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礼说他会使用那些仪器,那就是真的会,一点都不打折扣的那种。在他的指挥下,一群任务者们忙忙碌碌了一整夜,才终于找到了测量结果明显不对的地方。张鸣礼百分百确定,如果这栋楼里真的存在秘密空间的话,那一定就在那堵墙的后面。只是,这是堵实实在在的墙。

一群任务者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或者什么活动门。他们甚至怀疑,机关是否真的存在,也许建造了那个秘密空间的人,根本就不打算进去?或者至少,他没打算通过门什么的进去。所以他们想要进入秘密空间,难道必须得砸墙才行?动静太大了吧?

还没等他们想出办法来,天又亮了。任务者们记下了那处秘密空间的位置,回去看了一眼,昨天还被他们绑着的九个房客果然消失不见了。他们谁都没在意,默默上楼吃饭睡觉。

白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第四个凌晨到了。九个房客依然和幻术一起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次的情况稍微有一种不同,这些房客们没有慌乱地求助,而是疯了一样开始向他们攻击。

他们的攻击毫无章法,就像是街头流氓或者干脆是泼妇打架,但卓有成效。

首先中招的是李恬,她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力气一点都不小。只是她一开始没有防备,虽然很快反应过来把袭击者踹飞了,但手臂上还是被抓出了几道伤口,鲜血当时就渗了出来。有了李恬的先例,其他人迅速反应了过来,冯佳、张曼柔和樊舞敏捷地爬到了桌子上。

张鸣礼、陈冬和魏隐当即操起地上的凳子充当武器,对付几个四体不勤的房客还是没问题的。王渐和孟敏则拿起不知道从哪里弄过来铁棍当武器,他们似乎学过一些,身手不错,也能应付。至于曹秋澜,他终于有机会拿出他精钢铸造的佩剑,甚至不需拔剑出鞘,长剑一抽就击飞了一个。

抽飞第一个男房客之后,曹秋澜剑势不改,顺势一击又抽飞了第二个男房客。

紧接着,曹秋澜脚下一个飞踹,利落地干掉了第三个男房客。恭喜曹秋澜道长,一分钟打败三个弱鸡成就,get!此时,其他人也已经解决了战斗,今天的房客们除了攻击性强一点就没啥了。

除了一开始就被李恬踹飞的那个女房客之外,王渐和孟敏也各解决了一个男房客,其他三人同样各自解决了一个女房客。九个房客,被他们七个人安排地明明白白的。

曹秋澜收剑,感觉有些无聊。难得他找到出手活动筋骨的机会,结果对手居然如此弱鸡,一点都不尽兴,太没意思了。曹秋澜不由开始考虑,这次任务结束之后,他要不要去别的道观,找道友们切磋一番。他虽然不是战斗狂人,但偶尔也会想要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啊。

战斗结束后,孟敏提着铁棍,指着被他们打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房客,问道:“他们怎么办?还是像昨天晚上一样捆起来吗?”问话的时候,她看的是曹秋澜。因为明显高出众人一截的战斗力和手段,曹秋澜莫名在冯佳的团队里获得了更多的话语权,看来任务者还是更崇尚强者。

这也并非不能理解,毕竟更强大的人,活下去的可能性就更大。基本上所有任务者都想活下去,追随强者也是理所当然的选择,更何况曹秋澜的手段还不止在武力值上。而金钱固然也能打动人心,可拿到钱也要有命花才行啊,冯佳能给他们钱,但曹秋澜或许能救他们一命。

曹秋澜瞥了那些房客一眼,不太在意地挥手道:“捆起来吧。我们先看看李善信的伤口。”说着,魏隐和王渐便像昨天一样拿了粗绳子去绑人。冯佳三人则从桌子上爬了下来,和曹秋澜一起围到了手臂被抓伤的李恬身边,她也是所有人里面伤得最严重的一个,其他人基本没受伤。

李恬莫名地看着自己手臂上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伤口,如果是在成为任务者之前,这种伤口她早就跑到医院去打破伤风了。但在成为任务者之后,见过的经历过的都多了,这样的小伤她也早就不在意了,不是不痛,只是痛觉的耐受阈值也是会慢慢提升的,这样的疼痛她已经不在意了。

曹秋澜却态度认真严肃地看着李恬,说道:“李善信,请把手臂给贫道看看。”经历过曹秋澜的种种神奇之后,李恬也不敢不把他当回事,连忙将受伤的手臂伸了过去。

第52章 赤雷山庄(13)

曹秋澜仔细观察了她的伤口,又给她把了脉,眉头微皱,表情不算特别凝重,但也确实不轻松。

冯佳看他这样,不免有些担心起来,“曹道长,李恬的伤有什么问题吗?”冯佳的团队不包括她自己,有七个人,但这七个人里,只有陈冬、孟敏和李恬是她最为看重的,其他人基本都是可以随意替换的存在。现在李恬出了问题,冯佳不得不关心,毕竟这关系到她自己的生死。

曹秋澜说道:“李善信中了尸毒,不过情况不是很严重,可以治好。”

“尸毒?!”张鸣礼不由惊呼出声,他平时不是咋咋呼呼的人,但眼下的情况显然有些超出他的预期。他不由转过头看着那些已经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房客们,“他们……已经死了?”

尸毒,顾名思义就是尸体身上才有的东西,李恬刚刚是被其中一个女房客抓伤的,也就是说,这些活蹦乱跳能说话能攻击人的房客,其实已经死了。那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或者换一句话说,昨天还有前天晚上,他们还活着吗?其他人脸上的表情同样十分惊悚。

曹秋澜接过黑猫叼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说道:“虽然看不出来,但他们确实应该已经死了。什么时候死的,我还真看不出来,第一天凌晨的时候,他们应该还是活着的。之后……前天晚上我给张晓小驱邪的时候,我以为她活着,但现在……我没办法确定了。”

黑猫爪子一拍,那被曹秋澜用过的手帕就彻底分解为粒子消失了,他说道:“那只厉鬼的幻术出乎我意料的高明,我也被他迷惑了,无法确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是死人了。”

“没想到他们真的已经死了。”陈冬苦笑。虽然他之前确实想过,这些房客说不定已经死了,但真看到这种情况成为现实,即便是陈冬,也有些接受不能。说起来这次任务也有些奇怪,他们这些任务者一个都没死,反倒被牵扯进来的普通房客,已经全灭了。

冯佳说道:“先别管怎么多了,先救李恬吧。曹道长,您刚刚说李恬的尸毒可以治疗,请问该怎么治疗?需要我们准备些什么吗?当然也不会让曹道长白白费心,李恬是我的人,我会为她付出报酬,只要能治好李恬,需要什么代价您尽管开口。”一句话,尽显土豪气场!

曹秋澜本来就打算救治李恬,不过有报酬拿的话,自然是不要白不要了。

钱,曹秋澜是不缺的;法器,他师门传承下来的就足够他使用了,而且,冯佳也未必有。至于其他的宝物,黑猫的收藏里多的是,他早就没兴趣了。想想,曹秋澜似乎也没什么想要的。

认真思索了一番,曹秋澜突然想起了第一天凌晨的时候,冯佳使用过的道具卡,试探道:“冯善信身上似乎有很多道具卡?”虽然曹秋澜每次任务都得到了道具卡,但这玩意似乎不好得到。

冯佳并没有发现曹秋澜的试探,或者说,她根本没想到强悍的曹秋澜还是个实打实的新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kwgiz.dzhhyy.com

eis1.dzhhyy.com  2kq.dzhhyy.com  5h9n.dzhhyy.com  3ge.dzhhyy.com  wnqe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