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熙在暗处听着苏茜茜的叫骂,更是对这个,能把白傲雪母亲,挤下位的女人不屑。

她们来这里之前,皇宫里也有把白傲雪过去的一些情况,给她们看过。

白傲雪在这相府受尽屈辱,而这一切,都是苏茜茜这个女人,一手导致的,都说苏茜茜狡猾阴毒。

白傲雪母亲生前对她如此好,但她却恩将仇报,忘恩负义,这样的女人就该遭世人唾骂,也难怪白傲雪现在,如此憎恨相府的一切。

想到这里,文熙不禁有些同情白傲雪,她们虽然身份没有白傲雪的尊贵,但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遭遇。

明明是该受尽万千宠爱的大小姐,却活的比一个奴才还狼狈。

就在文熙还在思考时,白管家已经提着一个篮子,来到了祠堂前。

“白管家,您怎么来了?”侍从看到白管家,殷勤的走上前问道。

这相府,白管家也算是有权威的一个人了,白戚威年轻时便一直跟着白戚威,深得白戚威的信任与重用。

“咳咳、我奉相爷之命,来给夫人送东西呢。”白管家颇为正气的看着侍从道。

侍从听了白管家的话,不疑有他。

“哦,原来如此,那白管家,是小的替您送进去,还是您自己送进去?夫人现在正在气头上呢。”侍从谄媚的看着白管家道。

白管家一听苏茜茜生气,心中便知为何了。

白戚威下达命令,禁止苏茜茜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就连膳食,都是由他挑选的侍卫代劳,这让苏茜茜怎能不生气,以她的性格不闹翻天就怪了。

“没事,我进去劝解夫人几句吧,夫人这样,你们也为难。”白管家通情达理的说道。

而两个侍从听了白管家的话,果真一副感激的模样,看着白管家道:“如此就感谢白管家了,我们也不想这样为难夫人的,还希望夫人能理解我们的难处。”

白管家又怎能听不出,侍从的话中有话,一副了然模样道:“放心吧,我会和夫人说的,毕竟我们都是下人,自然不敢违抗主子的。”

“白管家说的是,您进去吧。”侍从连连点头道。

白管家也不再多做逗留,提着竹篮,在侍从打开的门中,进入了祠堂。

文熙躲在房檐上,轻轻揭开了一块砖瓦。

看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苏茜茜一听到外面的响动,以为是来给她送饭的,心情糟糕的吼道:“不用送进来了,我不吃!我来祠堂,你们就真以为,我要吃斋念佛吗?每天给我吃的什么东西!”

苏茜茜微微停顿,却听没人回应,更加愤怒道:“你们滚回去吧!我到是要看看,是不是要我饿死在这里,相爷也不会管我的死活!”

背对着面口的苏茜茜,没有看到,进来的白管家,脚步一顿。

嘴中继续念念有词道:“你们这些低贱的下人,等我出去,让你们好看,我会让相爷把你们杀了,一个不剩!”

“夫人,是我。”白管家站在距离苏茜茜,一米开外的地上道。

苏茜茜一听身后有人说话,吓得一个激灵,刚好开口骂人,却听到了,她熟悉的无以复加的声音。

苏茜茜急忙转身看着眼前之人。

白管家站在阴影中,苏茜茜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苏茜茜现在也不关心,她现在唯一在乎的,便是她在相府的地位,有没有受到威胁与动摇!

“白磊?白磊你来了?快你通知相爷,就告诉他,我生病了!很严重,不能在祠堂待下去了!”苏茜茜急忙从地上起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3l.dzhhyy.com  rkab.dzhhyy.com  n33t.dzhhyy.com  3xol.dzhhyy.com  e6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