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牌位的问题到此为止,众人默契地跳过了哭个不停的马玲玲。王槟说道:“这几天我过了一遍村里所有人的信息,感觉比较可疑的除了樊子升之外,还有一个陈旺。但他们两个都疯了,从他们身上我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过我发现,村里有些外头嫁过来的姑娘,呆的时间不长的,态度和别人不太一样。”

“他们提到樊子升和陈旺的时候,态度都很不自然,下意识地想要回避这个话题。如果活祭的事情是真的,我怀疑有可能是樊子升他们的亲人被选为了祭品,所以他们才会疯。”

马玲玲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我听葛知乐和杨国顺说,任务的关键在山里。”

“他们说得很含糊,我也是偶然听到的,具体不清楚。但是他们当时说得很肯定。”

众人略微思量了一番马玲玲的话,便听曹秋澜说道:“不知道你们是否相信鬼神之说,贫道粗通道法,倒也有所发现。还记得那两只黑猫吗?它们身上有人类的灵魂。”

说完,曹秋澜也不管其他人相不相信,便完成任务闭口不言了。反正其他人说的话,也未必就都是真的,只不过他所说的内容,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罢了。

沉默了一会儿,杜振邦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这次信息交换就算结束了,至于今天听到的内容是真是假,我想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评判。不知道接下来,大家有什么打算?”

马玲玲下意识地说道:“等警察过来?不是说第一天早上就让人去报警了吗?最迟明天警察应该就能到了吧?”小姑娘的语气有些不确定的惶然。

梁非宁脸色难看地说道:“说去报警的话,也都是村里人自己说的,谁知道是真是假?”

马玲玲脸色一白,看来也想明白了。如果村里人真的进行活祭,怎么可能让警察过来?

小姑娘把自己缩成一团,喃喃自语道:“那怎么办?还有三天时间,如果警察不来,不说会不会像古玉姐她们那样死得不明不白,万一村子里的人觉得我们知道了他们的秘密选择杀人灭口怎么办?村子里那么多人,我们才几个人,肯定打不过的,如果手机有信号就好了。”

她话音刚落,正低头看手机的宋乐就突然说道:“好像……手机真的有信号了。”他拿手机原本只是为了把手机里拍摄的祭坛照片给他们看,谁知道刚开机就发现手机突然收到了微弱的信号。虽然这信号真的很微弱,但总比一点没有来的好。

马玲玲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惊喜地说道:“真的吗?太好了!”说着,她也掏出自己的手机开机了,果然也有微弱的信号。她迫不及待地就开始拨打报警电话,但信号实在太微弱了,尝试了好几次才终于连上线,还刚刚接通信号就又断了。

还没等马玲玲继续打电话,杜振邦他们突然变了脸色,他们看到有村民朝这边过来了。

那些村民脸上的表情实在称不上有什么善意,杜振邦果断地说道:“赶紧走,往山里走!”

其他人也顾不上多想,赶紧就窜了出去,甭管平时怎么样,在这样性命攸关的时刻,除非不想要命了,否则是谁都不会掉链子的,包括一直哭哭啼啼的马玲玲也不例外。

除了孑然一身的曹秋澜和王槟,其他人身上还随身背着自己的露营装备,负重逃命。

所幸几个人的逃命技能都是过关的,也可能是危急时刻爆发了人体的潜能。

而且杜振邦选择的开会地点,本来就在村子的边缘地带,所以他们很快就逃进了山里。

王槟跑在最前面,曹秋澜则抱着黑猫不快不慢地跟在最后面。领头的王槟看起来对这片山里的地形也很熟悉的样子,左拐右扭的,很快就甩掉了追兵,又跑了一阵,众人这才放心地停下来休息。不管爆发了多少潜能,在山里跑了这么久,也实在累的够呛。

喘了了几口粗气,杜振邦也顾不上什么健康不健康的了,一屁股坐到了一块大石头上,一边喘气一边说道:“这种情况下,躲在山里确实更安全,不过曹道长你们没睡袋怎么办?”

冬天的山里只会比城市里更冷,露营的帐篷的话,单人帐篷也不是不能挤一挤。但睡袋是肯定挤不下两个人的,山里的夜晚,即便是睡在帐篷里,恐怕也是熬不住的。

王槟微微一笑,突然钻进树丛里,没过多久就从里面拖了一个大背包出来,背包里各种野营装备十分齐全。曹秋澜虽然没有事先藏什么野营装备,不过也并不担心,说道:“诸位如果信得过贫道的话,不妨随我去一个地方,那儿更适合躲藏。”

说着,曹秋澜也不等其他人回答,径直选择一个方向走了。本来他也不是很在意其他人的选择,如果他们愿意跟来他不介意分享一下自己发现的好地方。如果他们不信任自己,曹秋澜也不强求,本来这个任务他就不觉得自己需要别人的帮助。

也许是经历了共同逃亡,也算是共患难过了,几个任务者互相之间倒比之前坐着聊天的时候多了几分信任,互相看了看就跟上了曹秋澜的脚步。在山里转了一个多小时吧,眼看天色变暗的时候,曹秋澜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里。

在这个山洞里,任务者们还看到了柴火的灰烬之类的生活痕迹,不由惊讶地看向曹秋澜。曹秋澜笑道:“在去引魂村之前,我在这边住了两天。放心,这里没有大型动物出没。”

发现这次的任务者里真是藏龙卧虎,各个都不简单的样子,小萌新梁非宁和马玲玲瑟瑟发抖。似乎就他们那一队的人最傻,什么准备都没有,就直接进村了,还两天折进去三个。

有了安身的地方,任务者们的心情也终于放松了下来。曹秋澜把之前藏起来的干柴搬了出来,在山洞里升起了篝火。马玲玲抹了把脸,拿出了水壶说道:“我和非宁哥去打水吧。之前跑了那么久,出了不少汗,需要补充水分,我也正好去洗把脸。”

第10章 死人沟(10)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173.dzhhyy.com  tb7b.dzhhyy.com  875m.dzhhyy.com  3k4.dzhhyy.com  02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