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会儿,就看见熟悉的车开了过来,朝他打开车门。

凌舜上车。

看见久违的面孔的时候,凌舜整个人先是沉了一下,随即还是尽可能自然的打了招呼。才挑了角落的位置坐下。

“坐的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凌舜刚一坐下,身边立刻就有人凑了上来。

“没,没什么。”

凌舜不自在的把手往膝盖上缩了缩。

想问问那天晚上…到底对方是否处于醉酒状态。

纠结了很久,凌舜最终还是止步于不敢开口。

“小半个月不见,哥哥怎么对我这么冷淡?”江殊故作不满的又靠近了不少,“明明我走之前还心甘情愿的叫我——”

凌舜没等他说完,先一步伸手捂住了江殊的嘴。

原本以为对方会就此作罢。

不料手心上先一步传来湿漉漉的触感。

被舔.舐的触感。

凌舜顿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把手撤了回来,“你——”

只见对方半截儿粉色的舌头还探在外面,没缩回去。

“这就脸红了?”

凌舜直接转过头,没去理会江殊。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哥哥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

生气倒是不至于。

只是这种行为…每次都能把已经浇灭的悸动余烬尽数复燃。

刚考完试,凌舜也困。

不一会儿就倚在车门上打起了瞌睡。

抵达机场,两个人办理完手续,登机之后,凌舜环顾了一圈。

还没到旅游旺季,头等舱的入座率并不高。

除了他和江殊,似乎并没有什么人。

正张望着。

肩头冷不丁抵上来了一个垫着枕头的脑袋。

“借我枕一会儿,我不太舒服。”江殊没等凌舜反抗,先一步示弱,“真的不太舒服。昨天半夜从外地赶回来参加期末,现在又有长途旅行,头有点疼。”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rjmr.dzhhyy.com  lr24v.dzhhyy.com  wujg6.dzhhyy.com  poo1.dzhhyy.com  yd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