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倒了霉,两次住院的原因,都是意外事故。

第一批来探望的,不是亲戚朋友,市局的领导、国资局的领导前脚后脚到,说了一番安慰的话,市局的领导话里话外,主要还是给吃定心丸,上次和赵大军说得那个‘方案’,应该问题不大。

对大家都不好的事,问题大大的;对各方面都好的事,问题自然不大。

倒是国资局的领导,梁副处长这次十分的真诚,恼火的一塌糊涂,在病房里就拍桌子骂娘,搞得梁一飞还得在边上劝他。

南江省国企改革刚出现一点儿成效,上面都点名表扬过几次了,结果改革的标志性人物,著名的名营企业家梁一飞居然就被绑架了,还差点被‘搅拌’了,国资局那头也好,梁副处长也罢,听说之后,都是一身白毛汗!

的确太危险了,要是梁一飞给搅拌了,以后南江省得投资环境,在外人眼里,会恶劣成什么样子?连梁一飞这样受到上级政府肯定、在民间有极大能量的地头蛇、标兵都这个下场,更何况他人?

这事朝小了讲,是梁一飞个人丢命;朝中了说,影响南江省国企改革进程和形象;朝大了讲,那是给改革开放抹黑、扯后腿、打耳光!

“不至于不至于,梁处,没这么大,没这么大。”梁一飞在边上劝,官员嘛,想问题站得高度比较高,难免有时候会上纲上线,不过这事它再上纲上线,撑死了就是一桩恶劣刑事案件,怎么都不至于提高到给改革开放抹黑的程度。

“怎么不至于!你可别小看了这件事啊!我跟你讲,你这次是走运,被警察同志救了,可警察也不是万能了,下次呢,下下次呢?”梁副处长一本正经的说。

“嗯?”梁一飞一愣,什么个意思,还有下次?还有下下次?

扯淡呢吧,经过这次,老子以后出门还不得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胸口,牵狗带鹰,围着一大群保镖?还能有下次?

再有下次,要不就是城管大队,要不就是美国海豹突击队,不然没人能再抓走自己!

“怎么没下次,社会治安这么恶劣,难保没其他坏人!”梁副处长板着脸说。

“嗯?”梁一飞这次听出点味道来了,梁副处长,这是话里有话啊,眯着眼打量了梁副处长片刻,忽然有点明白了,说:“那要是这么讲,得来一次社会治安大整治了?”

“对嘛,就是这个意思!”梁副处长脸也不黑了,娘也不骂了,语气也温柔了,说:“社会治安这么差,肯定要搞一次治理,环境好了,人家外地的老板、外商,才敢来投资,本地的企业家,也才能安安心心做生意,对吧。局里正在向省厅请示,是不是请省公安厅搞一次大规模、长时间的全省范围内的扫黑除恶。这个事得有个由头,这次正好就是个理由,你呢,跟两边关系都不错,还是民间身份。”

梁一飞听明白了,这是拿自己被绑架这个事当导火索,梁副处长来问问自己的意思,免得沟通不顺,自己有什么不乐意。

不过,这的确是好事,没什么不乐意的,还是那句话,社会治安好了,企业家才能有好的环境。

“要多少赞助啊?”梁一飞问。

“要啥赞助啊!”梁副处长一翻白眼,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就是来跟你说一句,到时候有的活动,你可能要拨时间出席一下,就这回事。”

“那行,没问题。”梁一飞点点头。

“就这么说定了啊,到时候你可得出席啊。”

梁副处长走了之后,一群朋友又陆陆续续的来探望,说起来整件事,都心有余悸。

梁一飞的朋友,全是有钱老板,梁副处长有句话没说错,有今天,弄不好就有明天,今天是梁一飞,明天说不准就是张松裘娜温玉春他们,牵扯到钱这个东西,谁能担保没人动歪心思?

以前老板们身边配备保镖,更多的目的,还是为了显摆,排场,或者欺负欺负人,要说安全问题,充其量也就是同层次老板之间相互别苗头的时候,说到底,和自己的生命安全关系不大。

和一些偏远地区、沿海城市相比,滨海市的治安其实算是很好的。

可梁一飞这个事一出,给老板们都敲响了一个警钟,要是没有韩雷这么个‘兵王’存在,梁一飞这条小命就已经交代了。

辛辛苦苦创下那么大的家业,天天累得狗一样,真死在搅拌机里,这一切所为何来呢?

一群人当中,只有何云飞底气硬,他就是纯混社会的出身,走得就是黑路子,他干别人,当然也要防止别人报复他,从之前到现在,不管去哪,身边都会跟着至少三个人,尤其是搞了煤矿生意之后,警惕性更高,一出门,前车开道后车跟随,排场比市领导视察还要大,想动他,不出动一支小型部队恐怕难度很大。

何云飞这次帮了不小的忙:1200万现金,吴三手一夜之间凑不齐,何云飞一个人就解决了五百万。

这并不是借钱,如果梁一飞真的被撕票了,这钱又被绑匪拿走,那他很可能就直接损失了五百万。


pw89q.dzhhyy.com  v4fs.dzhhyy.com  hirb.dzhhyy.com  a4qx.dzhhyy.com  dmou.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fvkn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