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目前来说,他们现在是要和一村子的人玩捉迷藏,也不敢肯定真的就能熬过最后的三天多时间。如果有警察介入的话,他们的安全系数确实要高上很多。杜振邦于是说道:“山洞里有信号吗?要不要去外面打?实在不行的话,我想办法做个信号扩大器出来。”

曹秋澜利落地开机,看了一眼信号标志说道:“两格,比在村子里的时候还好,应该没问题。”说着他就直接拨通了报警电话,两格的信号其实也不能算好的,但比起在村子里一格还经常消失的信号确实好多了,他只拨了三次,报警电话就被接通了。

听到电话那头隐约传过来的男声,饶是淡定入杜振邦,也忍不住有些激动。

最早回来的是宋乐,他带了几块不大不小的石块和一些粗壮的小树枝回来,这些当然是用来做灶台的。此外,还有一些植物,据他介绍都是用来调味的。

没过多久,去打水洗锅的马玲玲他们也回来了,除了马玲玲手里拎着的满满两大壶的清水之外,梁非宁带着的锅里还有一大一小两条鱼,都是已经杀掉处理过的。

报完警的杜振邦心情颇好,看到那两条鱼还开玩笑道:“没想到小梁还是个捕鱼能手啊,这才出去这就抓了两条鱼回来。大的那条得有个一斤多吧?”

梁宁非挠了挠头,傻笑道:“差不多吧,我也就这点本事,也是恰好遇到了。”

回来最晚的是王槟,不过他也是收获最丰富的,手上拎着三只已经被剥了皮处理好内脏的兔子。看到众人惊讶的目光,王槟笑道:“正好发现一个兔子窝。”这三只兔子都不是很肥的那种,不过冬天嘛,也是正常的,动物窝里也没有余粮了啊。

没说的,宋乐的厨艺也是真的不错,众人喝了热腾腾的鱼汤,吃了美味的兔肉,感觉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吃完饭,杜振邦才说了他们已经报警了的事情。

众人闻言齐齐沉默了一瞬,过了一会儿,才各自叹息着收拾东西准备晚上睡觉的地方。成功报警当然值得高兴,但这偏僻的地方,谁知道警察要多久才能找到啊。

第三天终于过去了,除了被发现尸体不知道具体死亡时间的葛知乐他们,没人出事。

第四天,众人同样早早醒来,就着昨天晚上的余粮,草草解决了早饭,便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了。如果只有村民的追杀,他们继续躲着也行,但危机远不止于此。

他们谁都没有忘记,无论是古玉,还是葛知乐和杨国顺,可都不是村民杀的。这种未知的死法,无疑更加让他们恐惧,而且他们也没忘记曹秋澜说的猫身上的人类的灵魂。

杜振邦说道:“坐以待毙肯定是不行的,除了曹道长之外,我们对那些未知的东西都是几乎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从昨天开始逃亡以来,他们这群人相处地还算不错,不过他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到别人的身上,也不觉得曹秋澜有保护他们的义务。

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也都不是那么天真的人,曹秋澜又不是他们的爹妈,昨天算礼尚往来也就罢了,让曹秋澜负担他们的生命,显然是不可能的。宋乐说道:“昨天马小姐不是说任务的关键很可能在山里吗?你们觉得,那个关键会不会就是祭坛?”

众人也都点了点头,虽然没证据证明这一点,但要提起山里,他们暂时也只能想到祭坛。

王槟雷厉风行地做出决定,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去祭坛看看怎么样?”

梁非宁有些慌,不由说道:“等等。祭坛对村民很重要吧,他们会不会派人去祭坛看守?”

杜振邦说道:“我们上次去的时候,是没人看守的。但出了我们这次的事情,又有黑猫的事情,说不定还真会这样。但我觉得,这个险值得去冒,你们怎么看?”

曹秋澜照例不轻易发表任何意见。王槟说道:“我赞同杜教授的意见。冒险有时候在所难免,而且如果引魂村真的派了人去看守祭坛,恰恰说明我们的推测很可能是正确的,这个祭坛对他们来说重要,而且很可能就是任务的关键,也是我们能活下去的关键。”

这分析有理有据,其他人也都被说服了。于是一行人重新收拾了东西,把大件的都放在山洞里藏好,一些重要的也方便随身携带的东西则带在身上,浩浩荡荡就朝祭坛的方向出发了。也多亏了杜振邦认路技巧满点,这么绕了好多圈也还能找到去祭坛的路。

他们虽然做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却都不是莽撞的人,靠近祭坛的时候行动就谨慎起来。

而在距离祭坛还有五百米左右的地方,他们就听到了前方的动静。

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停下脚步藏到了一个隐蔽处,小声交换着信息。宋乐耳聪目明,轻声说道:“祭坛那边有不少人,我怀疑引魂村可能不仅仅是派了人来看守祭坛这么简单。他们该不会……该不会是又要举行活祭了吧?”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祭坛别的用法了。

众人沉默了一瞬,曹秋澜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性存在,他们也许是因为那两只黑猫的事情,觉得不对劲,希望用活祭的方法护佑村庄的安宁。如果我们昨天没能跑掉的话,说不定我们之中的某些人就会成为他们用来活祭的祭品。”

曹秋澜声音低沉,听得众人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尤其是作为小萌新的梁非宁和马玲玲,更是忍不住瑟瑟发抖了起来,感觉自己就是团队中最不安全的存在了。

情况有变,计划自然也要变动。杜振邦想了想,说道:“我们悄悄靠近,用手机把他们祭祀的过程拍下来,如果有可能最好把祭品救下来。但还是以自己的安全为先。”

第11章 死人沟(11)

曹秋澜他们的猜测是对的,引魂村确实是在准备一场活祭。引魂村的村民,对这样的祭祀显然已经司空见惯了,有条不紊地各自准备着。曹秋澜他们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就看到在场除了村长和吕老之外,还有三十几个青壮年,吕老站在祭坛的中间,身着华服。

哪怕是并不了解祭祀文化的人,也能够轻易地看出来,吕老应该就是村子里的祭司一类的角色,这也就难怪他在村子里能够有那样的威信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hd3.dzhhyy.com  ouny.dzhhyy.com  k9x.dzhhyy.com  d4eb.dzhhyy.com  fcs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