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这次跟那个碗没关系,跟三十多年前的古董丢失案有关系。“这时叶小池刚好走到门口,听到徐教授这名话,便停了下来。

”怎么说?“董庆听了,身子往前倾,这件事左煜诚和关逸飞一直在查,还没有眉目,不知道这次传闻从哪儿来的,到底是怎么传的。

”传闻说,那批货是田津博物管派来的那一批人里边一个姓罗的给偷走了。“

”啊?!“董庆听到这句话,正好看到门口提着热水壶的叶小池,想伸手阻止的,可又很快反应到,这样做的话就太明显了。

正好这时候来顾客了,董庆便很自然的说道:”小叶,水壶先放那儿,我灌吧。来人了,你先过去看看。“

第205章 青铜马车

叶小池答应一声,把热水壶放在里间墙角,热气从壶嘴里升腾出来,董庆过去拿起铝制的旧水壶,顺手就把门带上了。两位教授到底是心思缜密的人,看出董庆是不想让那个小叶听到他们说的话,可具体原因倒是猜不出来。

来人是个老顾客,在叶小池手里买过两回东西了,这次过来,不只要买东西,还带来了一辆自己在别处买的马车。

这架铜制马车前方有六匹马,外观很像兵马俑里的马匹,原来的持有者是熟人介绍给他的,在洛川收藏界也有点名气。他看着喜欢,觉得这驾马车挺有气势,所以价格虽然不菲,还是买了下来,

”小叶,你看这马车怎么样?我朋友看了都说看着挺真的。“

叶小池不用上手,就知道这东西有问题。只能说是个仿品,而且仿得不高明,要说是个艺术品也算过得去,只是不符合历史而已。

懂历史的人哪怕不精通古玩也不会把它当成古董买下来。因为它这个马车的制式明显就是秦汉的,然而却用前四后二,合计六匹马同时拉着一辆马车,这个规格实在是太超标了,能有大官诸侯敢用吗!毕竟从史料记载和留存下来的始皇青铜马车能知道,秦始皇自己乘坐的马车才只用了四匹骏马啊。

听着那人滔滔地讲着这马车的来历,叶小池知道这事儿她不能明说,只好跟他讲:”这个形制我有点拿不准,你有空时可以上市图书馆或者别的地方去查一查,就查历朝历代的出行工具发展史,马车形制这类资料,对照一下上边的图片什么的。可以的话,最好多参考几本书。这样或许就有点收获。“

问话的人明白行规,知道叶小池这是看破不说破,他倒也沉得住气,毕竟这马车只是他众多藏品中的一个,哪怕买错了,也不会很疼。他知道再问下去,店里这姑娘就不好深说,会令她为难。他便把那铜马车收起来,然后去看砚台,最后在左煜诚回来之前,买了个钟形砚走了。

左煜诚走进店里的时候,看到叶小池微笑着把那顾客送走,他压下心里的恼火,朝叶小池笑了笑。告诉她:”把店里的事交给大庆,你收拾一下,跟我一块去肖云那里。“

这时候董庆已经打开门,从里间走了出来,说道:”徐教授和胡教授已经过来半个小时了,就等你了。怎么样,你那边都忙完了吧?“

说着,他背着叶小池对左煜诚眨眨眼睛。这眼神让左煜诚意识到,只怕他在外边听到的传闻董庆这边已经知道了。

这不奇怪,毕竟徐教授他们在这儿,徐教授可是一直关注着田津来的董庆伍的事情。很可能是他来的时候说的。

叶小池这时候已经穿上了外套,趁着这功夫,董庆跟左煜诚耳语了几句,最后告诉他:”这事小叶还不知道。“

叶小池过来时,他们俩人已经分开了,叶小池并没问,因为徐教授这时出来了,他也不废话,跟着左煜诚就往外走,他能在这儿等半个小时已经是来得够早的了。也是看重这件事才会这样。要是平时,他的时间安排都是以分钟来计算的。

在他们赶往肖云那里去看那个天目碗的时候,左煜诚的爷爷,也就是当年跟叶小池外公一起在洛川为博物馆收古董的左凤林这时候也在外面,他正陪着几个远道而来的老友和洛川本地的几个人在家附近的饭店里吃饭。

这里边有俩人就是奔着这次天目碗鉴定会而来的,对这次鉴定会,他们可以说得上是乘兴而来、结果却是虎头结尾了,觉得挺扫兴的。想到当时那帮便衣小伙子把人带走的情景,有个老头气得把手里的酒盅往桌子上一礅,气恼的说道:”你说玩收藏就玩收藏,怎么搞出来这么多虚头八脑的东西来?就是这些人,把古玩市场搅得乌七八糟的。“

旁边有人劝他:”别生气了,今天大家伙难得见一回,这都多少年没见了,这顿酒喝完,恐怕没下顿了,都好好的,高高兴兴的喝完这顿酒。对了,有个事儿要求你们在洛川的,我身体不怎么好,家里人说什么都不让我坐飞机。后来到底没拧过我,还是放我来了。不过回去的时候我就不坐飞机了,确实有点难受。我打算坐火车慢慢回去,你们谁家有人,帮我买两个软卧吧,火车票太难买了。“

立刻有个老头答应了:“别的事我帮不了,这个交给我吧。”

要买票的老头一插楼,话题便转了方向,气氛好了点。这饭店的老板认识左凤林,还找左凤林给他买的古董掌过几次眼。听说他带着一帮朋友来吃饭,忙拿着一瓶茅台过来,推开门,便笑容可掬地要给各位老人倒酒。

这时候有个老人正说话呢,都是认识几十年的人,年纪大了,聊天的时候,难免会聊到各家的子女,这是人之常情。这人便一脸愧疚地说道:“老左,说起来,兄弟我对不住你啊,十几年你家老大出事,我那时候都没能帮上忙,现在想起来,心里格外不好受。当时家里也实在没办法,我爸妈一个接一个的接茬有事,哎!”

“看看,气氛刚好一点,说这些干什么?”有个人劝道。

左凤林放下酒杯,叹了一口气:“谁也怨不得,最该怨的是我。虽然老大的病花再多的钱也不过是拖上几个月半年的,可到底是一碗水没能端平,我这个爸当得不够格。”

熟悉的人知道左老头平时虽然一别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是有心结的。便想劝慰一下,不过让那饭店老板抢了个头。

“老左,这些事,过去的事已经回不去了,咱们得往前看。先不提这个,再提也没法挽回了是吧,今儿个我就跟你说个最新消息,这事对老左你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rrc5.dzhhyy.com  bjnex.dzhhyy.com  dwpk.dzhhyy.com  4mp4d.dzhhyy.com  35nt.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