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家还把腰弯到了地上,两个儿子任他们家选,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想找什么样的人?

郁棠被自己吓了一大跳。想和马秀娘说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陈氏已经在外面催她们:“你们收拾好了没有?马车到了,我们还要赶到昭明寺用午膳呢!”

马秀娘忙应了一声,帮着郁棠整理一番就出了门。

郁棠再多的话都被堵在嗓子里。

昭明寺还是像从前一样高大雄伟,可看在此时的郁棠眼里,却觉得它太过嘈杂浮华,没有镇守一方大寺的威严和肃穆。

或许是因为心境变了,看什么的感觉也变了。

她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被陈氏带去了天王殿。

来陪着郁棠相看的人还不少,除了郁文两口子,女眷这边是马秀娘和王氏,男宾是佟掌柜和郁博、郁远。

按照和卫家的约定,两家各自用过午膳之后,大家就去游后山,然后在后山的洗笔泉那里装着偶遇的样子,两家的人就趁机彼此看上几眼。

郁棠心事重重地用了午膳,和马秀娘手挽着手,跟在陈氏和王氏的身后,往洗笔泉去。

为了不喧宾夺主,马秀娘今天穿了件焦布比甲,插着鎏银的簪子,戴着对丁香耳环,非常的朴素。郁棠则穿了件银红色的素面杭绸镶柳绿掐丝牙边的褙子,梳了双螺髻,插了把镶青金石的牙梳,华丽又不失俏皮。

卫家的人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郁棠。

卫太太等不到儿子表态就已非常满意了。

待回过头去看儿子,儿子已经满脸通红,抬不起头来。

卫太太忍不住就抿着嘴笑了起来。

郁家的人也一眼就看见了卫小山。

他穿了件还带着褶子的新衣裳,高高的个子,身材魁梧,人有点黑,但浓眉大眼的,敦厚中带着几分英气,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看郁棠的时候两眼发光,亮晶晶的,透着让人一眼就能看明白的欢喜。不要说郁家的人了,就连来时还有点不快的郁棠,都对他心生好感,飘忽的心顿时都变得安稳了几分。

若是这个,倒也还好。

她在心里想着,不禁仔细地打量了一眼卫家的人。

卫父一看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乡绅;卫太太精明外露,目光却清正;卫家的长子和卫小山长得很像,只是眉宇间比弟弟多了几分儒雅;卫家的长嫂也不错,清秀温和,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看着像是读过书的。还有个相陪的,是卫太太娘家嫂子,看着也是爽利能干的。倒是卫家跟过来的老五卫小川,刚满十岁,看到郁棠之后就一直有些气呼呼的。两家人说话的时候他落在大家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折了一条树枝,一会儿扫着路边齐膝的杂草,一会儿打打身边的树枝,时不时地弄出些动静来,打断了两家人说话的兴致。

卫太太看着直皱眉,把长子叫过去低声吩咐了几句,卫家的长子卫小元就沉着脸将卫小川拎到了旁边,低声斥责了他几句,卫小川竟然发了脾气,一溜烟跑了。

郁家的人看着,有些奇怪。

卫太太应该一直观察着郁家人的脸色,忙向陈氏解释道:“这孩子是最小的一个,被家里人惯坏了。今天原本没有带他,可到了昭明寺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只好带在了身边。亲家……嗯,郁太太不要放在心上。我回去了之后会好好教训他的。”

陈氏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见卫太太这样的客气,忙道:“小孩子都是这么顽皮,卫太太不必放在心上。”

卫太太听了,立刻就和陈氏搭上了话。说的虽然都是些日常琐事,却能看得出来,对陈氏很用心,非常想和郁家结亲。

陈氏对卫太太一家也满意,散的时候明确表示让卫太太有空的时候去家里做客。

卫家的人包括卫父,都面露喜色。

回去的时候马秀娘也一直在夸卫小山。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bdacs.dzhhyy.com

wbefh.dzhhyy.com  3w5a.dzhhyy.com  8r7m1.dzhhyy.com  tsd.dzhhyy.com  qj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