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说的是,当时他都快吓尿了。

哪还有心思去打量那支送葬队伍的具体情况?

蒋璃也不追问送葬队伍了,问他,“寂岭在什么地方?”

关于这点印宿白能回答精准,“在滇、黔、桂的交界处,深入贵州兴义七舍镇的西南部。”

蒋璃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扭头看着印宿白。

印宿白不知道她在瞅什么,心里直发毛。

“如果再让你画一遍那里的路线,你还得记得吗?”良久后,蒋璃问他。

“当然。”

那么恐怖的事情估摸着普通人一辈子也遇不上一回吧,他怎会忘记?

蒋璃满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印堂黑,以前我总觉得小天是吉祥物,现在倒是觉得你更像是吉祥物。”

印宿白被她这么一说,心里挺甜的,吉祥物,虽说这个称号不大适合他的块头和长相,但至少能让她肯定了。

只是……等等。

为什么是印堂黑了?

到了国内转机,不眠不休地回了沧陵。

印宿白不放心蒋璃一人回竹屋,便命马克相送。蒋璃也是累了,马克取了车,她在后座,一开手机,显示的全都是饶尊的未接电话。

还有饶尊的微信留言:死丫头,你是出门吗?还出美国了?赶紧给我电话!

很是不悦啊。

蒋璃懒得搭理,手机重新塞回包里。这次去美国她是先打后奏,手续都办好后她就叮嘱蒋小天自己要出门,这些天不要打扰她,又跟杨远说,我的手下没义务帮你照顾陆东深,你不在竹屋,那就让陆东深自生自灭。

实际上,她也叮嘱了白牙等人,看好竹屋。

等到了竹林脚下,蒋璃就看见杨远从马车上下来,几个大竹捅卸在路上,正吭哧着往小径之上抬呢。

蒋璃失笑。

这杨远还真是听话啊,她不在,竟然还去抬山泉水呢,都不知道拿井水对付一下。

车上不去,马克将车停在路边,蒋璃见杨远实在辛苦,就好心让马克帮忙。

马克倒是热心,二话没说就去帮杨远抬手。

终究是力气活,最适合马克,没一会儿,竹林里就不见了身影。

杨远落个清闲,趁机活动手脚筋骨,还不忘埋怨蒋璃,“你这趟门出得自在啊,你就说你还有没有点悬壶济世的觉悟了?”蒋璃有了秦川的下落,心里自然舒坦不少,跟杨远互怼,“我又不是大夫,要什么悬壶济世的觉悟?我走的时候陆东深还活着,他要是现在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那纯粹就是你造成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往上走。

快到竹屋的时候蒋璃冷不丁跟杨远说,“我看报道说三年前陆门出事的生物工厂是在国内,在国内什么地方呢?”

杨远回答干脆,“就在贵阳。”

蒋璃脸色变了一下,脚步下意识变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i5.dzhhyy.com  5xus.dzhhyy.com  d8gj.dzhhyy.com  kg8i.dzhhyy.com  tj4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