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永宁强忍大笑的冲动,追了上去。

苏千凉:“??”

不是很懂,还以为名义老公不高兴没老公粉可以吃,很贴心地拿出手机问:“间谍们,老公粉怎么做?”

看着苏千凉一本正经毫不作伪地讨教老公粉的做法,弹幕彻底疯了。

“哈哈哈哈哈心疼我老公!”

“23333男神的偶像包袱都不要了。”

“这是怎样的大宝贝哦?粉了粉了!”

“凉凉好甜好暖!”

“男神是凉凉的老公粉,那我是凉凉的老婆饼!”

“哈哈哈哈哈楼上你要笑死我好继承我的房贷!”

苏上尉难得求助,却没得到间谍们的回应,屏幕一片魔鬼的笑声根本看不清有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这时,身边也传来了笑声,是师景同和闵书。

“装吧你!”

匡佩兰翻了个白眼,她可不认为苏千凉身为圈内人会不知道老公粉意味着什么。顾湛不在没流量可蹭没话题可造,顿觉无趣地回到树下阴影处躲阳光。

师景同擦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好心地解释:“千凉姐,老公粉和女友粉、妈妈粉、老婆粉是一样的意思,粉丝的前缀是什么,就自我代入什么身份,总体来说就是粉丝的一类。”

所以老公粉和老婆饼不一样,不能吃。

闵书克制住拍地狂笑的冲动,为不崩人设忍得浑身发颤,腹肌都快抖出来了。

她掩着嘴笑了两声,跟着师景同的叫法:“千凉姐,你以前的公司和经纪人没告诉你这些常识吗?”

知道苏千凉话少,不会主动为自己解释什么,闵书特意问了出来,就怕观众被匡佩兰引导以为这是做戏,那就麻烦了。

苏千凉认真地想了半天,原主的记忆里有女友粉男友粉就是没有老公粉,自己一毕业就进了部队,从不追星不知道相关知识,摇了摇头。

听完他们俩的解释,她忽然意识到名义老公的脸色为什么那么精彩了。

他的身上好歹挂着影帝的身份,身后跟着九千万的粉丝,纡尊降贵地变成她个0粉丝素人的老公粉,还得不到一个表示,岂不是面子挂不住哦?

“唔……”苏上尉深觉自己伤害了一位粉丝的弱小心灵,她不懂怎么照顾唯一的粉丝,推出部分烤蛇肉,虚心请教:“我该怎么宠粉?”

“宠粉”还是原主记忆里的词汇,只闻其声,不懂其意。

早在苏千凉第一次烤蛇肉的时候,师景同和闵书就觊觎那味道了,终于有了机会品尝,略过虚伪的推诿过程,直接坐下来拿起竹筷就吃。

开吃之前,他们觉得要边吃边说,开吃之后,直到吃完前没有再抬过头。

两人吃完那一碗蘸了酱料的烤蛇肉,看着光秃秃的竹碗面面相觑,默契地放下竹筷,擦掉唇边沾上的酱料。

师景同:“千凉姐,味道非常棒,你肯定是第一了。”

闵书:“仇导说得没错,千凉姐开始去开家餐厅,生意绝对火爆。”

真心地赞叹过后,两人也不理会粉丝们“到底什么味?”“给个形容”的请求,开始传授经验。

师景同:“我女友粉比较多,她们幻想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要对她们温柔,给她们确实就是我女朋友的感觉。”


14sm.dzhhyy.com  m28f.dzhhyy.com  htfy4.dzhhyy.com  3j0.dzhhyy.com  dyrb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r5.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