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家和相家已经定了三月十六的婚期,在此之前王氏准备去杭州城给郁远准备点成亲用的东西。陈氏自入冬之后就没再病过,身子骨比从前强了很多,也准备到时候带了郁棠,随着王氏一起去杭州城逛逛,买点东西。

裴宴觉得郁小姐简直是冥顽不化,冷冷地笑了笑,没有搭理她。

郁棠一头雾水。

难道这种说法也不行?

裴三老爷,可真是喜怒无常啊!

郁棠也懒得惯着他了,反正她好话说尽他也不领情,还不如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而且,通过裴宴能亲自来给他们家开业道贺这件事,她更加觉得裴宴不仅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而且还是个极其遵守诺言的人,只要是他答应了的事,不管是他直接答应的,还是通过别人间接答应的,哪怕他心里再不愿意,他也会践诺的。

所以舆图的事,裴宴不管对郁家有什么看法,他一定会妥妥贴贴地把这件事办好的。

郁棠的底气又足了几分。

她也不管裴宴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径直吩咐双桃:“去跟夏平贵说一声,让他亲自去旁边的茶叶铺子买几种顶好的茶叶过来,再去酒楼订一桌最好的素席送裴府。”

裴宴要不要是他的事,送不送却是他们郁家的礼数。

第九十三章 教训

裴宴见郁棠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气得肝疼。

他原本想,这样不知好歹的东西,他也别管了,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可偏生郁棠吩咐完了双桃,又凑到他面前,笑盈盈地温声道:“三老爷,我知道您不稀罕这些,也知道今天的事是我们家不应该。您就让我去买点好茶招待您吧,要不然我以后都会心里不安生的。素席也是这样,您还在孝期,不方便留您在这里多坐,总得让我们尽尽心,您要是觉得不好吃,就赏了下面的人,好歹是我们家的一点心意。”

最最要紧的是,要让别人都知道郁家对裴宴的感激之情,在舆论上补偿一下他亲自来参加郁家开业典礼的委屈。

只是这话她不能说。

凭她的直觉,她要是把这番话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裴宴肯定是要翻脸的。

裴宴看着眼前这张笑得仿若春花灿烂,又带着点讨好的面容,心里的郁气好像慢慢地消散了一些。

算了!

他一个男子,何必和她一个小姑娘家计较。

再说了,谁年轻的时候不犯点错呢?

要紧的是能改正错误。

他不妨就指点她一下好了。

裴宴面色微霁,轻轻地呷了一口茶,语气淡然地道:“让你的小丫鬟回来吧,我也不差你那口茶。怕就怕你家的伙计事事处处都替你当家,以为那五两银子一斤的茶看着和那五百两一斤的茶没什么两样,干脆就买了五两银子一斤的茶回来,被传了出去,让人家以为我喜欢喝粗茶,以后走到哪都喝那像洗锅水似的茶水。我难受,别人也难受。”

什么意思?

郁棠有点发懵。

她已经吩咐双桃让人买好茶了,五百两银子一斤的茶他们家是买不起的,就算买半两回来待客也是没办法去充这个门面的,可也不至于买那五两银子一斤的茶来招待他啊?

还有,什么叫以后走到哪里都喝的像洗锅的水,他难受,别人也难受。

他难受能理解,别人为什么也跟着难受?

郁棠望着裴宴锐利的眉眼,突然间明白过来。


guv.dzhhyy.com  g9hj3.dzhhyy.com  qer.dzhhyy.com  vm0.dzhhyy.com  q5m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svri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