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胸口疼痛难忍,坐立难安,还不如睡着了好,什么感觉都没有。

何小雪扶着我,让我慢慢的躺在床上,她坐在床边,眼中尽是担忧自责的神色,双手拧着自己的衣角道,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喃喃道:“九流,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怎么会遭罪。”

“瞎说什么呢?!”我知道自从何小雪知道,她是激起我半阴体质的关键,就一直暗自自责,索性这次就把话说开了!

嘴巴干涸到开裂,我一边说着,一边用舌头湿润嘴巴:“你要是真要说出来个谁对谁错,我们两个之间哪里能说得清,别瞎几把乱想,给我倒杯水,我有点渴了。”

何小雪闻言,赶忙从位置上站起身,走到房间内的桌子上,倒了杯水递到我嘴边,我挣扎着坐起身,一杯下肚,瞬间舒爽,随意摆手道:“这事不关你的事,都是明知那王八蛋。”

“明明说是切磋,这小子一上来就召唤什么鬼将,自己还没本事控制,害人害己!”我忍不住吐槽明知,都是他,话也不说清楚,害得老子遭罪。

何小雪担忧的看着我,坐在旁边,抬着白皙的手臂,轻拍我的腹部,淡淡道:“好了,不说他了,师傅说你现在要多休息,才能早点好转,心头血可不是闹着玩的,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话毕,何小雪一脸后怕的抓着我的手臂,再三要求我答应她,以后不准再用符咒,道法万千自然,学什么都可以。

“再说,你跟着师傅学道,也不是为了驱鬼降妖的,就是不想受到半阴体质的拖累,安稳过一辈子而已,就别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何小雪眉头微皱,轻声劝道。

我枕着双手,看着何小雪一脸紧张的样子,心中窃喜:“我当然会好好珍惜自己的命了,毕竟还有这么美的娇妻等着我呢。”

何小雪闻言娇嗔的瞪了我一眼,真是把我的心都弄得飘飘然起来,说起来,我们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就没再亲热过,现在被她这么一勾引,我感觉都上来了。

可惜了!

我现在生病,躺在床上没办法动弹!

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不过,过过手瘾也是好的!

抽出一只手,搭在何小雪的大腿上,感受到手下软嫩冰冷的触感,忍不住动手轻捏。

她因为是鬼尸,感觉不到四季的变化,常年就是一条红色的连身长裙,再加上她练成鬼尸,返璞归真,身上的皮肤也变成白皙娇嫩。

成天露着一双大白腿在我眼前晃悠,根本就是存心在勾引我!

见何小雪没有反抗,只是白了我一眼,我咧嘴笑道:“小雪,你说自从来了这里,我们都没好好亲热过,难道你不需要我渡些精气给你了?”

“你!流氓!”何小雪轻呸了一口,眼波流转处,我只觉得魂都要被她勾走了。

“我们可是结了冥亲的,亲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说着,把手从她的裙底慢慢伸进去,逐渐往上摸索。

可这么点蝇头小利,根本不解馋,我索性抽手猴急道:“现在我受伤了,也不方便,你看,你是自己坐上来,还是我们按老法子来?”

何小雪瞪大了眼睛盯着我,樱桃小口微张:“你,你说什么?!”

我咧嘴一笑,眼睛示意了一下身上的部位,笑而不语,何小雪支支吾吾到底是没好意思,面带羞涩的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你应该饿了,我出去给你拿吃的。”

诶诶诶!

何小雪的速度极快,几乎算是落荒而逃,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拦,她就已经离开房间,留下我这么个伤患独自在房间。

我无奈的收回手,想到何小雪的样子,忍不住发笑,带动皮肉,扯的伤口生痛,我赶忙平复心情,捂着胸口慢慢放缓身上的因疼绷紧的肌肉。

过了一会儿,我躺在床上困意上涌,昏昏欲睡,意识模糊间,听到房间里传来开门声,我没多想,只以为是何小雪回来了,也没在意,打算眯一会儿再起身吃饭。

迷迷糊糊间,我总觉得有股阴气盘旋在身边,房间内的温度似乎在逐渐下降,我朦胧间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屋内眼前的一切竟开始结霜!

现在不过初秋,再说就算是严冬,屋子里也不可能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事怪必有妖!


k1cbc.dzhhyy.com  w3vt.dzhhyy.com  ncs.dzhhyy.com  iyl.dzhhyy.com  52u.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nlcq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