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就算是化神,也不敢说这样的话,我还真的不信,这位云公子,如此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化神了,还有你,听说你已经是五变婴变境了,你还在我面前装嫩,你应该和我岁数差不多吧。”庞季哈哈笑道。

“你多大?”洛弦思笑道,为什么总是有人以为她是婴变境,就年纪很大呢。

“老夫已经活了三千七百二十三载了。”庞季傲然说道,茫茫宇宙之中,活着久,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只有实力越强,修为越深,才能在岁月这门神通下,撑得越久。

“你的确活了很久,我估计还要活个三千多年,才能跟你一样。”洛弦思笑道。

“你的意思,是你才活了几百年?呵呵,你真的把别人当成傻子啊,几百年,就算你是第六重宇宙的天才,估计也很难修炼到婴变境吧。”庞季冷笑,对洛弦思的话,不以为然。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自大狂,把炫耀和吹嘘,当成了自己的座右铭,一天不吹嘘,就浑身不舒服。

炎娆在一旁,身上的烈火,又渐渐收敛了,她是雷炎一族的圣女,只要一动怒,就会直接有圣火自她身体中腾出,可以说,这是圣女的一种特殊体质吧。

现在,他们雷炎一族,留在第四重宇宙的秘密都已经被云凡发现了,炎娆也准备摊牌了,大不了鱼死网破,绝对不能让云凡活着离开。

这很正常,现在的雷炎一族,就好像当年华夏古代的那些“反清复明”的前朝遗党,他们的秘密一旦被外人发现,自然要杀人灭口了。

“既然我们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咱们也不用互相隐瞒身份了,你不是问我是火域哪一族的吗?现在我就告诉你,我是雷炎一族的,你们是中央星域谁派来的?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秘密的?现在可以说了吧。”炎娆脸色凝重地说道。

“你们的秘密?你们自己在这里布置了一个阵法,被我家公子看出来,这不是很正常吗?没有任何人派我们来,这个世界上,可没有谁能指使得了我家公子,我有点搞不懂,你为何如此紧张,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洛弦思都有些好笑了,这几个人,就跟被踩到尾巴的兔子一样,一惊一乍,左一个秘密,右一个秘密,不就是一个阵法吗?能有什么惊天大秘密,更何况,这个秘密,自家公子,根本没有什么兴趣。

看到洛弦思这副模样,炎娆皱眉,难道是自己误会他们了,他们真的只是误打误撞发现这个阵法的?

“呵呵,你觉得,你说这样的话,我会相信吗?你对我们火域这么了解,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这一切,难道都只是巧合?”炎娆冷笑,她心中虽然惊疑,但是还抱着宁可错杀一百,不能放过一个的心思,今天,洛弦思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不信就算了,你们火域的事情,我可没有兴趣知道,我看你现在这么紧张,我觉得我猜到一二了,当年火域内战,肯定是薪火一族赢了,薪火一族现在成为火域主宰,而你们雷炎一族不服气,准备造反是吧,跑到第四重宇宙,布置阵法孕养了一个宝贝,准备利用这个宝贝造反?我猜的应该没错吧?”洛弦思七窍玲珑,很快联想,有了猜测。

“你这么说,也没有错。”炎娆倒是没有隐瞒,直接承认了。

“薪火一族,有中央星域的洛域主撑腰,你们以为随便孕养一个什么宝贝,就能造反了,你们这是找死,算了,我也懒得说你们了,你们火域的事情,我可懒得管的,不过现在,你们这什么宝贝,已经被我家公子看上了,你们就别妄想了,看在大家都是第五重宇宙的份上,我劝你,宁可得罪中央星域的洛域主,也不能得罪我家公子。”洛弦思很是认真地说道。

现在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说实话,洛弦思也不希望大家动手,毕竟,自己等人,还要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天天打打杀杀也很烦人。

“宁可得罪洛域主,也不能得罪你家公子,呵呵。”炎娆低语,似笑非笑,她现在,又开始摸不清眼前这几人了,这几人,总是不按套路出牌。

“圣女,别跟他们废话了,管这几个是什么人,还真的以为我们是吓大的,随便说说就能唬住我们啊,直接杀了他们,一了百了。”庞季开口说道。

炎娆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也感觉到了,和云凡这三人,说了半天,都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自己的事情被对方挖得干干净净,但是自己,却对对付的来历,还是一无所知。

不过现在也不重要了,无论如何,既然他们敢打冰寒至宝的主意,那就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庞季见炎娆不说话,显然是没有意见了,当下,直接站到云凡跟前,身上气息弥漫开来,头顶浮现九个元婴小人,九个元婴小人,光辉熠熠,散发出惊人的威势。

“可惜。”云凡看着面前的庞季,淡淡说了一句。

“可惜什么?年轻人,别装神弄鬼了,有什么本事,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吧。”庞季冷哼,气得瞪眼,自己的实力如此清晰地展示在这小子跟前,这小子,居然还摆出一副风轻云淡,运筹帷幄的样子,实在气人。

“我家公子,是可惜你九变婴变境的修为,不识抬举,马上就要妄自送了性命。”洛弦思给云凡解释道,洛弦思的确很聪明,对云凡现在的心思,把握越来越透彻了。

第九百七十二章 你也叫洛弦思

听到洛弦思的话,庞季的脸色,又青了一分,自己堂堂血影星域的域主,九变婴变境的绝世大高手,活了三千年,就算去第五重宇宙,也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今天,不教训这几人,这口恶气,实在咽不下。

“好一个可惜啊,你家公子,若是能打败老夫,老夫从今以后,为奴为仆,侍奉左右,也绝无怨言。”庞季冷哼。

“你一个老头子,就算想当我家公子的奴仆,我家公子还不愿意呢,看到你,我家公子,可能吃饭都会没有食欲的。”洛弦思毫不留情地说道。

“老夫不屑和你一个女人做口舌之争,云公子,和我出去,咱们二人一战吧,你若能赢老夫,老夫为奴为仆,任由处置,但是若是赢不了老夫,可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庞季也懒得和洛弦思斗嘴了,看着依旧端坐不动的云凡,淡淡说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atw.dzhhyy.com  ae09.dzhhyy.com  wwu27.dzhhyy.com  8bmj.dzhhyy.com  sq2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