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别的事了,都回去吧。”玄世璟挥了挥手,示意三人可以离开了。

东山县陵园的事情现在是被玄世璟放在了首要的位置,必要的话也可以从道政坊那边调集工匠,人都是现成的,而且陵园现在安葬的,也只是一百人,至于陵园周围的建筑,可以缓缓修建。

这样一来,可就是两头开工,耗费的钱财更是要翻上几成了。

修建一个陵园倒是花不了侯府多少钱,主要的是玄世璟想给自己求个心理上的安慰,打仗总要死人,道理谁都懂,但是初次上战场看着那些熟悉的人一个个都成了一盒骨灰,一时半会儿之间,谁都不可能一下子接受。

冬天的时候道政坊那边是不开工的,一个冬天的时间,那些工匠腾出手来倒是提前开始打造房子里的家具,倒是将时间很好的利用了起来。

次日一早,玄世璟在府中吃过饭之后就去了庄子上,玄世璟前脚刚一走,晋阳的车架就停在了东山侯府的门口。

晋阳从马车上下来,提着裙摆走到了侯府的大门口。

“小的参见晋阳公主。”门房见到晋阳,连忙躬身行礼。

“无须多礼,你家侯爷可在?”晋阳问道。

“回公主,侯爷一早用完朝食就去了庄子上,得到下午才能回来呢。”门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还真是不巧,这下晋阳可犯了难,要在宫外等玄世璟回来,现在可才是早上呢,若是不等,长乐姐姐那边求办的事儿又不能拖沓。

“如此,等你家侯爷回来,便告诉他本宫今日来找过他,本宫就在魏王府等候,有劳了。”晋阳微微颔首说道。

“不敢。”小厮一躬身子,见到晋阳转身离开:“公主慢走。”

晋阳在宫外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到李泰府上坐坐,也正好能等玄世璟回来。

“哎呦,晋阳?稀客啊。”李泰听下面人禀报说晋阳来了,连忙收拾好自己从书房中走出来迎接。

“几日不见,四哥又......壮硕了呢。”晋阳捂着嘴,巧笑嫣然。

“得,你就别打趣你四哥了,这一冬天在府里头休养,手上也没什么事儿,心宽自然体胖了。”李泰笑道:“别愣着了,赶紧进来坐吧。”

将晋阳招呼进了大厅,李泰吩咐下人准备茶水点心端上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回出宫,又有什么事儿了?”李泰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问道。

第三十章:李泰的分析

“无事,本来是去找璟哥哥问些事情来着,结果去侯府,门房告知璟哥哥去了庄子上。”晋阳说道:“四哥可知道表哥病重的事?”

“哪个表哥?”李泰一愣,最近长安城可没听说过有什么皇亲国戚病重的消息。

“就是长孙冲表哥啊。”晋阳说道。

昨日长苏家父子刚刚回府,长孙冲病重的消息还没有传开,而且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传的,这两天李泰也没出门,所以这些事情就更不知道了。

李泰足足在家憋了一个冬天,毕竟李二陛下在辽东,太子在长安监国,李泰听从杜楚客的建议,正在家呆着避嫌呢。

“长孙冲?病了就病了,不是有太医吗?”李泰疑惑,怎么长孙冲病了,自己这个长在深宫中的妹妹这么上心?

“听长乐姐姐说,表哥的病似乎跟璟哥哥有关系。”晋阳小声说道:“舅舅从辽东回来的路上就被父皇下旨闭门思过了,到了长安之后,再也没出过门,听说今日在太极宫中的宴饮舅舅也没去参加呢。”

李泰眉头一皱,心里直觉觉得这事儿不简单,舅舅的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连太极宫的宴饮父皇都没让他参加,这当中的事儿恐怕是有些大了。

“除了这些你还知道什么?”李泰问道:“一起说出来,四哥觉得这事儿不简单。”

晋阳一愣,到底是关心则乱,都没有好好思索长乐姐姐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efhaw.dzhhyy.com

0wu.dzhhyy.com  0p3.dzhhyy.com  ki4.dzhhyy.com  ujq.dzhhyy.com  s09t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