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驰又摸了摸小宝的脑袋,回答道:“小宝,你爸爸的这个病很难治,叔叔尽力试一试吧。”

旁边的李圆,也问道:“张医生,您能治好我老公的病吗?”

张驰如实回答道:“要想彻底的治愈,我暂时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但是,我有办法让你老公的病情稳定下来,不再恶化。”

听张驰说“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李圆一颗心又悬了起来,仿佛希望似乎要破灭。再听到“但是”这两个字,她心中又升起了一线希望。

张驰解释道:“肝硬化晚期,这是很难被治愈的一种疾病,我有一套针灸的方法,能让你老公的病情稳定下来,也许,将来我会有办法彻底的治愈他。”

先稳定病情,保住性命再说。

将来的话,也许有办法。说不定在世界书之中,有能治愈肝硬化的药方或方法。

只要留住希望,将来也许会出现奇迹。

李圆似乎也明白了张驰的意思,面露感激之色,“张医生,那麻烦您了。”

张庆则一笑,露出一副配合的表情。

张驰从吴科的手中拿出这套金针,在旁边的桌子上将带盒展开,先取出一枚金针,用酒精药棉小心的消毒。

“吴科,帮忙将病人的上衣解开。”

吴科点一点头,开始帮张驰打下手。他此前曾经见过张驰行针,倒也知道该怎么做。

拿着酒精药棉,将需要施针的穴位消毒,张驰手指捏着第一枚金针,准确的刺入了张庆的第一个穴位。

力度,手法等等,完全按照世界书上的要求,这是续命九针,张驰准备借此先保住张庆的性命再说。

病房之中很安静。

李圆满怀希望的看着张驰行针,连小宝都懂事的保持着安静,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张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行针终于完毕,将最后一枚金针从张庆的身上拔下来,用酒精药棉消毒之后,放进带盒之中。

将带盒卷起来,认真的绑好。

病床上,张庆睡着了,看似睡得很安稳,很踏实。

李圆则问了起来,“张医生,我老公他怎么样了呢?”

张驰看了看张庆,有为他把了脉,放心的点一点头,“他的病情会慢慢的好转,我明天会再过来一趟,再为他看一看。”

对“续命九针”,张驰已经有一些心得。

行针完毕之后,病人的病情会渐渐的趋于稳定,然后会开始慢慢的好转。其好转的程度和速度,往往和病人的具体情况有关。如年轻的话,好转的速度肯定要快一些。

刚才张驰为张庆把了脉,才行针完毕,张庆的脉象相比行针之前已经好了一些。

再过一个晚上,到了明天的时候,他的情况会更加进一步的好转起来,会好转到什么程度,张驰准备明天再过来看一看。

收起金针,张驰起身,准备离开。

李圆送张驰道病房门口。

张驰停了下来,转身道:“不用送了,放心吧,你老公的病情会很快好转起来,虽然我暂时无法彻底的治愈,但病情会稳定下来,只要稍加注意和保养,未来几个月都不会出现恶化的情况。”

这就是续命九针的牛叉之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phuj0.dzhhyy.com  xx4.dzhhyy.com  kny.dzhhyy.com  yb72s.dzhhyy.com  pkvd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