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燕睁大了眼睛,“你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祁轩并不觉得陈春燕这样问有什么不妥,他直接解释道:“我进军中历练了,距离这里不远。刚接到通知,说是抓住了一个逃兵,我那里刚好不见了一个人,就过来瞧瞧。”

虽然递来的消息是问有没有逃兵,但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想得到,既然这么问,肯定就是抓到了,不然县衙一个文臣的部门,也不会派人来跟武将的部门打交道。

“这么巧?”陈春燕微微一笑,“时间还早,现在城门还没开,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祁轩:“好啊。”

陈春燕有些为难地看着那些兵士,“那他们?”

祁轩:“原地休息。”

讲真,在原地真的休息不了,站在原地,真的很累的。

她转身在前面带路,去推陈修言的房门,房门却纹丝不动。

自打丢过一次束脩六礼之后,陈修言的防范意识果然强了很多,但眼下就很尴尬了,她请人进来坐,坐哪儿啊?

祁轩也不在意,“去后院坐坐也行。”

陈春燕便把祁轩带到了后院。

陈谷秋已经开始做早饭和饲料了,她听到脚步声转头,“祁公子,你来啦。”

祁轩点点头,又看向陈春燕,陈春燕去抬了条烧火的小凳子过来。

“你坐吧。”

祁轩:“这个案子你参与了吧?”

陈春燕:“参与了。但我觉得凶手不是那个逃兵,而是与受害人相熟的人。”

第318章

祁轩:“这话你跟闵大人说了吗?”

陈春燕点头:“说过了。现在关键是那个被抓起来的嫌犯不肯开口,你也晓得的,当逃兵是死,杀人也是死,两边都是死,他肯定开不开口都没必要,而且……因为做了逃兵而死,让人知道了,说不定他家人还要被嘲笑。”

每一个在籍的兵士都是有姓名的,要处决一个人,肯定有相应的程序要走,而作为杀人犯被处决,则可以胡乱报个姓名,也就不用连累家里人了。

祁轩脸色有些难看。

陈春燕看他这个样子,也就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祁轩才又开了口,“我生气,不是冲你。那个兵要逃走,我也能够理解,我这次亲自过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他转过身,直端端看着陈春燕,“朝廷连年欠军饷,这些拿命拼前程的人,却连饭都吃不饱,衣都穿不暖,如何不跑?”

陈春燕心里一咯噔,情况已经这么恶劣了么?

她进城的时候听人谈起过,当今天子沉迷炼丹无法自拔,根本不理政事,还命人修建宫观供他炼丹,劳民伤财。

她来的这段时间生活得还不错,她还以为情况没那么严重,却不料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

龙桥村非常靠近边关,鞑靼的铁骑攻来,只消两三天就能踏平这里。

兵士都跑了,谁来保家卫国?

这简直是……必须防患于未然。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pj.dzhhyy.com

gmmon.dzhhyy.com  hhu.dzhhyy.com  xrsr7.dzhhyy.com  12w84.dzhhyy.com  o2lc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