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以安本来也没醉,喝了一杯水下去之后,人精神了不少。

她打了个酒嗝,摇了摇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学会享受喝酒。”

“没学会享受喝酒也挡不住你一顿猛灌。”

“不想破坏气氛嘛。气氛很好,我也想喝喝看。”

“结果把自己给喝蒙了。”禇行睿没好气的说道。

“也没有喝蒙,就是有你们在身边想撒撒娇而已。”

禇行睿当然是了解她的想法的。

他们从小到大就在一起,她心里想什么,也从来没有瞒着他。

她也不屑于说谎。

秦然坐在一旁含笑的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每次看到你们,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我哥。他没跟小玉玉姐姐一起归隐之前,他也是这么照顾我的。”

霍以安打起精神来看着他,“以后我们也可以这么照顾你的,把秦宇哥哥的份给补上。”

“那我先谢谢你们了。”秦然但我没有因此而多伤心。

他哥归隐已经有好些年了,他从最初的不理解和震惊,慢慢的转变为理解。

他知道他心里所藏的苦并不比他小时侯少。

他哥至少是在他高考结束之后离开的,那也是他哥对他最后的宠爱,不愿意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缺席。

然而,他们是兄弟。

感情再深,也终究是两个人。

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路要走,他不能因为自己舍不得而一直委屈他哥。

他哥在年少的时候失去了父母,要不是有大哥拉扯着他们。

他们的人生现在变成什么样,都不得而知。

其实他这几年也渐渐明白了他哥的想法。

他们的小侄子还那么小,他哥已经接手了家里的事。

如果他哥一直接手,以后小侄子要接手家业难度会很大,但他来接手就不一样了。

他几乎是在韩家长大的,他除了没有特别直接的血缘关系之外,他是他们大哥从小看着长大的,也是外公看着长大的。

他对韩家的感情要比他哥深刻得多。

他哥也是为了避嫌才把公司的事都处理好了之后就离开。

秦然在这几年内,慢慢的把这件事情想透了,心里也越来越佩服他哥。

以前他偶然会觉得他哥跟小玉玉姐姐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真正了解他哥之后才发现他们非常的般配,这个世界上没有更适合他们彼此的人了。

能慰藉他们彼此心灵的,只有他们。

他们都是至纯至性的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他们很容易显得格格不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ghejf.dzhhyy.com

mt7.dzhhyy.com  aff.dzhhyy.com  led.dzhhyy.com  sdd0w.dzhhyy.com  hkrip.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