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后墨爷爷拉着苏子白下围棋,当然,没舍得用那盘暖玉棋子。

可惜苏子白棋艺不精,从头输到尾。

墨爷爷很久没有这么大杀四方了,乐得红光满面。

“爷爷,您就不能稍微放点水,让我也赢一回吗?”苏子白又输了一盘,一边认命的收棋子一边撒了个娇。

他以前就常常跟外公撒娇,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墨老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大刀阔斧的,藏着眼里的笑意,故作严肃道,“下棋就是要体现真本事,不能放水。”

苏子白还没说什么,沙发边的墨奶奶就转过头来道,“他不放,奶奶给你放,过来陪奶奶看电视。”

“行行……”墨老怕苏子白真走了就没人跟他下棋了,伸出了右手,手指张开,“那我让你五个子。”

“谢谢奶奶!”苏子白冲墨奶奶喊了一句,才转回来问墨爷爷,“要不再多让五个子?”

“年轻人不要得寸进尺。”

让了五个子,苏子白也没能赢。

墨奶奶转头看了一眼还在讨论下一盘该让多少个子的两个人,问墨辰,“你让我们不要问小白家里的事情,我们也没问。但你得给我们交个底,不然我跟你爷爷都放心不下。是不是他家里不同意?”

“不是,”墨辰摇头,“他家里已经没人了。”

“啊?”墨奶奶预想了无数种猜测,就是没想到是这一种,有些吃惊,“他今年是不是才二十?”

“嗯,”墨辰道,“早几年就没了,他不喜欢提起以前的事情,所以你们也别去问他,就当不知道。”

“好,好”墨奶奶叹了口气道,“怪不得小小年纪就会做饭。”

墨辰知道墨奶奶肯定联想了一出穷苦孩子早当家的大戏,却也懒得去解析。

老年人年纪大了也撑不了多久,吃了一小块月饼应了下景,刚九点半过就去睡了。

客厅里只剩下墨辰和苏子白。

墨辰问他,“出去走走吗?”

“去吧!”苏子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觉不觉得我应该去报个围棋班学一下?”

“不用,”墨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仗着身高优势搂着人往外走,“去了也没用。”

“为什么?”苏子白转头看他,“我觉得我挺聪明的。”

墨辰停了下来,把他翘起的头发抚平了,“不是聪不聪明的问题,围棋是需要算计的,走一步算十步,你学不来。”

苏子白想了想,也就放弃了,倒不是他也觉得自己不会算计,他纯粹就是懒得算。

墨家老宅的前院很大,看得出是用心设计过的,花丛锦簇,小桥流水,每隔几米就是一景。晚上开着景观灯,跟白天相比就又是另一番景象。

中秋节的月亮又圆又亮,月光洒下来,把周围的景致都渡上了一层银霜。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牵着手慢慢走着,不知道是谁的掌心出了点汗,炙热中带着点黏腻,却都舍不得松开半分。

前院转了一圈后再沿着房子右边的小径往后院走,绕过去后后院豁然开朗,没有前院的景致,却有一座很大的玻璃花房,晚上只开着几盏小灯,却也能看到里面摆满了花草。

墨辰打开了旁边的小门,带着苏子白进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ygahl.dzhhyy.com

ocm3o.dzhhyy.com  u9s4.dzhhyy.com  0009.dzhhyy.com  ih2j2.dzhhyy.com  ane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