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寒墨一双好看的手,彼此摩挲着,说道:“想啊。可是现在知道这些,我会伤心。所以等我伤好之后,再去承受这些吧。”

霍宛学过刑讯别人,对方有没有说谎,他是能看出来的。

从他跟周寒墨的几次交流能看出来,周寒墨没有撒谎。

除非他的演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否则以他接触他这么长时间看,是可以肯定他们有撒谎的。

霍宛无异于为难一个少年,周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对付周寒墨,再用同样的方法来试探他,已经可以确定周家这门风较之以前已经变了不少。

周寒墨见霍宛不说话,说道:“霍先生,谢谢你救我。麻烦你把医药费的单子发给我,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等你病好了再说这个。也许你能在养病的这段期间想到了以前的事,顺便能把你的银行账户密码给想起来,那时候你的医药费也能解决了。”霍宛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

“您慢走。”周寒墨微微起身送了他一下。

直到霍宛走远了,周寒墨整个人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了先前的镇定,眼神也有些飘忽起来。

他这些天的记忆在慢慢的恢复,虽然记起来的事情不多,但每天都有所增加。

他是记得自己的家的,也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害成这样的。

只是这些话,他都不能说。

他现在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说出来也只是断了自己的后路。

他还有好几年才成年,在他成年之前,他还得在周家待着。

只要他还在周家待着,很多事不由得他自己了。

爷爷的年纪很大了,已经渐渐不管家里的事。

他爸爸在早些年去世,妈妈不知什么原因离开了家。

家里是他的叔叔当家,因为叔叔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儿子,他的日子倒是过的还可以。

然而,叔叔现在有了儿子,他的存在已经威胁了他的儿子。

周寒墨嘴唇紧紧的紧抿着,脸色苍白而没有血色。

他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可能他爷爷根本没有发现。

他们应该会用其他的借口忽悠他爷爷。

而如果他要是一直失忆下去,那他爷爷也会一直被瞒下去。

这次也许是真的赶巧了。

他被扔的地方正好是霍家人爬山经过的地方。

周寒墨在不平顺的环境待了这么长时间,他是不相信世界有纯粹的巧合的。

但霍家人似乎也没有刻意跟他亲近的意思,而且霍家也确实没有跟他亲近的必要。

他身没有什么价值是可以让他人图谋的。

周寒墨越想脸色越冷,还是觉得他叔叔太过沉不住气了。

他现在还只是个未成年人,以后究竟能走到什么程度都不好说。


b7lg6.dzhhyy.com  4x1r.dzhhyy.com  nalx8.dzhhyy.com  13ppy.dzhhyy.com  tp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cisw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