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球场之后,余夫人便以身体为由告辞了,让褚非悦陪他们吃饭。

褚非悦便了hu zong的车过去了。

hu zong说道:“褚xiao jie的球技不错,下次有机会再切磋切磋。”

“hu zong过奖了,我的球技实在是不了台面。要不是hu zong和其他老总让我,我怕我一球都赢不了。”褚非悦笑道。

“褚xiao jie实在是太谦虚了。”

两人一路臭不要脸的捧着对方,笑容都没有卸下过。

hu zong倒是对褚非悦有了新的认识,之前霍予沉为褚非悦办生日宴的时候他和今天一起打球的几位老总都去了。

当时对褚非悦的感受还不深刻,大致知道褚非悦是有几把刷子的,不然不会把霍予沉弄到手。

霍予沉的感情生活一直是个谜,商界里的人从某种意义说是没有多少秘密可言的,他们都有渠道打听圈子里的人的事。

霍予沉其他的事和他的背景这些年也渐渐都知道了,但感情这事一直没有任何风声。

有动静的时候居然直接是对方结婚的消息,这也让一众瞄着霍予沉太太位置的商界人士蔫了。

今天接触下来,褚非悦这个段位也不是寻常女人能达到的。

到吃饭的地方后,褚非悦借着补妆的空当给霍予沉发了个地址和包厢号,便笑盈盈的跟几位老总继续聊天。

轮到饭前酒的时候,褚非悦给自己斟了满杯白酒,起身笑道:“多谢几位老总今天的款待,不甚感激。我刚生孩子没多久,酒我平时是一滴不沾的,今天破个例,以示诚意。等下几位老总的战火可别烧到我这儿来了哈。”

褚非悦说完将杯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

hu zong鼓起了掌,说道:“褚xiao jie真爽快。几位老哥,褚xiao jie都这么给面儿了,咱们也有个男人样儿啊,别兴灌酒那一套了。”

“把哥儿几个当什么人了,不灌酒不灌酒。”

褚非悦笑道:“看来我先下手为强这一招儿挺好使的。”

“哎哟,褚xiao jie,你真幽默。来来来,不喝酒咱吃菜。”

褚非悦在hu zong动筷之后,才提筷吃饭。

霍予沉在一个小时后到楼下,他并没有急着去,而是给褚非悦打了个电话。

褚非悦的手机一直放在桌面,给霍予沉号码的备注是霍董。

hu zong坐在褚非悦旁边,褚非悦的手机震动时,他扫了一眼,看到那两个字时猜出来是霍予沉了。

殷城能有几个霍董?

大晚还能打电话给褚非悦的霍董更少了。

霍予沉这个时候打电话到底是有几个意思?

是知道褚非悦在外面应酬还是纯粹是见褚非悦没回家打电话过来查岗?

不同的目的所代表的意义可是大有不同的。

褚非悦拿起手机,歉然道:“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说完便起身到一旁接电话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hndrq.dzhhyy.com

ejiiy.dzhhyy.com  gen.dzhhyy.com  wp6hi.dzhhyy.com  kv04.dzhhyy.com  ck653.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