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罪手往口袋里摸糖,又停下。淡然道:“他自杀,或许是因为对八年前那起案子的愧疚,也可能是他想以自己的死,给现在这两起案画下休止符,让警方认为真凶就是他,查不到你头上...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些。”

荷心双眸猩红,“他凭什么爱我?他有资格吗?这个蠢货,以为我跟他上过几次床,就是喜欢他了?在我面前像一条狗一样,看着就恶心。要不是他,我妈妈就不会死,我就不会成为孤儿。当我在酒吧里遇到他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些都是老天给我的暗示,让我杀了这个垃圾。但是在他死之前,我要揭露他的罪行,我要让他家人一辈子活在被人耻笑谩骂中,这辈子都不得安宁。他自杀...这算什么?”

“的确,谢志豪没资格。可这个被你杀害的女人也是无辜的,你又凭什么夺走她的生命?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和当年的‘谢志豪’没有区别。”

荷心痛苦的捂着心口,接着又狰狞的笑了起来。“妈妈跟我说,她背后的那颗痣是苦命痣。她们也有...我只是在帮她们...反正早晚都会像妈妈一样死掉,还不如帮我完成这个计划,让谢志豪这个垃圾早日下地狱。”

这时,楼下想起了消防车的警报声。刑罪乘胜追击,道:“当年谢志豪作案时,你也在场,那时你在做什么?”

荷心脸上的笑容再次僵住......

刑罪继续道:“你明明可以呼救,但是你并没有呼救。你见过凶手,这么重要的线索你也没提供给警方。”

荷心冷笑,“说了又怎样?谢志豪当时还没成年,即便警方抓了他,也不可能判他死刑。他杀了我母亲,摧毁了我所有幸福,我怎么能放过他?”

“这只是你现在用来自欺欺人的借口,当年谢志豪并不想杀你母亲,如果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就不会在知道你身份后,一心还要袒护你。”

荷心疾声道:“他只是在赎罪!”

“不错,他是在赎罪,但他并没让自己沦为毫无血肉情感的恶魔。而你也不是被他同化,是你自愿被仇恨玷污,自甘堕落,沦为杀人凶手。”

荷心闭上红肿的双眼,她猛吸入一口气与心口积压多年的仇恨混作一团,接着她缓缓张开双臂,嘴角扬起冷冷的笑意。

“阿豪,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紧接着改变了脚底的重心,整个身子往后倒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闪了过来。荷心还未搞清状况,手臂便被人死死抓住。清明迅速调整姿势,另一只手原本想抓住栏杆,却在仅仅几毫米的距离处抓了个空......就在清明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要光荣殉职时,一只手腕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扼住,阻止了他身子继续往下坠落的动作。

刑罪脸上的青筋暴起,却丝毫没有狰狞感,他死死的盯着清明的双眼清澈的眸子,眼神无比坚定。这一刻,清明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简直是酷毙了,很快他又被自己的想法逗乐......可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没忍住的在心里歌颂道:“可真的很酷啊,靠!”

见他脸红的异常,刑罪以为他是吓傻了,于是迅速收敛掉平时说话不留情面毒舌跋扈,沉声甩出两字,而这两字怕是清明来警局到现在,从这个队长口中听过的最温情的词语。

“别...怕”

说着,脸上的青筋又凸起了几分,目光不经意的落在清明眼角那颗泪痣上...像是想起了某个人,也不知瞬间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一鼓作气将二人拉了上来。接着,身后赶来的刑警将荷心控住住。

清明顺势躺在地上,胸口剧烈起伏着,仿佛刚才经过了长时间的剧烈又激烈的运动...刑罪着实有些看不下去。

“就你这样的体格,当初是怎么通过体能测试的?”

清明忽略他的冷嘲,问:“师兄,刚才你为什么对荷心说,当年谢志豪并不想杀贺梅?”

“贺梅真正的死亡原因是心脏性猝死,并非机械性窒息。”

“你怎么知道?”

“尸检报告有一项,死者冠状动脉硬化,这时心脏性猝死明显的特征。尸体照片,脖子上有明显掐痕,如果没仔细看报告,都会先入为主认为死者是被掐死的。”

说着,刑罪抬步要走,没走几步,又停下,迟疑了几秒后回头道:“你是想用你那不耐候的小身板给地面传输热量吗?”

清明一愣,几秒后反应过来,一个鲤鱼打挺,没耍好,身体和地面产生暴力碰撞。在刑罪微拧的眉头中,老老实实的站起来。

清明扶着腰,挪到刑罪跟前,“直接说地上凉,别冻着不就行了?我体力其实很好...”

在刑罪开口前,清明抢着又开口。“师兄,刚才....谢谢你救我。”

刑罪胡乱搓了把他的头毛,无所谓的一扬眉:“父爱的本能”


uudl.dzhhyy.com  c70i.dzhhyy.com  pok.dzhhyy.com  bsc.dzhhyy.com  90g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rnge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