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收徒(中)

说到这里,曹秋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为了师门遗传的取名废,比如他师父周子希,道名就叫周焕希。

当然,其实曹秋澜自己其实也没有资格吐槽他师父和师祖,因为他自己也是一样的取名废。他继续说道:“你入门之后便是第四十九代玉字辈弟子,张玉鸣和张玉礼比起来,你更喜欢哪一个道名?”咦,他怎么感觉这两个名字,哪个都比张鸣礼好听呢?

这么随便的吗?张鸣礼有些艰难地说道:“都挺好。”确实都挺好,他有些庆幸没有轮到日字辈或者宫字辈。不过倒是不知道原来道家的道名是这个样子的,还以为是和小说电视剧里那样,比如叫什么玉虚子啊,紫阳真人啊,清静散人啊,纯阳道人啊之类这样的。

曹秋澜也真的很随便地说道:“那就张玉礼吧。这是道名,根据门派字辈取的,每个道家弟子有且只有一个。道名不能随便叫,只有长辈才能称呼道名。至于小说电视剧里常见的那些某某子、某某居士之类的是道号,道号你想要的话自己取,随便取,想取多少个都行。”

反正他取名废不负责,他,曹秋澜,自己都没有取道号呢!毕竟他自己是取名废,他师父也是取名废,他师门传承至今也没听说哪位祖师有道号,取名废一脉相承!

说完常识,曹秋澜又说了下自己:“我呢,是从小随师父一起修行的,十八岁正式传度,二十岁初授太上三五都功经箓,二十三岁升授太上正一盟威经箓。”

“不过你只是居士,传度授箓和你是没有关系的。拜师之后,你只需皈依三宝,持守九真妙戒即可。哦,到时候还会给你发一个皈依证,这个只是居士身份的证明,没什么作用。”

说完,曹秋澜想了想,别的似乎也没什么需要说的了。不管是正一还是全真,对在家居士的要求都不高,只要自己有意愿学道,又愿意守戒,又有师父愿意收,就可以入门。

其实曹秋澜的师门是没有收在家居士的传统的,毕竟一脉单传,主要大家都懒的搞这些,他们连信徒都不要的!曹秋澜要不是因为无限恐怖游戏,也不会想到要收什么在家居士,这还是考虑到张鸣礼这个人确实让人省心,让曹秋澜产生了一种收了这个记名弟子,也没有多麻烦的感觉。

然后张鸣礼就这么在道观里住了下来,房间都是他自己收拾的,一点都没有麻烦曹秋澜。躺在床上,张鸣礼有些辗转反侧,作为一个做过仙侠梦的年轻人,他感觉自己今天有点激动。说实话,如果他早知道入道真的能学法术,他早就找个道观拜师去了,幸好遇到曹道长,为时不晚啊。

张鸣礼的拜师仪式安排在了九天后,一来要将就一下见证人的行程。二来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怎么说也是曹秋澜的第一个弟子,总要选择一个吉日,这日子是曹秋澜在神前卜算后定下来的。

见证人是曹秋澜的好友,也是一位正一一脉的坤道,俗家名字叫做周巧芳。她这回来淮城倒不是特意来看曹秋澜的,而是另外有事,办完事情之后才风尘仆仆地到了玄枢观。

两人一见面,周巧芳便问道:“曹道兄,我上次给你寄的典籍你读过了吗?如何?”

曹秋澜:“……”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曹秋澜就是莫名不想回答。他总觉得似乎回忆起了当初师父周子希还在世的日子,考校他功课的时候。其实曹秋澜功课不差,也不怕考校,但是讲真的,大概年轻人,都是不太喜欢被考校的。

周巧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尴尬地哈哈一笑,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在读宗教学的博士吗?每次我老板看到我都要问上这么一句,我好像有点被传染了,哈哈哈,没别的意思,我们等会讨论一下经义吧。曹道兄,这位就是你打算收的俗家弟子?”

倒也不是全然为了转移话题,周巧芳仔细打量了张鸣礼一番,神情颇有些诧异。她和曹秋澜认识十几年了,交情颇深,她是知道曹秋澜的性格的,根本就不耐烦教弟子。再加上曹秋澜的师门向来是一脉单传,她原本还以为曹秋澜这辈子也就是收一个衣钵传人罢了。

曹秋澜点头,解释道:“他最近数次卷入灵异事件之中,又有学道之心。”

周巧芳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她倒是相信曹秋澜有这样的善心,但也未必要自己收吧?

不过即便是好朋友,也没必要事事追根究底,曹秋澜不说,周巧芳也就不问了,转而道:“对了,曹道兄,我听廖月道长说你最近遇到了和国的诅咒?”道教之内,无论是正一还是全真,总是坤道比较少的,所以坤道之间也往往都有些联系,她们还有一个坤道内部交流群。

曹秋澜大致说了那件事情,接着又说了赤雷山庄的事情。周巧芳听了也不由无语,“曹道长,你自己最近是不是总是牵扯进这种事情里啊?我记得你之前都呆在道观里不怎么出门的,现在这是一出门就出事的节奏啊。”曹秋澜笑而不语,他就是冲着事情去的,能不出事吗?

张鸣礼拜师是明天,周巧芳先在道观里住下来,房间张鸣礼已经收拾好了,超勤快的!周巧芳看了看相貌只能说普通的张鸣礼,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明白曹秋澜愿意收徒的原因了。张鸣礼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憨厚老实的笑容,说道:“周师叔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

“昂。”周巧芳转头对曹秋澜道,“曹道兄你这个俗家弟子,收的倒是比入室弟子还好。”

周巧芳这是想起了曹秋澜和他师父周子希,这两师徒之间,基本上都是周子希在为曹秋澜操心。相比较起来的话,张鸣礼这个俗家弟子,做的可不就是比曹秋澜这个入室弟子还好吗?曹秋澜眼皮都不抬一下,说道:“周道兄,我们许久未见,不如……切磋一下?”

“咦,不是论道吗?”周巧芳这样答了一句,不过说到切磋,她也有些跃跃欲试起来,毕竟她也有段时间没有好好和人打过了,确实该活动下筋骨了。曹秋澜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拔剑劈向周巧芳,虽然剑刃没有开锋,但以曹秋澜的力量,这一剑要是劈实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周巧芳却不慌不忙抽剑格挡,她也是从小练剑的,剑法不比曹秋澜差。

张鸣礼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从厢房一路打到了院子里,双方你来我往,看得他眼花缭乱,心里更是火热。这就是传说中的中国功夫啊!他想就算自己将来学不会道术,能够跟着曹秋澜学剑也很好啊。虽然曹秋澜说他已经过了习武的最好年纪,但剑法就算学个差不多,也很帅了!

一场战斗下来,虽然是不分胜负,但两人都打得酣畅淋漓。曹秋澜收剑,说道:“这样才痛快嘛!最近一直想要找人打一场,周道兄来的及时啊。”周巧芳也收剑入鞘,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周巧芳也觉得打得很爽,战斗就是要势均力敌才痛快。

张鸣礼看他们打完了适时地上前各递上一条干毛巾,让他们擦擦汗。

周巧芳接过道了声谢,又转头对曹秋澜开玩笑道:“你这个弟子真贴心,我也有点想要了,不如你把他让给我怎么样?反正你也不喜欢教弟子的吧,我就不一样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csgfp.dzhhyy.com

x9ui4.dzhhyy.com  0w45q.dzhhyy.com  2bq.dzhhyy.com  1vw8.dzhhyy.com  031.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