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扎西,你奶头上有奶味儿啊?”萧陟故意这么说,像要确认似的,又嘬了两口,发出“啧啧”的吃奶的声音。

扎西被他臊得不知如何是好,两手扶着他的头,结巴地解释说:“来的路上……我放了些酥油和、和奶渣在怀里……不是我的奶味儿……”

萧陟快被他单纯直率的反应撩得要疯了,泄恨似的在他胸前又用力吮了几下,然后转而去弄另一边。

扎西被他的技巧弄得神魂颠倒,连害羞都顾不得了,挺着那半边胸膛让他吃,还抬起一条腿搭在萧陟胯上,用自己再次硬起来的部位去蹭萧陟的。

他察觉到萧陟那里已经硬得吓人。他自己初尝情欲滋味,便知道了忍耐的难熬。

扎西用手拦住萧陟越动越灵活的舌头,被萧陟一下子舔到手心,扎西又是一声惊喘,“呼……萧陟……我也舔舔你吧……”

萧陟抬起头,有些意外地看他:“舔我?”

扎西曲着腿,用膝盖蹭蹭他腿间的大家伙,红着脸说:“舔你这里吧……会舒服吗?”

萧陟猛吸了一口气,忍着身体的激动又开始撩骚:“你跟谁学的?原来你会的挺多啊?”

扎西甚是腼腆地眨眨眼,抬手指了指萧陟身后的草原:“见过,它们,那样……我猜着,应该会舒服吧?”

萧陟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两只牧羊犬正兢兢业业地守着牛群,似乎是察觉到主人正指着他们,同时抬头看过来。

萧陟不忍和这两只狗儿对视,默默地转回头来,同脸红的扎西大眼对小眼了半晌,终于忍不住爆发出响亮的笑声:“扎西,你可真是个大宝贝!”

扎西以为自己闹了笑话,脸上更红了,嗫嚅道:“我猜错了?”明明刚才被萧陟舔胸都觉得特别舒服,舔那里的话,怎么会不行呢?

“那我还是,用手吧……”

“唉……我完了,我脑子里已经有画面了。”萧陟没办法地看着他,“本来想着让你用手撸撸就算了……怕你受累……”

扎西听懂了,眼睛一亮,一个用力就搂着萧陟翻了个身,把萧陟压在身下,“会舒服的对不对?我不怕累,我就想让你……也舒服。”

萧陟抽了下鼻子,确认没有流鼻血,然后飞快地褪下了裤子,竟然也跟着扎西结巴了起来:“那,那就辛苦你了。”

扎西没有半点不情愿,反而显得很高兴,可是他把萧陟的藏袍撩开时,却愣了愣,不由看了萧陟一眼,见他一脸兴奋和期待,便又转回视线,看向这个让他有些为难的东西。

他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一个男人的这家伙,还是这么威风、立得直直的、布满青筋的家伙,紫红的颜色、鼓动的经脉,充满生命力和……侵略性。

这么个大东西……怎么舔呢?从哪儿开始舔呢?

他犹豫地凑上去,鼻端的热气呼到萧陟的家伙上,那东西登时抖了抖,冒出几滴透明的液体来。

“啊?你想撒尿吗?”扎西抬头看向萧陟。

萧陟半坐起来,看了看自己那玩意,抬头望着天,不知该如何向一个连手/淫都没有过的单纯的男孩子,解释兴奋时分泌前列腺液这种高端的问题。

扎西见他不回答,便凑得更近,轻轻地闻了闻,啊,还好,不是尿。

他这个动作不知挑到了萧陟的哪根神经,他那玩意以眼见的速度变得更大,直楞楞地朝肚皮的方向斜着,还流出更多的液体。

扎西“呀”了一声,心想不能再磨蹭了,不然这玩意变得越来越大,他就越没有办法了。

刚才萧陟给他弄的感觉他还记得一些,便拣着敏感的地方开始舔,萧陟登时浑身一紧,结实的臀部也绷紧了。

扎西扶着他的两胯舔得极为认真,萧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舌头,在自己越发狰狞的东西上舔出湿淋淋的水渍。

“宝贝儿,你试试含进去。”萧陟哑声说。

扎西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澄澈。


qu96.dzhhyy.com  ilww.dzhhyy.com  jma.dzhhyy.com  7mhkv.dzhhyy.com  hoq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mzft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