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澈身形微退,以虎魄剑快横挡,将黑魔的攻击全部抵御而下。虎魄剑每一次与狼牙棒的撞击,都会带起清脆的响声和漫天火花。连续三十多次撞击后,云澈飞身倒退,一直退到十几步之外,而黑魔的攻击也在这时停止,然后指着云澈暴吼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宰了!谁把他杀了,谁就是副团长!!”

黑魔佣兵们还在三个副团长转眼间全部毙命的惊骇中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此时听到黑魔的大吼,他们如梦方醒,顿时从四面涌上,围攻向云澈。

“师姐,保护好自己!”

七八十个入玄境的黑魔佣兵的围击,云澈绝不敢大意,而这样的情境之下,他也已根本顾不了蓝雪若,以蓝雪若的实力,虽然身体虚,但只面对入玄境敌人的话,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找死!!”

十几个黑魔佣兵合围成一个简单的阵势,在同一时间扑向云澈,云澈没有避退,嘴角露出冷笑,迎着他们的攻击一剑横扫,一条巨大的火舌飞舞而出,让他手中的虎魄剑仿佛一下子长至八尺之长。

噗噗噗噗噗

火舌扫在第一个人身上,将他的颈椎一冲而断,然后去势不减,扫向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在面对多个敌人时,除非有着绝对压倒性的实力,否则很忌讳一击轰全部,因为那会造成攻击力的大幅度分散,而是应该集中力量各个击破,让自身压力越来越小。

但云澈选择的却是火焰玄力的横扫!在这些入玄境敌人面前,他的玄力完全称不上是压倒性的,但,他的武器,是一把能轻易切开入玄境玄力防御的地玄之剑!他释放的火焰,是邪神之力操纵下的凤凰之火!玄力上的优势,再加上玄功与武器的绝对碾压,他的横扫,便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横扫,一点都不勉强。

围攻向他的十几个人被云澈这么一击之下直接扫飞了七八个,他的后方风声逼近,一只沉重的板斧向他的脖颈切来,他头也不回,左手握拳,迎风砸去。

那个偷袭的黑魔佣兵胸骨顿时四分五裂,吐血远远的飞了出去。

“死!!”

对于这些黑魔佣兵,云澈没有哪怕一丝的不忍与怜悯,他一跃而起,避开三个黑魔佣兵的攻击,一脚踏在斜后方的黑魔佣兵胸口上,将他的胸口直接踏出一个血洞,借着反震力,他身体远距离冲出,凌空一扫,把三个人卷入火舌之中,落地之时,又是三个人被他一剑挑飞。

围攻上来的黑魔佣兵越来越多,如潮水般将云澈围堵在人群之中。云澈脸色平静无波,借助星神碎影,身体如暴风中的雨燕般在人群中纵横穿梭,虎魄剑所到之处,碰到武器,武器必然被一切而断,碰到人,必然一击致命,这些入玄境玄者的玄力防御在虎魄剑面前,和一层薄纸真的没什么区别。

不多时,云澈的身上已溅上了大片的血滴,不过他对此毫无知觉,他这一辈子杀过的人太多,杀人对他来说,就如割麦子一般随意平常,泛不起他内心丝毫的波澜。

站在远处的黑魔本来想趁云澈被围攻时进行偷袭,来个绝命一击,但看着他全身浴血,如割草芥般屠杀着一个个,一片片的黑魔佣兵时,他的心里开始泛起深深的寒意这分明只是个少年,但杀人时竟是如此的干净利索,毫无犹豫手软,而且他杀人时的眼神、表情都太平静了,平静的哪像是在杀人!

他这辈子杀过的人也算不少,没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但绝对不可能在杀人时还这么平静。

而且他明明只有入玄境,却有着如此可怕的力量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火舌,那把碰谁谁死的可怕长剑黑魔的心跳越来越快,上前偷袭云澈的想法快的消退着,一抹越来越深的恐惧在他内心深处滋生,他的脚步开始退却,然后调转身体,疯狂逃窜而去。

“想跑?”他的举动完全落入云澈眼中,云澈眼神一阴,虎魄剑一扫,将周围的黑魔佣兵全部逼开,然后脚下一踏,直接拔起近十丈的高度,凛然目光锁定黑魔,全身忽然燃烧起通红的火焰。

“凤翼天穹舞!”

云澈全身的火焰疯狂燃起,背后,两道火焰凤翼张开,整个人飞射而下,远远看去,就如一只小型凤凰凌空飞坠,还隐隐伴随着一阵凤鸣之音。

凤翼天穹舞,凤凰颂世典第五重所载的凤凰炎技,动时背生火焰双翼,以威猛绝伦的冲势冲击敌人,并引大范围的火焰爆炸。本必须以凤凰颂世典第五重的凤凰炎力才能动,但在云澈极高的领悟力之下,硬是以邪神火种的力量疏破玄关,以自身混杂凤凰炎力的邪神炎力便可催动。

空气中传来的剧烈压迫以及炽热的温度让黑魔下意识的回头,但纵然他提前察觉,也根本不可能避开凤翼天穹舞的无匹冲势

巨大的轰鸣声几乎响彻天际,干涸的地面之上,数不清的裂痕如蜘蛛延伸,但马上又被疯狂燃起的烈火所掩盖,在熊熊火光之中,一个黑影爆射而出,在空中洒下大片的鲜血,然后如一个被丢出的破布袋般跌落在地上,溅起一片灰尘。

所有黑魔佣兵的动作都停止了,他们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火焰后方那个正在地上抽搐的黑色身影。蓝雪若整个人也呆在那里,小手掩口,目光一片震惊与朦胧。

云澈缓步走到黑魔的身前,看着他趴在地上,已经无法站起的身体,眼神一片冷漠。动一次凤翼天穹舞需要巨大的消耗,今天已是他第二次使用,再加上邪魄玄关的长时间开启,也让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很相对严重的虚弱感,但这一击的效果显而易见,刚才的冲击,他清楚的听到了黑魔的脊椎断裂声。

脊椎断裂,黑魔算是彻底的废了,就算能活过来,也只能一辈子瘫痪。

“放过我放过我我还不想死”

感觉到云澈的走近,黑魔出痛苦的求饶声。惜命是人之本能,更何况他这种逍遥大半辈子,还没逍遥够的纯恶人。云澈弯下身,取走他手上的黄色空间戒指,冷冷道:“你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声音落下,云澈一掌劈在了黑魔的脖颈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e60.dzhhyy.com  jy68.dzhhyy.com  eds.dzhhyy.com  b93.dzhhyy.com  1ce.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