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她很烦但对她很好的妈妈,永远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她。

那个她虽然厌恶,但却给她无限温暖的家,她也不可能回去了。

到现在这时候,陆微言才发现其实她之前的人生过的并不算差,她26岁的时候每月的工资是12000,在她那个年纪并不算低。

然而她只看到了陆一语的收入,只看到她跟陆一语的差距,只看到她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完全忘记了她同龄的女孩儿优秀。

陆微言伸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再伤心、再不舍又如何,她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陆一语那该有多好,她不会从小时候想着有一天一定要陆一语强,直到陆一语成为了她人生路的绊脚石,成了她最大的心魔,也成了她做任何决定都要以消灭陆一语为目的。

只要陆一语过的不好、落魄不堪,她特别痛快。

以往的20几年她都成功了,可是陆一语只要稍稍一反击,她只剩下挫败。

她依旧不是陆一语的对手。

陆微言没有放下镜子,她收起心里的那些思绪,对着镜子缓缓地勾起一个笑容。

她在笑的时候,把眼神放空了,露出一种带着希翼光芒的眼神,看起来纯粹而美好。

陆微言心里闪过一丝讽刺,原来她也会有怎么纯澈、无辜的眼神。

而她的内心早黑化成她都看不透的恶魔了。

叶风信将陆微言刚才的那个微笑看进眼底,如果他要是不知道镜头之下的女人是陆微言的话,他真的会认为叶盈风还活着。

那样的笑容连叶风羽都学不像。

跟叶盈风是双胞胎的叶风羽都学不像,而从来没有见过叶盈风的陆微言却拥有了那样的笑。

也许他真的赌对了,然而也证明了当年的叶盈风其实并不像他想的那般简单。

她只把她愿意展现给别人的一面展现出来,其他的她藏在她的笑容之下,没有让任何人窥见。

叶风信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仍旧停留在屏幕的女人身,眼神里一片漠然。

陆一语和霍予淘男在海边别墅待了两天,第二天天气不错,两人在别墅顶的游泳池游泳。

陆一语也彻底的展现了她狗刨式的泳技,让霍予沉一整天只要一把目光落到她身一阵爆笑。

陆一语现在的脸皮练得跟她家霍董差不多了,被笑了几次之后麻木了。

该丢人的时候尽情的丢,反正她在她家霍董面前一点脸都没有,还不如尽情愉快地玩。

她家霍董也不会在意她的脸丢到什么程度,她也不会因为在他面前表现得太糗而被批斗,顶多是被嘲笑两句。

方寸山,这是自取灭亡,把这些人都给推到自己这边啊!

本来豪门夜宴也有不少势力是摇摆不定,而东方求败等人举办这个豪门夜宴,是给他们定神的!

谁知道,方寸山却是直接出兵,要灭人家满门。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后路,必须要跟他们绑在一块!

甚至东方求败现在把他们给踢走,他们还不肯走呢!

不过,东方求败明显不会这么做,他要表现的跟这些山门势力一样愤怒,仿佛方寸山灭掉的是他们的宗族!

只是看了方寸山出兵各处,却没有见着直奔他们飞虎山而来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fadx.dzhhyy.com  qi0ln.dzhhyy.com  oqbs9.dzhhyy.com  8t1.dzhhyy.com  25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