修睿闻言叹了一口气,唱了一声“太乙救苦天尊”,又道:“也是造孽啊。罢了,这件事情我们玄灵观接了,这回算是贫道欠你一个人情,回头去玄枢观找你喝茶。”

说完,江修睿就挂断了电话。曹秋澜目瞪口呆地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心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抢着挂电话了?最关键的是,“怎么是他来玄枢观找我喝茶?应该是我去玄灵观找他喝茶才对的吧?!”明明欠人情的是江修睿,为什么是他接待江修睿而不是反过来?!不存在的!不可能的!

如果换做别人感这么对待曹秋澜,董一言肯定是要小小地教训对方一下的,不过江修睿的话就算了。曹秋澜和江修睿之间的恩恩怨怨,董一言清楚得很。他也知道,这就是曹秋澜和江修睿之间的相处方式,如果哪一天改了,恐怕曹秋澜才要觉得不高兴,有这样一个损友也挺不错。

且不说李妍依那边的情况,次日,曹秋澜带着礼物去参加了田毅新店的开业典礼。典礼没什么好说的,就和所有的开业典礼一样,因为开业当天打折的缘故,开业之后客人还挺多。

至于来参加开业典礼的来宾,有时间留下来吃饭的,田毅特意留了一个大包厢用来招待他们。不过曹秋澜和董一言是不在其中的,田毅知道曹秋澜不耐烦这种场合,另外给他准备了小包厢。

田毅还要招待别的客人,精致的小包厢里只有曹秋澜和董一言两个人,和约会也没差了。

菜色田毅事先就已经吩咐过厨房了,不需要曹秋澜他们操心,也绝对不会让曹秋澜看到任何他忌口的东西,十分用心了。等曹秋澜和董一言这边吃得差不多了,田毅才送走另外一拨客人,到了小包厢里,笑道:“嘿嘿,我现在来,没有打扰你们什么吧?”

也是因为知道曹秋澜和董一言肯定更享受二人世界,田毅才特意没有过来打扰他们。以他和曹秋澜之间的关系,虽然还是需要礼节和用心,但已经不需要表面上的客套了。

曹秋澜随手拿起一片装饰用的叶子扔到了田毅的身上,就算是自己的回答了。

闹过之后,曹秋澜正色问道:“昨天说的玉佩,你带过来了吧?”

田毅闻言也收敛起了脸上嬉笑的表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递给曹秋澜。

“就是这个,我刚刚顺路去办公室拿过来了,你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曹秋澜把玉佩从盒子里取了出来,拿在手里把玩了一圈,沉吟道:“这是死玉。”听到这个名词,田毅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对玉石不算了解,但死玉这个词,一听就不是好词,自己的姑姑送了他一块死玉,还说是一片心意,想到这里,田毅心里就痛快不起来。

曹秋澜继续说道:“所谓死玉,是和活玉相对的一个概念。活玉就是指经过长期佩戴的玉,所以死玉倒也不是说一定就不好,刚刚从原石里开出来的,刚刚雕琢成型的玉饰,人戴的时间长了这种死玉就会变成活玉。但是也有一些死玉,人是绝对不能戴的。”

“其一,也是普通人了解比较多的一种死玉,就是陪葬品。墓葬里出土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必然沾染了很多阴气、煞气、秽气,人体长期接触这种负面的能量,运势就会变低,身体也会变得更差。其二,就是一般人所不知道的了,我们道教喜欢用死玉来封魂。”

“我们捉鬼,如果不能马上超度了,就会把鬼暂时封印在玉器里。这种死玉,因为曾经封过鬼的缘故,阴气也很重,普通人是绝对不能佩戴的。你的这个玉佩,可能就是这两者其中之一。”

第145章 闹剧

田毅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干涩地说道:“所以说,确实是我姑姑想要害我了?”虽然昨天就从母亲那儿得知,自家和姑姑家的亲昵关系水分很大,但真确定了这一点,他还是觉得无法接受。

曹秋澜想了想,说道:“虽然我现在已经确定,你的运势变低,确实是因为这块玉佩的缘故。但倒也未必一定是你姑姑的手笔,或许她也并不知情,只是运气不好买到了死玉。也有可能是有人想要借你姑姑的手害你。当然,我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就是你姑姑手笔的可能性也很大。”

也是因为两个人的关系不需要太多的遮掩和隐瞒,曹秋澜说话也没有太多顾忌,毕竟这间包厢里只有他们三个。田毅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秋子,这次谢谢你。”

曹秋澜知道他现在肯定想要早点查清楚真相,也不多废话,说道:“这块死玉就由我带回道观处理了,这张护身符你随身带着,另外最近有空的话可以来玄枢观上香,对你的运势有好处。”

田毅也不跟曹秋澜客气,收下护身符,就把曹秋澜和董一言送了出去。他现在心情乱得很,周围的事情也是乱七八糟的,还是等全部都解决了,再请曹秋澜吃饭,好好感谢他一次。曹秋澜也并不在意这些,他和田毅之间的感情,如果他有什么事情,田毅能帮忙的也肯定会帮他。

田毅新店开业的第二天,玄枢观里来了两个客人,正是玄灵观的观主江修睿道长和他的弟子叶正天道长。曹厌来淮城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也和江修睿这个淮城道协的会长打过交道。

听说江修睿是来找曹秋澜喝茶的,曹厌也不疑有他,直接就要带他们去后院。

叶正天连忙说道:“曹厌道长,我就不去找曹观主了,请问张鸣礼道长在吗?我找他。”开什么玩笑,他师父和曹秋澜道长在一起的话,那一定是一场腥风血雨啊!他如果夹在他们中间,那必然是要成为炮灰的,他拒绝这样的命运,就让他和同命相怜的张鸣礼道长互相抱团取暖吧。

江修睿不耐烦地挥挥手,也懒得搭理这个徒弟,他今天来找曹秋澜可是有正经事的。曹厌总觉得这两师徒的气氛不太对,不过反正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便笑着跟叶正天说了张鸣礼的所在。

虽然曹秋澜才是观主,但实际上负责管理玄枢观事务的曹厌其实才是整个玄枢观最忙的人,他把江修睿带到曹秋澜面前,便功成身退忙自己的去了,才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机锋。

曹秋澜震惊地看着江修睿,喃喃道:“不是吧,你这么着急来蹭一顿茶?”

江修睿眼角一抽,恼羞成怒,谁稀罕曹秋澜一顿茶了?!不过当曹秋澜开始泡茶的时候,江修睿还是诚实地坐了下来,事实上他还真的挺稀罕的,毕竟曹秋澜手里的茶叶是真的好。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yi.dzhhyy.com  wbj8f.dzhhyy.com  lbtq8.dzhhyy.com  whj.dzhhyy.com  oxna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