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这就是灾难的开始?”吕石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PS:照顾孩子是重要,但码字一样重要,不能因为照顾孩子不码字,只是更新时间和更新量上掠痕不敢承诺什么。希望大家理解,等老婆出去月子,就轻松了!

第八十章灾难进行中!

更新时间:2011-6-1922:52:20本章字数:3419

“老娘漂亮吗?”玫瑰看着防贼一样防着自己的吕石,咯咯的笑着说道。

吕石继续发颤,不做任何回答。

“难道老娘不漂亮?”玫瑰看吕石还是那副‘熊样’,不由得‘庞然大怒’,上去揪住吕石的耳朵有点恶狠狠的说道。

“漂亮,玫瑰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吕石不得不屈服在玫瑰的淫威之下。就算知道现在自己反抗,玫瑰反抗的力量绝对不足,但吕石就是升不起任何反抗的勇气。

“啧啧,这才乖嘛。从小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诚实的孩子,一个不会说谎的孩子,现在就算长大了,这个优点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啊!”玫瑰夸奖的说道。

但是,听在吕石耳中,这怎么听都怎么像玫瑰在自己夸奖自己!

“没想法玫瑰姐还记得俺的这个优点,实在是让俺太感动了。玫瑰姐不仅仅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更是心肠最好的女人,从来都是最温柔的,绝对不以暴力解决问题。”吕石讪讪的笑着说道。那个啥,为啥已经回答了问题,这揪着耳朵的手还不放下呢?这要揪到什么时候?

“放屁!你到江湖上打听打听,只要提到黑玫瑰的名字,哪一个不是首先想到暴力的?老娘天生就不知道温柔是什么玩意。少给老娘玩心眼。想糊弄老娘是吧?是不是觉得老娘好糊弄?”玫瑰手上稍稍用力,让吕石又一阵呲牙咧嘴。话说,玫瑰还真很喜欢看吕石现在这副样子。

“玫瑰姐,俺怎么敢糊弄您啊,借给俺一百个胆子俺也不敢啊。”吕石无奈了,靠,怎么跟小时候一样?还是这么暴力。看来温柔这个词真像玫瑰刚才自己所说的一样,她压根就不知道温柔是什么玩意!

“你是不敢。但是,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这一点你承认吧?”玫瑰终于松开了揪住吕石耳朵的手,恶狠狠的说道。

“玫瑰姐,您看我像是胆子大的样子吗?”吕石可怜兮兮的说道。

看吕石现在的样子,还真不能跟胆子大联系在一起。

“胆子不大,敢没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脱光我的衣服?说,到底有没有趁机占老娘的便宜?”玫瑰盯着吕石,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天地良心,玫瑰姐,我绝对没有趁机占你的便宜。真的!”吕石连忙举起双手,信誓旦旦的说道。靠,现在打死也不能承认啊,一旦承认的话,那还不知道会是一副怎么样的局面。

“这么说,我的衣服真是你脱的了?”玫瑰伸手闪电一般的又揪住了吕石的耳朵!

“这……这个……”吕石那个悔啊,怎么这么容易就上当了呢?小爷我的心智哪里去了?好像、貌似在玫瑰姐的面前,自己还是以前那个总被欺负的小孩子啊!

“什么这个那个的。外面有没有女人?有还是没有?她们不能帮忙?非得你自己亲自来?还说没有趁机占老娘的便宜。刚夸了你,你就说谎了。看来,你是欠教训啊!”玫瑰手上的力道又是增加了那么几分。

“玫瑰姐,那个时候,那个情况下,除了我之外,谁敢碰您啊。您看看您身上的伤口,你不知道那时候你身上沾满了多少鲜血。就外面她们几个女人,哪一个不是看见鲜血就要晕倒的角色?让她们来为你脱衣服的话,费时费力不说,一旦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而且,我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老头那边弄来的断玉膏可是全用在玫瑰姐你身上了。如果不然的话……”吕石没有再说下去,相信玫瑰明白下面的意思。没有断玉膏的话,玫瑰怎么可能恢复到光洁滑腻皮肤的程度?

不过,话说断玉膏真不愧是外伤上的圣药!这才短短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就让玫瑰的外伤痊愈并且一点伤疤也没有留下来。这足以用神奇两个字来形容了!

“哼……要不是看在你把断玉膏都拿出来给老娘使用的份上,你以为老娘会让你这么轻松?”玫瑰松开了手,一副吕石你小子占了大便宜的样子。

吕石有点欲哭无泪了!这……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相信天底下如此对待救命恩人的,也就玫瑰这一个人了!

“玫瑰姐,你是不是要开始疗伤了。外表上的伤虽然差不多全好了。但内伤可没那么简单,这还需要你自己来治疗!”吕石轻声的说道。从一开始吕石就知道玫瑰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叫自己来这里,怕就是为了教训自己吧!

“这还用你说?我自己的情况我难道不知道?老娘只是确定一下一些猜测而已。看来老娘的猜测还是很准确的!”玫瑰瞪了吕石一眼说道。

吕石讪讪的笑着摸了摸鼻子!还有什么比偷偷占别人的便宜却被人给抓住更难堪的呢?如果不是吕石这厮的脸皮实在够厚的话,估计现在早就羞愧去死了!

“我记得,郝师伯带着你来不老谷的时候,你才几岁来着?八岁多不到九岁吧?但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是人级六阶的层次了。记得那时候我也就十四岁!实力在人级七阶!那个时候我还羡慕你小小年龄就达到了人级六阶呢,未来一定是风云人物。现在将近十年过去了。我从人级七阶到了地级七阶的层次,而你却才从人级六阶升级到人级八阶!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偷懒了?”玫瑰坐在床上,脸色终于正经了起来,没有紧皱的看着吕石,脸上疑惑和关切的神色纠缠在一起。

吕石之所以任凭玫瑰欺负自己。就是因为吕石深深明白玫瑰对自己绝对没有任何一点点恶意。而现在玫瑰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7qkg4.dzhhyy.com  lk2.dzhhyy.com  53jn.dzhhyy.com  42no1.dzhhyy.com  ut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