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去的时候是中午,家家户户都在家里面做饭,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李红霞走到梁家,在院子外,就听到了梁家院子里传来的欢声笑语。

她隔着门缝,看到林老实这个村里人人称颂的大老板没有丝毫的架子,蹲在水井边,一手拎着条鱼,一手拿着刀在杀鱼刮鱼鳞。

过了一会儿,阿秀蹬蹬蹬地跑了出来,凑在他身边笑眯眯地问:“好了没啊,妈就等着鱼下锅呢!”

说话间,她悄悄塞了一颗葡萄进林老实的嘴里。

小两口笑嘻嘻的,似乎杀一条鱼也有无穷的乐趣。

林老实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很快就把鱼收拾好了,洗干净,拿了起来,往厨房走去,边走边说:“妈,鱼弄好了,还有什么要弄的?”

厨房里传来梁母带笑的声音:“不用你忙活了,你休息一会儿,吃点冰西瓜,让阿秀去抱着一捆柴进来。”

“好。”林老实嘴里应着,人却跑到了屋檐下抱柴。

李红霞在门外看到她嘴里不孝顺,不体贴几年都没见过的儿子,对着另外一个女人亲切地喊妈,忙前忙后,不亦乐乎。心里很不是滋味,林老实真的不孝顺吗?

这几年,谁提起他不竖大拇指。他给梁家老两口在县城里买了一套房,每次回来都大包小包地拎到梁家,还给梁家的两个儿子在城里搞了工作。现在梁家两个儿子都在城里上班的上班,做生意的做生意,全在城里安了家。

林家这边,林老大两口子也进城了,林老大去看仓库,林大嫂去做了售货员,看样子也不打算回来了。林大姑的几个孩子也一样进城了。

所有人都跟着林老实发达了,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好日子,只有她这个亲妈,一点好处都没沾到,每个月只有三块钱,而且这三块钱还都是过年邮局直接汇给她的。

前些年,三块钱还能买三十斤稻谷,现在连十斤都买不了了。钱越来越不值钱,可她跟刘大生的年纪大了,挣得越来越少。而且这几年,家里但凡有点钱刘大生都拿去买酒喝了,根本没有结余。老两口没少为这个吵架,一吵,刘大生就怪她,怪她溺爱刘亮,害了刘亮,害得他没了后,直嚷着都断子绝孙了,他不喝酒留给谁?

家里的经济越来越紧张,好几年没怎么下地的李红霞不得不下地干活,肩挑背驼,比以前辛苦好几倍。

可这一切换来的只有无止境的埋怨。刘亮临死时怨她,刘大生也怪她,她好像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可她哪里对不住他们爷俩?她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他们,也一直向着他们,换来的是什么?无止境的埋怨。

直到这时候,李红霞才后悔了。她后悔对刘亮太过偏心,对大的两个儿子不公平了。他们以前对她多孝顺啊,要是她稍微公正一点,是不是老三就不用死了,老大老二也不会跟她离了心?

可再后悔也已经晚了。李红霞抹了一把泪,忽地听到里面的人提起了她。

梁父递了一支烟给林老实,问他:“你们这次去南边,过年都不一定能回来吧,要不要去看看你妈?”

林老实淡淡地说:“不用,没什么好看的。”

李红霞如遭雷击,在梁家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终是没有进去自取其辱,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家里冷锅冷灶的,什么吃的都没有,而刘大生正坐在桌子边喝酒,面前摆了一堆花生壳。瞅见她进来,刘大生眼皮抬了起来:“去见你那个好儿子了?他给了你多少钱?”

李红霞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一点意思都没有,她木然地坐在那里不吭声。

喝得半醉的刘大生见她不说话,抄起空酒瓶就砸了过去:“你死人啊,问你话呢?赶紧去做饭,不做饭,就滚,你吃老子的,喝老子的,还给老子摆脸色!”

李红霞再也忍不住爆发了,捡起地上的碎玻璃砸了回去:“我不欠你的,要不是你嫌我带着两个拖油瓶,我为什么要偏心刘亮,苛待大根和阿实,你还怪我……”

刘大生也火了:“你好意思提亮子,要不是你,我的亮子怎么会死,都是你这个女人,亮子才走了歪路,他拿回来的麦乳精,你喜滋滋地拿去孝敬你的老娘!”

“说得他孝敬你好烟的时候,你没说,我儿子最能干一样!”

下午,林老实就带着阿秀,挥别了梁家人,去省城,坐飞机,去了南边沿海。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林老实听到了久违的系统的声音。

系统:恭喜你达成老实人成就!

林老实一怔:这也是任务?


o8gt.dzhhyy.com  nt3i.dzhhyy.com  63o.dzhhyy.com  5sn.dzhhyy.com  bqxo.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3w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