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若水等着乾荒穿衣服,无聊的拿起桌上的玉串打量着,顺口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居然能够压制鬼魂,还险些能够让小将军魂飞魄散?”

小将军?

乾荒皱着眉疑惑道,口中却耐心的解释着,“这是我母亲去太平广寺给我求得,说是逵胤真人给的,保平安用的,驱邪镇宅。”

驱邪镇宅?那倒还真管用哦……

“哦……所以说是沾染了佛气?”魏若水好奇的戴上自己的手腕,却惊讶的看到一抹红光从乾荒身上绽放而出,围绕在他的周边,如同是血红一般的颜色,让人心悸。

慌张的将玉串取了下来,眼前的血红又瞬间消失。

周围没有任何的异常。

魏若水呆愣愣的再次戴上,那血红的颜色不是幻觉,像一抹淡淡的雾状,萦绕在他的周身,反而有种颜色越来越深的感觉。

她扭头看向胡嘉和胡伟,却看到一圈淡灰色萦绕在他们身上,而对面的小将军也是一身的淡蓝。

难道……这是人们灵魂的颜色?

魏若水呆愣愣的看向自己的手臂,金黄。

如同金子一般的颜色闪闪的发着光芒,像是二十一世纪里灯火辉煌的夜市一般,闪耀在这黑暗的牢房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

魏若水呆愣愣的看着,不知所措的取下来。

“这个……你能借我几日研究下吗?”

魏若水不好意思的问道,有点尴尬的挠挠头,这个地方人太少,猜不出来这些颜色的意义,如果能放在人多的地方观察一下……

说不定是个宝贝!

而对面的乾荒却像是毫不在意一般,整理着自己散落的头发,头也不回,“无妨,赠你了。”

若是单看乾荒这个模样,不知情的人倒还真以为这玉串不值几个钱,殊不知……

时间回到前几日,乾荒少有的回府吃饭简直高兴死了乾夫人,阖府上下,又是加菜又是添酒,脸上的喜悦简直快要溢出来一般。

忽略掉一旁坐在主位上冷冰冰的乾大人,乾夫人开心的看着自家的宝贝儿子,筷子不停,对方碗里的东西也逐渐摞的如小山一般高。

都是乾荒爱吃的。

“母亲,不知……您可知,有什么东西可以驱邪镇宅,保平安的?”

乾荒敛下眉目,不去看面前的‘小山’,声音清冷的问道,面上似乎只是随意一问,而桌下的手却紧张的揪住了自己的衣袍。

“驱邪镇宅?怎么了?儿子你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乾夫人慌张的睁大眼睛,就要上手查看,却被乾荒微微躲开。

“我无事。只是……问问您。”乾荒低头说道,没有理会身旁乾夫人失落的表情。

“哼,怎么?你一个刽子手,还怕沾染了邪物?”一旁的乾大人冷言冷语的说道。

“你不会讲话就闭嘴吃饭!谁问你了?”乾夫人气哄哄的说道,挡在乾荒身前,一副将要炸毛的表情。

乾大人闷闷的“哼”了一声,闭嘴不吭了。

乾荒仿佛无比熟悉两人这样的相处方式,没有任何的惊讶,只低头吃着饭。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jy.dzhhyy.com  4fbfk.dzhhyy.com  d7jl.dzhhyy.com  6d73k.dzhhyy.com  ktty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