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琦的表情很阴冷,眼神很渗人,可莫雨却没有感觉可怕,反倒很是感动。

“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莫雨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谈论这件事。

“少奶奶,您客气了,这是我份内的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忙了。”

见罗琦要走,莫雨叫住他,叮嘱道,“易泽那边不需要再躲躲藏藏了,给他换个好点的环境。”

“我刚已经安排下去了。”

听到罗琦的回答,莫雨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润城郊外的那栋待售的别墅里,原本一直呆在地下室的严易泽已经转移到了别墅二楼一个宽敞的房间。

生活条件也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偶尔天气好的时候,严易泽会在院子里走一走,呼吸下新鲜的空气。

大部分时间都是比较平静的,除了瘾头上来的时候,那种时候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或者应该说他那段时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意识。

好在这几天随着他一次次的扛过,他无意识的时间越来越短,从刚开始的一整天缩短到现在的半天,进步很是明显。

严易泽相信,最多再过半个月,他就能基本摆脱那东西对他的影响,回归正常的生活。

一个多小时前,被捆绑在床上扭动挣扎了五六个小时的严易泽安静下来,再睁开眼睛时他的眸子已经恢复了清明。

转头看了眼一直守着他的两个男人,示意他们可以松开他了。

两人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撕开严易泽嘴上的脚步,简单问了他几个问题,确定严易泽已经暂时摆脱了那玩意儿的影响,这才常出了口气,让严易泽恢复了自由身。

被两人从床上扶起,浑身酸软无力的严易泽在床边坐了好久,才稍稍有了点力气,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他该去洗澡了。

几个小时的挣扎,扭动不仅耗光了他的体力,更是让他浑身上下的衣裤全部被汗水浸湿,仿佛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干涸的汗水让衣裤紧贴在他身上,刺鼻的汗臭味熏得严易泽有些受不了。

脱下湿透的衣服丢在一旁,严易泽躺进了放好水的浴缸里。

这一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一股强烈的疲惫感将他的意识吞噬,他睡着了。

严易泽是被开门声吵醒的,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同一时间,他睁开眼看向了卫生间大门的方向,眉头猛的皱了起来。

这时候会是谁进来?

那两个一直照顾他,守着他的家伙?

严易泽第一时间否决了这个想法,那两个人很本分,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来打扰他。

那……不是他们又会是谁?难道有人闯进来了?

是莫雨,罗雪,还是其他人?

心念电转间,严易泽跳出了浴缸,扯过一件浴袍披在了身上,刚系上带子,卫生间的门被人拧开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出现在严易泽的视线中。

严易泽仔细的打量着这人,尽管这家伙看上去挺壮,壮硕的身材给人的压迫感很强,可严易泽却没从他身上感觉到一丝的敌意。

正当严易泽寻思着这家伙到底是谁,有什么来意时,壮汉闪身让到了一旁,露出了一直被他挡在身后坐在轮椅上的凌穆扬。

“好久不见了。”

凌穆扬眯着眼睛冲严易泽笑,严易泽紧紧抿着眼睛看着他问,“请问你是……”

“凌穆扬。”


negr.dzhhyy.com  esx2.dzhhyy.com  8sy4.dzhhyy.com  e2gj.dzhhyy.com  ygcd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cydu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